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为什么不站在大众那一边  

2010-10-13 11:31: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什么不站在大众那一边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闲翻书

 

 

 

为什么不站在大众那一边

 

 

 

 

有人问第欧根尼,为什么人们宁愿把钱给乞丐而不是给哲学家,第欧根尼的回答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说不定有朝一日会沦为乞丐,但却知道自己绝不会成为哲学家。

我想约翰·凯里回同意第欧根尼这个答案的,因为他就是那个故事中的“人们”之一。在《知识分子与大众》之中,此人不顾及事实而大放厥词,认为现代主义是知识分子不能阻止大众学习文化、便努力使文学变得难以让大众理解的阴谋结果。后现代主义呢?“正如读写在‘大众’中的普及驱使20世纪初的知识分子去创造一种大众无法欣赏的文化模式(现代主义)一样,从电视和其他大众传媒获取文化的新途径,驱使知识分子发展出一种反大众的文化模式,即对现存文化再加工,使大多数人都达不到它的水平。这种模式的称谓不一,或称为‘后结构主义’,或称为‘解构主义’,或简单称为‘理论’。”只要上过大学的“大众”都知道,现代主义并不是一种精英文化,它是大众文化对稳定的、经典的古典文化的颠覆与胜利,后现代主义则是泛滥的大众文化对残存的精英文化与现代主义的最彻底的胜利。事实与约翰·凯里所说的相反:现代主义与后现代主义不是精英们在反大众,而是他们被大众打得落花流水的废墟。但约翰·凯时却颠倒黑白,恶人先告状,直接抹黑知识分子。

在此书中约翰·凯里还有一个奇怪的逻辑:从作家们批判现实而推导出他们反人类,与希特勒是同一类人,认为他们的恶果就是希特勒。脑子正常的人都不会得出这样脑子进大便的逻辑来。

约翰·凯里的立场是一种“无产阶级文化”,站在大众的立场,拿着“阴谋论”的捕网去捕捉那些经典作家们,只要他们不表扬无产阶级,不表扬大众,胆敢怀疑或批判现状,那他们就是反人类的,都是毁灭人类的刽子手。我不知道此人的政治立场,但从书中看来,正是典型的左派的立场,左派的万能工具就是“阴谋论”,一切不如大众之意之处,就是“阴谋得逞”之时。左派的万能的立场则是“大众”。站在大众的道德立场上,胁迫式论争的方式,拿着阴谋论去对付世界,这就是左派的肖像,也是约翰·凯里的肖像。

撇开约翰·凯里的胡说八道不讲,我倒应该反思一下:我为何一直不选择站在大众这一边。我许多问题上,我的原则是:不站在既得利益这一边,但更不会站在大众这一边。不站在既得利益者这一边,是因为作为一个知识分子不能投靠利益集团,但不站在大众这一边,理由是什么?这个问题似乎没有好好想过。如今不成熟的梳理一下,大致是:

A、不能欣赏大众文化。约翰·凯里眼中知识分子的罪证就是不能欣赏与赞美大众文化。可是为何一定要接受与欣赏大众文化呢?当走到遍地是狗屎的郊外时,约翰·凯里就非得要赞美狗屎并美美地吃上几砣吗?没错,大众文化与狗屎差不多,我并不是说大众文化就是狗屎,但两者肯定是差不多的,请原谅我不去论述大众文化与狗屎差不多,但我不吃狗屎,所以也就不接受与狗屎差不多的大众文化。

B、大众的精神朝向堕落。毫无疑问,历史上差不多全部的精神食粮都是精英们创造的,大众只是消费者,而不是创造者,在中国,大众精神是什么?是《读者》、《知音》、《故事会》、麻将、小酒馆、二奶……寄身于大众精神之中,只会趋向于堕落与自毁。

C、大众道德无底线。以中国为主,但不仅仅是中国,一直有一种美化穷人道德的倾向与现实。认为穷人的道德一定高于富人,穷人的道德一定高于精英。这是一种P理论。从事实生活中我看到的是穷人道德是没有底线的,揪出来的贪官十有八九曾是农村或工人家庭出生的穷孩子,本质上是穷人,一得到权势就不能控制自己的欲望;而所有犯罪中,穷人所占的比例要远远高于富人。我并不是说富人、精英的道德就完美无缺,但相比之下,他们的道德有个底线,比穷人的道德要可靠一些。

D、大众无品位。品位与金钱、教养、出身、自我教育有关系,大众没有这些东西,自然谈不上品位,大众代表的是恶俗,关于这一点可参见《恶俗》一书。

E、大众很愚蠢。历史一再证明,人民大众是用来胡弄的,大众是力量,但这力量往往被领袖们煽动起来作他们的工具,大众是没有脑袋的,没有判断,只有狂热的情绪,关于这一点可参考《乌合之众》一书。

还有许多原因,让我不愿意站在大众(这个词一般与这些词连在一起:穷人、弱势群体、人民、民间、草根)这一边。作为一个自由主义者,我知道应该在政治与政策上尊重每一个人,给他们选择的自由、决定什么是幸福的自由,追求幸福的自由,不应该有群体歧视、所有政策都应该是帕累托改进,保障大多数人的利益。从学理上应该这样,OK,我接受。但学理上的接受仍然无法缓解我对大众的厌恶,我尊重你们、大家一样平等,但是,这不能阻止我厌恶你们,永远!

他们知道自己说不定有朝一日会沦为乞丐,但却知道自己绝不会成为哲学家——这就是左派,也是反精英主义者们的事实。

 

 

2010/10/13,东山

书名:《知识分子与大众》,[]约翰·凯里/著,吴庆宏/译,译林出版社20101月第1版,25.00

  评论这张
 
阅读(18278)|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