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中产阶级与抹平  

2010-06-25 09:35: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产阶级与抹平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闲翻书

 

 

 

 

 

 

                              中产阶级与抹平

 

 

 

约翰·斯梅尔考察了位于将约克郡与兰开夏分隔开来的奔宁山脉东侧的一个叫哈利法克斯的教区在17世纪与18世纪的经济变化,提出中产阶级文化起源于地方的而非全国性的情境,而中产阶级文化的成形是在18世纪中叶。

在16世纪时,哈利法克斯的分化并不明显,只存在着贵族——土地精英和农民。这是一个呢绒业慢慢发展起来的教区,随着呢绒需求量的增加和海外市场的拓展,在农民中间出现了分化,一部分成为只能靠手工吃饭的底层农民,一部分成为工场主、商人、专业技术精英,后一部分构成了中产阶级。

在资本经济发展之后,中产阶级出现的变化是:形成一个社交圈、工作分工化、妇女渐渐退出劳动领域、奢侈品开始普及、学习上流社会的作派、与土地精英争夺话语权、以社会团体的方式参与社会事务、关心起政治。后面这一点在形成中产阶级认同的过程中非常重要,“将这些商人、工场主和专业人士视为一个集团是正确的,他们自觉地意识到自己在社会等级中所处的地位,并且拥有一种共同的政治话语。”斯梅尔说。在种种社会事物的参与和处理过程中,这个新兴的集团对政治权力的声誉的追求是很明显的。而在私人领域,以前的家庭接待式的交社渐渐让位于公共场所比如俱乐部的交往,私人空间出现了。

一个阶级的出现与“阶级认同”有关系,约翰·斯梅尔说:“阶级认同与一种共同文化的清晰表达有关。我们称阶级认同为‘阶级’文化”,因为它们显著特征体现为一个集团理解自身经济关系的方式。这种文化如果要界定,马马虎虎可以使用“文雅”(gentility)这个词,它包括了穿着、行为举止、品位和休闲等方面。文雅是中产阶级区分于下等阶层的要素,也是中产阶级接近土地精英的方式,它是中产阶级从土地精英那里学习而来的。借助这个概念,中产阶级一方面与粗痞的下等阶层拉开距离,另一方面则批判腐败的贵族。斯梅尔提醒说:“任何文化转型的考虑,都应该注意一个集团挪用现有文化形式建立新的认同感的具体方式。”文雅即是中产阶级从贵族那里挪用而来但却使之发生新意的一种文化形式。

中产阶级文化在起源时具有这些特征,这注定了它在十八世纪之后的一系列特点。这是一种起源并得益于商业的文化,它有强烈的商业文化的特点,又带有一定的公益性,它是一种矛盾的文化,矛盾之处在于:它一方面讲求节俭理性等美德,一方面却在挥霍奢侈;它一方面关注公益与政治,另一方面却对自己的切身利益更有兴趣,只从自己的利益方面去打量政治;它热爱文艺但却表现出附庸风雅的特点;它对世界的理解不如贵族那样深透与无功利性,但也不是下等阶层那样无知;它向往成为贵族又批判贵族……因为它是在介于土地与无产之间的狭缝里诞生,所以一直带种浓厚的矛盾色彩。

西方的自由社会是建立在中产阶级文化的基础之上,没有一个强大的中产阶级社会,就没有自由经济与政治。要让一个极权国家或封建国家成为自由国家,增加其中产阶级的比例是最有效的一种方式。但中产阶级的出现对文化的伤害却是致命的,它不能理解真正的艺术品,也不是对艺术品不毫无兴趣,在“文雅”的要求之下,它按自己的理解去要求艺术创作并使之市场化,于是艺术从努力成为经典的时代下降到以适应市场为首要目标的时代。艺术被“抹平”是一个很好的象征,它象征着在中产阶级为主导的社会里,一切都会被抹平:思想、地位、收入、投票权……你可以称之为“平等”,但其实质是“抹平”,借助于经济之手。这种抹平当然是自由得以实现的前提之一,但毕竟总是让人不甘心一个将一切抹平的社会,因为有些东西是不能抹平的,比如思想、艺术、文学——这些诞生于有闲阶级/贵族基本上的东西。但在以中产阶级为主体的社会中,这些原本属于有闲阶级的东西早就被市场经济一刀抹平。自由社会是一个美好的社会,但也注定是一个平庸而无区分的社会,因为在这个社会之中谁也打不过经济这只铁腕,谁也不能抗拒在中产阶级文化低浅、务实的趋动下那经济之刀的抹平行为。

以上所言只针对西方社会,因为中国目前尚无一个强大的中产阶级的出现。中国的中产阶级在西方的标准上都是无产阶级,严格说来中国没有成型的中产阶级,所以也就没有中产阶级文化,有的只是特权阶级的骄横与无产阶级的粗痞。但关于这个问题我不打算展开论述,就此打住。

 

2010/06/25,东山

书名:《中产阶级文化的起源[美]约翰·斯梅尔/,陈勇/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2月第1版,20062月第1次印刷,23.00

  评论这张
 
阅读(38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