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要被某B4了,读书札记写成这样子  

2010-06-28 21:36: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要被某B4了,读书札记写成这样子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闲翻书

 

 

 

 

要被某B4了,读书札记写成这样子

 

 

 

读完这本讲美国作家们在上世纪二十年代所过的荒唐岁月的书,我该说点什么?其实没什么特别的想法,就当故事读完了,没什么感想。

第一个称这代人是“迷惘的一代”的是格特鲁德·斯泰因,她对海明威说:“你们都是迷惘的一代人。”海明威便把这句话印在他的第一部小说上作为题词。其实这是个没有意义的命名,哪一代人在二十出头时不迷惘?不迷惘还叫年轻人啊?所以迷惘不仅仅是考利、海明威那一代,而是每一代。总要过了迷惘才会清醒:或者自杀,或者现实地去生活。

那一代的美国作家们生于美国,背井离乡来到大城市,去欧洲飘荡,回到美国,或自然或死于非命或平庸终老,这就是这本书的故事。有趣而乏味、无聊而机智、激烈而疲软,就是那一代人。

还是抄一个有趣的小故事吧。考利在书中写道:

 

 

一天晚上,我妻子不在家时,多斯·帕索斯和肯明斯从巴黎来到。我们和阿拉贡一起到一家餐馆去吃了一顿愉快的晚餐,喝了好几瓶酒;然后回到我那在铁匠店楼上的工作室。我作了一次演说反对对书籍的盲目崇拜。盲目崇拜的结果是不管我在哪里住下,书籍似乎越积越多,使我不胜负担;有些是买来的,有些是人家送的,有些是寄来的,还有些书不知怎么来的,它们就像亲戚似的进到你家来,很快就把你的房子挤满。我和德·昆西有同感,他常常租上一间房间,等到房间里堆满了书就把书丢下搬走了事。这里是法国,我的美国书卖不出去,当礼物送人也没有人要,可是我感到一种不可理喻的、几乎是中国人敬惜字纸的心情,以致不忍把书毁掉。我们都有这种弱点,应该采取激烈措施来克服这弱点。……我走到书架前面,抽出一批拙劣的写书评的赠阅书和我不再需要的法国大学课本。我扯开一些书,然后把它伴们堆在火炉前的石棉地板席上,接着,我划根火柴,点燃这些书。这是达达式的姿态,但这个姿态并不成功,这些书只是冒烟,没有燃起火焰。烟越来越浓,我们一面谈论一些拙劣的作家;然后肯明斯证明了了是个更好的达达主义者——至少是在别人的工作室里——他走过去在火上小便。

 

 

这一代人的结局以哈里·克罗斯比的结局为象征。这位富有的、有名的、社交明星式的、受人喜欢的诗人、作家,于1929年12月10日下午,“他借到了他朋友艺术家旅馆里的一套房间的钥匙。这天晚上,给他打电话他不接,按门铃他不应,于是这位朋友破门而入,发现哈里的尸体和一位年轻的社交界妇女约瑟芬·比格洛夫人的尸体躺在一起”。

死于疯狂与绝望是迷惘的一代的极端像征,也是每一代年轻人的极端象征。

 

 

2010/06/28,东山

书名:《流放者的归来[美]马尔科姆·考利/,张承谟/译,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198610月第1版,199611月第3次印刷,18.00

  评论这张
 
阅读(7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