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从身边的事物中汲取微弱的光  

2010-09-03 13:07: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身边的事物中汲取微弱的光

——略论倮倮的诗

 

 

梦亦非

于不同的人而言,有不同的“诗歌发生学”,诗歌发生于哪里?在荷马那里是神话与历史的叠加,在但丁那里是宗教宇宙的图景,在瓦莱里马拉美那里是观察与推断,在艾略特那里是人类的处境,在中国的朦胧诗那里是意识形态,在第三代那里是生活……不同的人不同的历史时段中,诗歌发生自不同的对象。

    而在中国当下而言,诗歌不外乎发生于高处或低处,高处,是观念;低处,是日常生活。发生于高处的诗容易凌空蹈虚空洞无物;发生于低处的诗则容易陷入生活的琐碎中去。一种平衡的诗,应该是与生活平行,与生命平行,诗歌是从普通的日常事物中闪现的光芒,这种平衡感,在中国70诗人们的的写作中有所体现,这一代人不再试图去重新命名,在他们的写作中,试图认清这个世界已经破裂的事实,他们发现的不是完整的诗意。而是在破碎的世界和零散化的事物之间,发现事物的光芒,这种光芒的显现与组合,便是诗性。诗意与诗性不同,诗意指的是完整的农业世界中的意境所氤氲出来的超越事物的整体艺术效果;而诗性,则是已经零散化、孤立化的事物经过观察、分析而“显现”出来的真相的光泽。

何为“显现”,在胡塞尔的现象学中,指的是去确认一个事物,观察它,分析它,将它与世界联系起来,理解它,再分析它,结果,显现的不仅是对感官,也是对意识的显现。显现的步骤被斯皮尔伯格总结为七个要点:A、考察个别现象。B、考察一般本质。C、理解本质联系。D、关注事物显示的方式。E、探讨现象在意识中的构造。F、“悬搁”对现实性的信念。G、揭示被蒙蔽了的意义,还事物以真面目。在这一系列的工作之后, go back to things themselves(回到事物本身),试图“现显”出诗性。所以,在70后一代的文本中,这一代人显出的是一种文本的平凡、一种不那么美好的诗性,但它却是回到了事物的真相,并从真相开始另一次“游动悬岸”般的旅程。

作为70后诗人中的一员,倮倮的某部份诗歌就体现了这种从日常事物中“现显”出诗性的特质。在倮倮的这部分诗歌中,我们可以看见他对日常事物的感应、自己内心的敞亮、宽阔真实的关怀。

现实感并不源自身边的身物本身,事物本身作为一种自足的存在,不给主体以感觉。但当事物发生变化时,被主体所观察到、影响到主体,主体因而会产生现实感,现实感并不是一种客观的的映,它是一种心理的变异,一对从客观状态到主观变异的过程。所以现实感本质上而言经较为荒诞的,这种现实感在《雾》这样的诗中:

        

        他转过身

        看见雾

        正从他的背后升起

        还有黑暗

        好像是雾的背景

        好像在渲染什么——

        他转回身

        前面的雾已弥漫开来

        前后的雾向他挤压过来

        他感到有点喘不过气

        但还没来得及看清他的表情

        雾已将他淹没

这“雾”即是生活与现实,从身后掩过来,你被它所吸引,你回过头来,发现前面后都充塞了它,它与黑暗有关,与压迫有关,这是我们的现实,也是我们的生活的一部分,人是无法离开现实的,在许多时候甚至我们还来不及有所“表情”就已彻底地消失在无所不在的“现实感”之中。借助“雾”这个意象,现实的那种压抑感、荒诞感、消失感构成了“现实感”,在一种吞噬性的描写与体验之中,诗性的“暗光”从那现实那“黑洞”的边缘逃逸出来。

除了这种“被动”的现实感,倮倮还涉及到一种“主动”的现实感。《撤退》一诗就是这种对主动现实感的营造。

        像一匹精疲力竭的驿马猛然倒在中途

        请把黑暗扩大再扩大,浓得像墨

        让我与黑暗溶为一体,我看不到人

        人看不到我,不担心伤害

        全世界都静止!

这同样是一种消匿的现实感,但源于主体的自我吁求,这是一种失败感,这彻底的失败感是这个时代的“症候”,当黑暗扩大到最大时,黑暗本身被黑暗所取消,主体与主体之间不再处于互相伤害的状态,“全世界都静止”。虽然作者吁求的是“神啊,请暂时让我撤退,从现实中撤退”,但这种“从现实中撒退”便是更大范围上的这个时代的现实。这种黑暗成为唯一,静止的状态正是世界病态的表征。

而在这样的现实之内,在这种黑暗大于光明、诗性只是若有若无的闪光的时代,诗人的内心是什么样的呢?诗毕竟不是客观的存在物,它是主体与客观碰撞之后的闪现。

它是一种不沉于沉沦于外物、时代与黑暗的奋发,《仰望》一诗便是这种浮出碎片之海的体现:

        我的白天,我奔腾的内心和沸腾的时间

        因此那么的高远、深邃、宽广

        我的夜晚,我的梦,以及睡眠的伤口

        也因此那么高远、深邃、宽广

虽然这种力量源自对天空的仰望,天空是力量之启示,但力量却是主体的内在,这是一种强大、自信、宽阔的力量,让内心高远、深邃、宽广。与现实、现实感对应的主体的感受并非一种向下的坠落,而是一种对抗性的自我的浮现。有着这种力量的内心,是有“秘密的春天的”内心,丰富、纯粹、从容、穿越。正如《秘密的春天》一诗所写:

        我心中有一个秘密的春天

        它不叙事,也不议论,更不抒情

        它只在我心中自由自在地莺飞草长

        秘密的春天里有秘密的花朵开放

        秘密的花朵指挥我

        手中的黑色花朵,这些跳跃之火

        轻松地越过命运的窄门

        在浩荡的春风里开放

        这些黑色的花朵,也学会深情的歌唱

这秘密的春天之所以秘密,因为“它不叙事,也不议论,更不抒情”,所以它是秘密的,只属于自己,在自己的内心“自由自在地莺飞草长”,那些秘密的花朵是什么?是力量和力量之源,所以它可以“指挥我”,它是“跳跃之火”,可以“越过命运的窄门”,并且开放、深情地歌唱。这种内心状态与现实反差极大,现实是灰暗的,它是雾,是黑暗,它会吞噬掉一切,但大这样的现实之中,诗人的内心却是春暖花开。他不逃避、不幻想,他正视这些现实,并让自己的内心强大,让内心的花朵可以烛照这艰难时世与灰暗现实。

正因为这样强大的内心,所以诗人在与观照外物时,心胸宽阔,充满了悲悯的光辉。这种悲悯是对现实的洞察之后,从自身体验与感悟出发而形成的情怀,它是主体的光芒在探照生活的碎片之时,激发出来的更暗亮而温暖的反光。也因这探照,现实被烛照,事物的意义敞亮、诗性的特质因而“现显”出来。

这种情怀体现在《看一个孩子玩纸鸟的游戏》一诗中,此诗中,诗人看见纸鸟在孩子的手上起飞、跌落、飞向蓝天、扎进泥塘里……

        孩子呆望一阵后

        在伙伴的喊声中跑开

        愉快地加入新的游戏

        而我为一只纸鸟的命运

        神思恍惚了

        很长一段时间

为一只纸鸟的命运神思恍惚,即是为所有的生命而悲悯,因为每个人注定都是那一只纸鸟,纸鸟是孩子的玩具,但更是我们每个人的一生的象征。当诗人多情到为一只纸鸟的命运神思恍惚一段时间时,正意味着诗人对人类命运的关注与思索。

这种人与外物的关系甚至体现在自己对自己的观照中,在《镜中》一诗中,诗人看见的是自己前生与此世的对比,前生是“一个苍白、消瘦、着蓝布衫的书生/正在赶考的路上”,而此世呢?“却只是一张焕着俗世的红光/略有些自得/又略有些疲惫的脸”。这强烈的对比,是对自身的批判,也是对这个物质世界的批判与警惕,但在前生此世的对比间,其中的同情之意淡淡地散发出来,对自身的同情即是对众生的悲悯,因为生命总是容易沉没于物质的碎片之中,被欲望所遮蔽与迷茫,“我”不仅是诗人本身,也是所有生命个体的隐喻。

在这种柔软的情怀、缓慢的节奏、淡淡的忧伤、从容的生活之中,诗人的世界是一个“小世界”,小世界,意味着是一个自己彻底的、经验的、开放的世界,这个小世界的居民是家人、朋友、街道、芒果树、叶树、叶片上的反光。这个世界的节奏也是缓慢的,对世界的爱也是,它“不追求永恒,但不放弃瞬间”。为何“我”会有这样的强大而宽阔的力量去生活呢?因为已经洞悉了事物与生活,已经具备悲悯的强大的内心,“我从身边的事物中汲取微弱的光/并让微弱的光消除内心的黑暗”,这就是写作的意义:从身边的事物中去汲取微弱的光,这是力量的来源,也是对事物的本质的把握,这力量呢,它可以消除内心的黑暗,并且照亮身边的人们。这“照亮”即是事物本质“现显”出来与诗人内心散发出来的两种光芒的合一。这就是返回本真的写作,从日常事物中释放出诗性的写作,是这一代人写作所朝向的光明之道。也许,重温这首《小世界》,于我们正是一种安慰与鼓励,于事物正是一种敞亮:

 

    我的世界是一个小世界

    只有我的家人、街坊和朋友

    我居住的街道和两旁的芒果树

    和每一片树叶,以及

    每一片树叶的闪光

 

    我身边的时光的消逝是缓慢的

    一点,一点,一点……

    我对世界的爱也是缓慢的——

    我不追求永恒,但不放弃瞬间

 

    我从身边的事物中汲取微弱的光

    并让微弱的光消除内心的黑暗

    顺便照亮我身边

    那些也需要照亮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93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