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广东文学失掉信心了吗  

2010-07-28 11:19: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东文学失掉信心了吗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闲翻书

杜青绘制的油画海报

 

 

 

 

广东文学失掉信心了吗

“东山雅集·辛波丝卡集”在汕尾举行,探讨广东文学的现状与未来

 

 

 

    2010年7月26日,由《零点》诗刊主办、《诗歌与人》、《蓝风》、一刀文学网协办的“东山雅集·辛波丝卡集”在汕尾红海湾举行,主题为“重塑南方文学的信心”,《零点》、《诗》、《诗林》、《大象》、《九月》、《蓝风》、《故乡》、《思想者》、《广东新诗志》等十余家广东诗歌刊物的主编们与评论家、诗人们济济一堂,雅集探讨了广东文学的现状与未来。

 


能见度的问题

 

    雅集召集人、《零点》诗刊主编梦亦非在雅集开幕词中指出:南方文学目前已经做得很好,从写作内部而言尚无值得密切关注的危机可言。相反,我们目前的危机是外部的危机。之所以提出这个主题,基于所观察到的现象。这些现象是:官方文化机构在举行文学活动时,多数邀请北方作家唱主角;媒体在颁发奖项时,更愿意将奖项给予北方作家;评论家在做评论时,更关注的是北方作家;进而南方作家的作品研讨会也要拿到北方去召开。北方似乎在左右着中国文学界,在制定着中国文学的标准,南方文学要取得外界的认同或自己的认同,要经过北方的“加持”。基于这些现实,我认为南方文学也许早就失掉信心,如果它曾经有过信心。如果它曾经有过信心,那么我们应该做的是重塑它的信心,如果它不曾有过信心,我们要做的是树立它的信心。“重塑南方文学的信心”并不是要与官方或北方文坛分一杯羹,也不是要寻找一种与北方文学不同的写作方式,而是,作为根在南方的写作者,我们如何将对自己的认同期待从主流意识形态那里、从北方文坛那里移开,自己认同自己,自己给自己制定文学标准,不再将写作的成败建立在北方文坛的认同上

    评论家陈培浩认为:南方文学不是对现实的描述,是话语不平衡机制的描述。我们的不爽,是我们做了很多但没有很高的能见度。这是个外部问题,但很重要。能见度的的问题没有解决,就无法让我们爽起来。

 


广东文学为何不爽

 


    评论家世宾分析这次会议时认为,我们面临的是“不爽”的问题,会议应该分析清楚广东文学为何不爽,如何才能让它爽起来。

    在“不爽”的分析上,与会者们认为主要是源于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内部的写作质量的不高,第二个方面源自外界的研究、承认不足。

    在第一个方面,世宾认为:“广东做了很多工作,有许多好诗人,但诗歌受到忽视。这种现实是显而易见的,这是否能打击到我们的信心,倒不一定。在我们的交流里,广东的诗人与评论家们对诗歌的总体的判断是有自己的立场的,是建立在他自身的修养与眼光之上的,他们写出了优秀的诗歌与文论。我们可以看史上的伟大诗人,重要作品是晚年出来的。现在不用急。南方诗歌不爽,但信心并没有失去。广东也并不比人差,但的确没有得到更深的认识与研究,比如东荡子。我们的流派……我们的工作做得很少。”

    诗人陈初越从诗歌的内部去分析这个问题:“一百多年来新诗遇到的问题,在经典写作与西方诗歌之间缺少一些衔接。读者也缺少必要的训练。现代诗歌没有产生足够的典。我们自己要更深入传统,要让诗人们坐到一起来交流。我们时代没有好诗歌,因为我们没理解自己的语言,分为古典诗歌与现代诗歌。宋人写种种诗很好,清人也是,但这种本事在现代已经消失了。我们要强化古典的修炼;诗歌不会热闹,但需要交流与沟通。这是任何诗歌的前提。新诗人晚年写得不堪,旧诗人不是这样。不要抛弃传统,要创造自己世界。诗人野心太大……诗人可学的空间是很小的。”

    诗人江湖海说:“今天我们坐在这里讨论诗歌,我们内心实际上怀有隐秘的欣慰,对更高价值更多意义的达成抱有审慎的乐观。不只是我的周围,更广泛存在于当今数以十万计的诗歌写作者中,有了大范围大面积的低水平重复与雷同。诗人与自己和他人的重复,使诗歌垃圾多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我们看到了五光十色的美丽的诗歌泡沫,看到了貌似盛大的虚假繁荣。”

    特邀嘉宾、福建《诗》的主编林忠成则认为广东诗歌发展得不错:“有一种论调认为,广东诗人多,民刊多,诗歌活动远比其他省份活跃,但是,广东的诗歌海洋没有出现一位具有卓越影响力的像鲨鱼、蓝鲸一般庞大的人物。这话表面上听起来有道理,其实经不起推敲。”

    除了对写作本身的反思自己外,文学外部的关注与承认不足、评论不足构成了广东文学不爽的主要原因。

    评论家朱子庆的看法是:“我们的不爽与外部有关,但我们自己的研究、推重又做得如何?我们对自己的评论与研究有没有给一定的份量。对自己的评价做了没有?就你世宾对我们的推重够不够呢?当然不够。主编们对评论家的关注不够,能见度不够与主编们有关系,在高度分工的时代,评论家不是玩票的工作,今天许多非评论家都在做评论工作,这于诗人们是很珍贵的。现在是学院派的天下,为何南方诗人失落,因为高校评论家很弱。北方的高校评论家都有话语权,他们决定教材里面的取舍。学院化、规划化,于我们是悲哀的。广东重要的评论家都走了,都去了北京,这代表一些问题:文学评论在撤离广东、文化在撤离广东。评论家的际遇说明广东主流的不重视,诗人受到的待遇让人齿冷。”

    评论家王万然认为:“作为广东的文化在全国来讲,没有话语权,我们说的也没人听。但我们要拿出话语权,开会也拿不到,这是体制的问题。要如何解决也不容易。我们回顾一下古代作家,为何影响大?哪怕是小县令……我们文化受到北方压迫太厉害,我们也只能自安。”

    评论家冷梅分析广东诗歌生态时指出:“但我们没有官方的有影响力的诗歌奖,也没有诗刊,这是广东的悲哀。”

 


广东文学如何才能“很爽”

 


    在经过问题的分析之后,与会者们提出了种种对策以解决“不爽”的问题。解决之道同样有两方面,一方面是自身加强内部的修炼,另一方面则是加强在刊物运作与评论关注上的力度。

    朱子庆说:“我们不应该将重心放在身外,应该回到自身来,价值中心回到自身来,才不会发生价值的偏移。但我们应该期待内部的掌声。这个问题让我面临同样的困扰:是什么东西将我们的热情在打灭与削减?”

    评论家谭畅则反思是否只有官方的才是信心,民间的就不是信心?后现代无中心,多中心,或者每个都是中心。这种东西可不可以有信心?阿多诺认为后现代文化碎片化,本质性整体性的东西不存在,只有碎片是真实的。但这种说法会陷入虚无论。这也是一个困难。但我们只是一个碎片也罢,是不是也可以有信心?

    评论家、诗人安石榴则认为重要的是我们要认清自己。我们不知道我们在干什么。我们不缺少观念,但缺少精神,先锋精神已死,我们还能有何作为。今天在这里谈有何意义?我们要有自知的觉悟,知道我们要写啥才能立足未来,让北方不可能指手划脚,只有提升我们,才不会让别人指手划脚。

    《故乡》诗刊主编游子衿说认为他自己从来应就没有失去信心,今天的写作就是剔除生命的不洁,但如何找到与时代对应的诗意则是值得考虑的。持同样论点的是女诗人王心洁,她认为所有机制只是虚望,还不如好好写作,只要把诗歌写好就好了。

    在外部的对策上,与会者们提出了众多构想。

   《诗林》双月号主编张尔认为推出新人与有策划地运作至于关重要,在办《诗林》双月号的过程中他在一直希望能有意识关照广州诗人,每期有选择性来做广东诗人。一次广州有个女诗人叫冯娜,中大图书馆的,给他投稿,他看了很惊讶,当时要发稿了,便立即推出了她的诗,在一个重要的栏目的头条。他希望大家团结起来推好的诗人与作品出来,认为广东完全可以做些事情出来,要有策划性地去做、有思路去做,推一些新人出来。

    王万然说:“现在的评论多是马屁多,深入实质的少,看我们的评论家,要做批评家,要敢于向全国挑战,要敢于批评著名诗人的作品,我们的评论才会受人家的重视,才会引起震惊与重视,广东的评论才会露出头角。”

    安石榴反思:“作为民刊主编要有自己的看法与编辑方向,从我们的方向出发,我们都不知道我们在干啥。我们要明白自己在写啥做啥,才能争取别人的看法。否则太被动也没有必要。”

    冷梅认为我们的观念贯彻不到底,不能只提出观念,要做实实在在的工作,要根据我们的特点,要研究,要做事。最终还要形成一定的思想与实践的成果才有用。我们不应该悲哀,我们那么优秀,为何我们比不上北方?

    陈培浩则希望能建立广东诗歌同仁交流、互动和资源共享的有效模式。

    诗人王连权系统地建议:一、梳理。要梳理南方这些年来提出的种种写作。二、整理。整理我们的写作与归宿感受。三、我们需要一个全方面的策划、运营,四、非理。以我为主,以我为中心,不看北方,以自我为中心。

 


民刊仍然是广东文学的希望所在

 


    民刊是广东文学场域中的一个奇特现象,它远比公开刊物数量更多、影响也更大,它构成了广东文学尤其是诗歌的最重要平台。这十余年来,广东出现了《诗歌与人》、《思想者》、《蓝风》、《故乡》、《九月》、《中西诗歌》等有影响力的民刊,让广东因此成为诗歌大省。林忠成分析道:“整个南方,民刊最多最活跃的在广东,定期、不定期出版的达二十多份,有的已成知名品牌,像《诗歌与人》,从某种意义上说,它成了广东的诗歌地标。能够稳定出版的还有很多,《诗歌现场》《大象》等。”陈培浩赞同:“广东高质量的民刊群的涌现,以《诗歌与人》为代表的大量诗歌民刊的涌现,成为了广东诗歌崛起的重大标志。广东诗歌民刊众多,像《九月诗刊》《羿》《蓝鲨》等,定期出版,装帧大气美观,这在全国范围确实也是不可多见。”

    针对广东民刊的未来与出路,与会者们纷纷提出了自己的主张与建议。

    陈培浩在发言中指出,诗歌民刊要彰显什么样的精神气质,倡导什么样的精神品质,从而构建什么样的精神面目。这是诗歌民刊在资金、精力、稿源等现实问题之外更应思考的问题。这方面《诗歌与人》给我们提供了重要的经验和启发,问题在于“民刊即人”,经验背后的汗水和智慧并不能够简单地复制,成功的道路各各不同。一份刊物如何办出自己的精神面目,或许应该是民刊同仁们应该不断思索并且常答常新的问题。

    朱子庆说:“在民间,我们再没有一种合作,各玩各的,不抱团的时候,这个江湖也会因为心冷而大家玩不下去。大家对自己花的钱做的事更应该关心它的价值。民刊主编应该有所抱负与野心。也不是不介入北方话语,但我是更有立场地介入。不要因为是民刊很低,要自己重视自己。”

    黛眉建议:“办民刊的都是一盘散沙,没有攻击力,别人的声音比自己强大,自己很快就淹没了。今天来开这个会,是有希望的,可以把办民刊的人联系起来,办刊可以有个共识,价值定位在何处?以后推出的人,要相互沟通与结合。各民刊有特色,但我们能不能找到一个共同点,形成一个联盟,通过这个会议有效集中起来”

    《蓝风》主编杜青说:“我们应该出一把力,在民刊上做一些努力,推到一个极致。要想想怎么做?才达到一定的效应。”

    《思想者》主编肖铁说:“我们把自己民刊做得更好一点,能做到的就这一个。”

    世宾建议成立一个以民刊为基础的组织。要突出现两个路线:路线、个体诗人。我的想法:成立个民刊联合会,由民刊主编、优秀诗人、评论家组成的一个组织、评出广东的重要理论与诗人、集体推动、发表作品、评论、奖项,来推动广东诗歌的建设。

    在本次雅集的尾声,与会者们达成了合作的共识,将组建一个广东诗刊合作的平台,由各家刊物主编、评论家与优秀诗人们组成,重磅推出年度新要写作者、评论家并颁发一些奖项,希望以此来推动广东文学的发展、广东民刊的整合。


历届“东山雅集”回顾

 


    东山雅集是由《零点》诗刊发起与召集的一个高端文化沙龙,其口号是“低调的奢华,思想的盛宴”,坚持小众化、精英化、长期化、前瞻性,自2010年5月开始已来,已成功举办了三期,以其在物质条件上的奢华性与在话题方面的严肃性、嘉宾上的精英性,在中国诗歌界引起强烈的反响,吸引了众多媒体与研究的目光。

    第一届东山雅集为“泰戈尔集”,在广州东山卢苑会所举行,主题为“一个人的诗歌史”、“仿真写作”,主讲嘉宾为刘春、世宾;第二届东山雅集为“屈原集”,在三水“杜马禅园”举行,主题为“女性诗歌”、“软诗歌”,主讲嘉宾为李少君、谭畅;第三届为“辛波丝卡集”,在汕尾红海湾得胜宾馆举行,主题为“重塑南方文学的信心”——广东诗刊主编与评论家会议,这是首次广东诗刊主编会议。与会的诗刊主编与评论家、诗人为:梦亦非、林忠成、张尔、阿翔、黄昏、杜青、游子衿、肖铁、朱子庆、世宾、安石榴、谭畅、陈培浩、王连权、江湖海、陈初越、王万然、冷梅、黛眉、杨碧绿、王心洁。

    第四届东山雅集将于九月举行,届时,将召集中国先锋文学杂志的主编们共同探讨“中国先锋文学的命运”。

 

 

 

 

“东山雅集:辛波丝卡集”

 


主办:《零点》诗刊

协办:《诗歌与人》诗刊、《蓝风》诗刊、一刀文学网

时间:2010年7月26日—27日

地点:广东汕尾市红海湾得胜宾馆

主题:重塑南方文学的信心

类型:广东诗歌杂志主编与评论家会议

 

 

嘉宾:

王连权

江湖海

陈初越

王万然

冷梅

杨碧绿

黛眉

王心洁

 


诗歌杂志主编:


张尔(《诗林》双月号主编)

梦亦非(《零点》主编)

安石榴(《外遇》主编)

黄昏(《九月》主编)

游子衿(《故乡》主编)

杜青(《蓝风》主编)

朱子庆(《广东新诗志》主编)

阿翔(《大象诗志》主编)

 


评论家

 


世宾

陈培浩

谭畅

 

特邀嘉宾:

林忠成(《诗》丛刊)

 


媒体:

信息时报

南方都市报

新快报

汕尾日报

 

 


海报:

杜青

 


题字:

吴若海

 


雅集日程:


7月26日中午:入住

下午:雅集

晚上六点:晚宴

晚上八点:雅集

27日上午十一点:午宴

中午一点:返程

  评论这张
 
阅读(87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