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诗人阐释学或人的聚焦  

2010-09-03 22:48: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人阐释学或人的聚焦

 

梦亦非/

 

 

 

 

 

晚霞穿透过云块般低调的辉煌,这背景前面,艾青老人正目视前方,目光慈祥而又深邃,占了构图三分之一的脸庞是岩石般的灰白色,双肩则是土地的灰褐,最精彩的一幕出现了:一株柔软而刚强的藤蔓植物从右肩上长出——那网一样的根须清晰可见,这植物从老人右耳生长进去,从左耳生长而出,往上,环向老人的头顶,这植物上长满绿色卵圆叶片,间或黄色、褐色叶片,在顶头长出绿色与红色的圆形果子。更匪夷所思的是,靠近右耳的地方,茎上分叉,向上生长一簇五彩果实,果实中间一朵巨大的金色花萼,那花萼托出一只紫褐色的毫无绽放意图的花蕾,或者一粒封闭的卵形果实。

这就是马莉的系列油画《中国诗人肖像》中的《艾青》,画中,天空与大地是如此的神奇辉煌,而生命,却与这神奇辉煌合为一体,成为它的承受者,也因为他的存在,这神奇与辉煌才具有了意义。人是世界主体,但人却隐入世界的精神深处。是的,人是目的,不是手段,在历史的进程中人曾经是目的,但后来成为手段,现在借助于这艺术品,人再次成为目的,艺术的目的与主体。

当油画发蒙之时,宗教人物是它的主体与目的,在漫长的油画史上,人一直是主体,直到进入后期印象派之后,人的形象日渐从画布上消失,代之以景物、事物,进入现代主义之后,画布上极少再出现人物,人从画布上消失——这意味着在艺术中主体的退场与碎片的汹涌,后现代主义的无中心化,更让画布上的任何“聚焦”的努力——精神聚焦与视觉聚焦成为不可能。但是,在马莉近年来的《中国诗人肖像》系列中,“人”又回来了,主体再次成为画布的焦点。这是马莉的贡献:再次将目光与画笔持续地朝向人——这最基本的主体。但这种人物的回归却不是重复古典时期的写实,它带着马莉的后现代气息,带着自后期印象派以来的种种艺术史的痕迹,犹如纵横的河流终于归入大海,那大海融合了河流在时间大地上行经的历史。

在这系列的《中国诗人肖像》中,马莉以明晰的元素塑造了一个个人物形象,从而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

背景。在现代绘画中背景的意义并不是非常重要,众多情况下它们甚至可以置换而不影响要表现之物的效果。但是,马莉却开创了一种对背景的新态度,这种新态度表明背景是画面最重要的一部分,是人物的精神的外化。是的,背景即是精神,而不仅仅是氛围的营造。在《艾青》中,背景是艾青宏大辉煌的精神;在《杨炼》中,苍蓝的背景上杨炼“全球化”的隐喻与海洋般长诗力量的视觉表现;在《顾城》中,危险的暗蓝与苍凉的白,正是顾城命运的一种阐释。背景因此不是背景,它成了画面的目的之一。

超现实。马莉笔下的人物均是现实中的人物,中国诗人中的代表人物,但他们被马莉置于一种超现实的语境中,诗歌本来就是一种超现实的存在物,所以诗人也就处于一种超现实的语境中,马莉非常明确地知道这一点,在这些貌似客观写实的的构图中,细节的“怪异”总是解构了整个画面的稳定感,让画面在事物的“裂缝”间“逃逸”到超现实的艺术效果之中。这种超现实的营造借助了自然之物。植物与动物的不可思议的“互文”,《牛汉》中,从右下方蓝色画框中伸出一只手,举起一株植物,那植物上部缀着红色果实,而一只虎的爪子收敛于左上方,在这森林般的语境中,诗人的“虎性精神”焕发出来。《王寅》中,金色大鸟飞过他的天空,在《翟永明》的天空中也飞过一只白鸟,肉体的沉重因而变得轻盈与悠远,《潇潇》中,蜷伏在人物臂弯中的猫从尾巴上长出一株植物……超现实主义那种超出理智的、非逻辑的、用无意识去寻求幻觉的风格,在这些画作中时隐时现地暗示出来。

色块。马莉喜欢使用大色块,对比色、互补色大胆地运用,色块有生命与语言,它们的世界简单对撞可以派生出主体,《王寅》中运用了同色系纯度之间的变化,加上互补色的金色,简洁明快地完成了颜色的布局。《杨炼》中使用了对比色,仅灰、蓝、黑三色,各色在明度上有细节上的变化。马莉可以使用最简单的三种色块完成画面,也不惜使用繁多的对比色、撞色去营构画面,于是,我们看到种种惊艳的、协调的、色彩狂欢的画面。

眼神。人物肖像画的难度在于,它不可以大写意,但也不可以过于写实而成为“超级现实主义”的作品。在古典时代,人物肖像画讲究形式与神似,在后现实,人物肖像只是创作的一种借口。而马莉则游走于似与不似之间,这些文本并非定制文本,它们是创作,但却又要忠实于诗人,在这种二难的境地中,马莉尽情发挥自己的艺术天赋与创造力,但却在细节——眼神上抓住了对象的神髓。画面上的每一个诗人,他们的眼神正是生活中主人公的眼神。顾城的明澄、海子的热烈、梦亦非的冷竣、食指的低敛,最困难的部分被马莉表现得最具代表性。于是,肖像画的似与不似再没有对立的意义,它们在这个细节中和解而消散。

马莉是她们那一代中重要的诗人,也是画家,从一个女性诗人的理解与视角,去绘制当今中国最重要的诗人们的肖像,这本身即是对诗人文本的理解与对诗人本身理解的双重演绎,并在理解之后的用自己方式的阐释,一种“诗人的阐释学”,这种“阐释学”之中,作为客体的诗人与作为主体的诗人之间的光芒发生对撞与溶解,诗意与艺术性在这微妙的博弈之中激发出来,这是马莉这些文本的跨界贡献。

而对诗人的观照即是对人中之人的观照,从对诗人的观照开始,中国艺术也许将再次重视主体——这意味着在零散化的当下历史语境中,人将会成为目的与“聚焦”。

 

 

相关文请见马莉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217917085

  评论这张
 
阅读(10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