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林尔克与荷尔德林  

2010-07-25 13:59: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尔克与荷尔德林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闲翻书

 

 

                     林尔克与荷尔德林

 

 

林克译的《追忆》,此次在成都白郎兄送的书。听成都朋友说一些林克的轶事,略记一二件于此,真羡煞我辈。

林克,人称“林尔克”(直与里尔克是一辈了)。

轶事一,二位客人扯上林克聊天,猛聊林克,林克听得哈欠连天,上楼自睡去,二位客人仍然继续在楼下聊林克如何如何。

轶事二,某女客听说林克调到她所在学校,“林克!”女客立时从床上蹦起来,一屁股坐到地板上,马上扯起某人约上林克见面……女客也是学术权威,但对林克极好,可林克最终未与女客走到一起,在他看来女客懂的太多了。

轶事三,林克译诗时猛喝酒。

这些都是江湖传说,天知道真假,成都人素来幽默,没有故事才奇怪。

读荷尔德林的诗,我当做没有什么话要说,学习就是了。但有一点点与荷尔德林关系不大的想法。

农业时代的诗歌与工业时代以后的诗歌,有许多区别,诸如农业时间的诗大多要讲究格律。按《有闲阶级》一书的分析,礼制是有闲阶级弄出来的玩意,有闲阶级因为有闲,也要突出在生活中每一方面的与众不同,便弄出许多奢侈的事物出来,礼制也是其中之一,它是有闲阶级弄出来的关于举止言行的规定,以此区别于别的阶级。这是农业时代的一大发明。这个观点也许有可以商榷之处,但大体上是正确的。从这个观点看来,诗歌的格律也是农业时代有闲阶级弄出来的,事实上也是,在农业时代只有有闲阶级才能从事诗歌创作,写作是无法作为一门职业养家糊口的。到了工业时代之后,分工细致、社会需求增多,写作终于可以成为一门职业谋生。但工业时代以后因为生活节奏的加快,有闲阶级虽然存在,但快节奏的生活也消磨掉了它的悠闲,故现代诗歌极少是有格律的。这是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解释诗歌的变革,不全面,但肯定是诗歌变革的重要原因之一。

以上说的是诗歌的体例,在内容上如何呢?农业时代与工作时代的诗歌,在内容上最明显的是区别是:农业时代的诗歌可以存在许多闲笔,工业时代的诗歌驱逐了所有闲笔。在荷尔德林的诗歌中,闲笔主要表现为对自然的描写,诸如《还乡》一诗中,大量的自然景物的描写,“此时湖水轻轻摇动我,/舟子安然闲坐,庆幸如意的航程。/辽阔的湖面荡起一道喜乐的波浪/在风帆之下,此时晨光里面一座城/闪闪浮现,一处繁华,港口有船只眠息,/或是从朦胧的阿尔卑斯引航而来。/这里的湖岸温暖,开阔的山谷亲切,/小径照亮翠谷,美景又把我映照。/花园似星罗棋布,枝头蓓蕾初放,/小鸟的歌唱仿佛在邀请归来的游子。”整个第三节几乎都是闲笔,都在描写所见之景。这在现代诗歌中几乎是不允许的,会被视为多余。但在农业时代的诗歌中它们却会被人视为精彩部分。现代诗歌在体例上更趋向于短诗,故在内容上也就容不得无关宏旨的描写。古典诗主要是审美,而现代诗主要是思想与智慧。这是两者主要的区别,思想与智慧的诗讲究力量,不能让闲笔冲弱了这种力量。我们虽然都在使用“诗”这一个词来指分行文学,但古典时代的诗与现代的诗实在是两码事,它们有共通的地方,但差异大于共通之处。对两者的要求也就有所不同。在古典诗歌中,可以有只描绘风景的景物诗,但在现代诗要几乎是不存在的,在古典诗歌中名篇多是写亲情友情自然咏物等,但现代诗歌中这些题材极少,现代诗人关注的是思想与智慧。古典诗歌的对象是自然之物、命运、生活。现代诗歌的对象则是存在的本质,它更贴近于哲学,是哲学的一种表述方式。所以,现代诗中基本不允许闲笔的存在。现代人去读闲笔太多的古典诗歌,也会不太习惯,它不符合现代直抵问题核心的思维方式与阅读期待。

闲笔在诗歌中的式微或消失,代表的不仅是悠闲的消失,也意味着现代诗歌走到了古典诗歌的范式之外,走进了哲学的领域之内。

但偶尔的闲笔却仍然是必要的,因为它是诗歌这局棋中的“活眼”,是让诗歌透气之处。但很少有人再懂得这一点了。

 

 

2010/07/22甲乙

书名:《追忆[德]荷尔德林/,林克/译,四川文艺出版社20101月第1版,20101月第1次印刷,18.00

  评论这张
 
阅读(5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