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小女巫的怀旧幻想曲  

2010-09-01 21:55: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女巫的怀旧幻想曲

——评《飞年故事》

 

梦亦非/

 

这个世界的可爱之处在于它的一成不变,因而可以把握,可以相信,可以省略许多意外与麻烦,也才有哲学、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也因此才有文艺。文艺是对这个一成不变的世界的种种可能性的弥补与安慰,尤其是童话,童话中的世界是变化多端,人物具有无限的可能性。换言之,文艺的美妙是建立在平实沉默的世界的基础之上,如果世界本身就是童话中那样,那未免也太麻烦也太无趣了,童话再没有存在的必要,甚至也就不会再有童话。

神奇的不是世界为什么是这个样子,而是世界正是这个样子,所以童话有如大地上长出的蘑菇,比如魏保珠的《飞年故事》。

《飞年故事》由许多碎片组成,“我”是主角,我的种种遭遇构成了这部童话,那些故事之间不是先后关系,也不是逻辑关系,而是作者兴之所至的“童话关系”。什么是童话关系?就是脱离了逻辑、结构的、反结构的“非结构关系”。这种行文的结构方式是中国年轻一代写作者们的共同特点,这一代的写作者们几乎都没有接受过良好的写作训练,他们从网络上学习、写作,自发地形成一种不需要编码的写作方式,这也符合网络无深度、快速阅读/游览、摹本的本质。但这一代中国写作者的数量对中国文学带来了不可忽视的影响。《飞年故事》的结构,可以看作这一代写作者的“典范样本”。

这种“童话结构”因为外延的无限制性,借用音乐的术语来说,可以带来结构上的“无穷动”,也就是给一个“动机”,然后一个故事一个故事没有规则而无穷无尽即兴挥舞地继续下去。在结构的无穷动之中,我们可以看见作者想象力的无穷动,诸如这样的片断:有时候,我躺在大水牛的背上,看着天花板发呆,要是小白兔可以在天花板上打开一个洞,我们就可以在厨房里看见天空,看见北极星,如果打开两个洞,可以看见牛郎织女,如果打开七个洞,可以看见北斗星,如果打开很多很多个洞,我们就可以看到银河……洞是一个“动机”,可以无限地联想变化下去,演奏出一曲即兴的乐章。在每一个故事里我们都会看到作者的想象力在蔓延,因而故事的结构也在蔓延,破小孩梦小孩病小孩的故事,便是想象力的蔓延带来了结构上的蔓延。所以整部童话中“狂想曲”的意味非常浓郁。

童话中的我是一个平凡的女孩,但总在错觉中认为自己是个小女巫,从女巫的视角看过去,一切皆有可能,世界的神奇变化与生命的变形也就是理所当然。女巫是一个有意思的角色,在工业时代之前的经典童话中,女巫是一个常见的角色,因为它代表着农业时代对事物种种可能性的想象力,是改变既有世界与事件进程的神奇力量。但进入工业时代之后,童话的角色中女巫再渐渐减少,科学带来的世界的变异远远超出女巫们巫术变异的程度,所以现在的童话里很少再有女巫的角色。使用女巫这个角色,与童话中对已逝的农业时代的怀旧。没错,这是一部怀旧的童话,怀念那些农村的事物、那些童孩时代的事物,那些物质贫乏时代的童年。

“现在的孩子们的愿望好难捉摸的,如果是从前,一把小手枪,一个洋娃娃可以让他们不再哭泣,而现在,好复杂”

专门负责满足孩子们愿望的天使,都这样衰叹自己工作太困难,女巫建议天使们去卖棉花糖,因为以前棉花糖会让孩子们充满了期待与欢乐。结果呢?

在最宽敞的地方,天使们摆出了他们做棉花糖的机器——一个很大的不锈钢脸盆,会快乐地打转,吐出好多甜的丝。
    女巫在那里做爆米花,轰隆一声,真个村子都听到了震耳欲聋的声音,孩子们都出来了,天使们感激地看着女巫,再快乐地看着孩子们,充满了期待。
    孩子们看着他们,忽然爆发了一阵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都什么年代了呀,还有人拿这么老的东西来骗人,多不干净不卫生呀,最笨的傻孩子才回去上他们的当呢。

于是,天使们从“我”所在的城市消失了。

因为这种对农业时代事物的怀旧,在厨房的窗中上发现一株小苗之后,爷爷因此要养的宠物是“一头牛”,牛是农业时代的标志,与城市是不相符的,与宠物是不相符的,但爷爷却坚定地养了一头牛,妈妈养了一只兔子。

童话的想象大多朝向未来,而《飞年故事》这样朝向过去的童话倒不多见,它的怀旧风格更让人感叹。朝向未来与朝向过去都是时间箭头的向度,时间在《飞年故事》中,常常表现为“车”的形象。时间之箭是运动的,车也是运动的,两者在形象上颇为相似,魏保珠更乐意让童话中的车/时间朝向已近的时代。童话即是从地道开始:

地铁建成的第一天,市长先生从漂亮的姐姐手上拿过剪刀,剪破了一块红布,笑眯眯地挥手说,“今天地铁全部免票!”
    从电视上看到这个消息的妈马上放下在打的毛衣,给我和爸爸套上过节的衣服,牵着我们就去赶赴这场盛会。

在这趟地铁里,主人公坐着地铁到了哪里?答案是:公元前。

在童话中,还出现了另一列火车:

我们——死小孩、病小孩、破小孩、梦小孩是超级无敌神行山贼,我们要开着火车去环游世界啦!
    扔下书本跑上街,我们要开着火车去环游世界啦!

这是一趟非常有趣的火车,开进游乐场、公园、小镇,摘了一火车的桔子,开到沙漠里,将好小孩从怪物变回了孩子。

我们对好小孩说,我们要开着火车看世界,我们是寂寞的孩子画在手掌上的小人,只要他们还在游戏,我们就会一直把火车开下去……

那火车,就是朝向美好年轻的时间之箭。

童话里还出现了班车、汽车……第一种车都代表了小女巫的一种时间愿望,生命不会停止,因为时间不会停止,生命在时间之中就如同人在车辆之上,短暂、速度被改变,在这种淡淡的时间消逝的恐慌感之中,才有对已逝事物与年代的怀旧,才有童话对人们的安慰。

《飞年故事》的行文,有如一行行的诗句在展开,诗是成年人讲童话的方式,童话则是小孩子们的诗,两本的本质原来就是一样,都是对世界可能性的想象与对生活缺陷的弥补。而在童话中以诗的方式行文,诗意就会更浓,比如这样的片断:

再或者,当星星亮起来的时候,躺在大地上假装睡去,当黑夜裹挟着梦飞过大地,赶紧把梦抱住,赶紧翻身,跳到梦的背上去,然后就可以和黑夜一起飞行。这是我最喜欢的飞行方式,可以让你进入茫茫宇宙,可以让你和一个又一个的时光碎片玩飞碟游戏。

原来很远很远的地方是没有天空的,或者说,因为天空太脏,我老是想把天空扯下来扔进洗衣机里洗一洗。”

我们可以在童话中发现许多诗的类形,而在《飞年故事》中,那些哲学的诗、儿童的话、抒情的诗、叙事的诗,五颜六色地在行文中飞舞。因为这原来不是为儿童们写的童话,而是安慰我们这些成人麻木的单面的单色的心灵的诗歌光斑、一个小女巫的怀旧幻想曲。


  评论这张
 
阅读(70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