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东山雅集·屈原集”在广州举行,探讨女性诗歌写作  

2010-06-21 09:08: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山雅集·屈原集”在广州举行,探讨女性诗歌写作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闲翻书

 

 
“东山雅集·屈原集”在广州举行,探讨女性诗歌写作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闲翻书
网络版海报
 

 

“东山雅集·屈原集”在广州举行,探讨女性诗歌写作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闲翻书
网络版海报
 

 

“东山雅集·屈原集”在广州举行,探讨女性诗歌写作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闲翻书
网络版海报

 

 

 

低调的奢华,思想的盛宴

“东山雅集·屈原集”在广州举行,探讨女性诗歌写作

 

 

 

 

与第三代女性诗歌写作相比,当下中国女性诗歌写作处于什么样的现状?它的未来有可能怎样发展?近十年来中国诗歌评论界对女性诗歌的研究与探讨一直有所欠缺。在这样的背景之下,619日,由《零点》诗刊召集的“东山雅集·屈原集”在广东三水杜马禅园举行,探讨了女性诗歌写作的问题。

619日,广东三水杜马禅园汇聚了这些人士:特邀嘉宾:海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天涯》杂志主编、评论家、诗人李少君;女嘉宾:广东省作协创研部西篱,《蓝风诗刊》主编杜青,《中西诗歌》编辑林馥娜,《南方农村报》编辑、诗人陈会玲,诗人谭畅、旻旻、温明明、吕布布、胡雁然;男嘉宾:评论家、诗人世宾,超人集团董事长、诗人倮倮,珠江国际诗歌节策划人拉家渡,“一刀中文网”CEO苏一刀,《南方日报》编辑、诗人李傻傻,诗人梦亦非、王连权,设计师徐先鸿,雅集红酒顾问李丽等二十三位嘉宾。共同探讨中国女性诗歌的写作问题。

雅集主讲人李少君探讨了了“新红颜写作”、谭畅论述了“软诗歌”概念。

李少君在发言中论述道网络时代尤其是个人博客出现后,大量年轻优秀女诗人的涌现是一个客观事实,从现有的情况来看,女性正在逐渐成为当代诗歌创作主体,其最明显的外在表现是女性诗歌发表量逐年增长,尤其在年轻一代中有高于男性之势;此外,女性诗人所占比例也明显增加,有影响的女诗人越来越多。当然,其背后可能的原因有:女性受教育人数与比例增加,大学文科主要人群发生变化,以女性居多,因而导致文学创作主体和人群的变化;另外相对而言,女性生存压力少于男性,因而可以更专心于创作;同时,网络本身的特点适合女性创作,学习交流便利,居家写作也自由方便,传播也更为迅速便捷。“新红颜写作”应该是现代性与中国性的结合。“新”,乃是其主体是自由独立之现代女性,而且,其指向应该是创新,是一种自由自主自然自发的创造,并且借由这种创造,打破传统女性的历史悲剧命运; “红颜”一词则具有中国传统美学色彩,是来自传统的,吸收了传统美德、传统文化与传统美学,因此,又有传承。应该强调“新红颜写作”的两个特征:一是其女性的维度,女性在历史上尤其在中国传统中是弱势群体,“新红颜写作”的命名,堪称中国诗歌史上第一次对女性诗歌命名,即使在世界诗歌史上,也是少见的;二是其中国性的维度,因为,此前的现代中国女性诗歌,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对西方现代诗歌的亦步亦趋,基本上是模仿、借用、引进,当然,也有部分是转换性创造,但在世界范围内没有个性,缺乏独特性。新红颜写作可能带来的影响:冲淡当代诗坛的争斗、暴戾、萎靡之气,回复诗歌最基本的品质:真、善、美与爱。新红颜写作”的主体和主角是当代中国女性诗人,因此,其最终呈现怎样的景观,要看女性诗人们自己的创作和创造究竟能达到怎样的高度。不过,我们对她们有信心。

与女性写作相关连的,是谭畅在主讲中所提的“软诗歌”,谭畅在发言中指出,被质疑被解构得支离破碎的诗歌本质和诗歌评价标准面前,也许作为个体诗人,应当承认其精英和小众身份坚守必然失败更应该服软,向后看,向内看从自身的感受和经历出发,重新探索诗歌之于自己,以及之于整个人类的意义。在这种背景下,挖掘和重建当代诗歌的品质,也许正当其时。所以谭畅提出几点软诗歌的品质:批判去愤怒话语不代表、回到柔软的个人常态的非常态表达接续尊重差异,众生平等的齐物论气脉当前我们对于软诗歌的建构,仅仅是尝试着走出了微小的一步。但是承认软,承认边缘化,承认“不代表”,尝试“不批判”,对于当代诗歌的未来而言,未尝不是非常有价值的一步。而论及未来,软诗歌也有自己的长远目标,其艺术实践纲领是“以个性软化共性、以物本软化人本、以精神软化物质”,其理想是 “以诗歌软化意识形态”,让诗歌艺术超越政治、宗教、国家、民族等意识形态,成为全人类认同的、和平的、平等的交往方式和生态。

本次“东山雅集”挑选了杜马禅园作为雅集之地,杜马禅园是一个“禅意栖居”之所在,占地千亩,有高山、溪流、草地、果园、池塘,以及设计精致的特色客房,是广东庄园中唯一一家将自然、禅意、艺术融为一体的高端私人庄园。

“东山雅集·屈原集”是上5月17日“东山雅集·泰戈尔集”的延续,东山雅集由《零点》诗刊出品人梦亦非召集与投资,《诗歌与人》诗刊、一刀中文网协办,自创办后引起众多媒体的关注,已成为广东最高端的文学沙龙。雅集每期挑选一个主题,邀请嘉宾作主讲,并展开讨论。目前雅集坚持小众化、精英化、长期化的原则,不对外开放,努力以“低调的奢华”将之打造为“思想的盛宴”。

 

 

 

 

 

 

“东山雅集·屈原集”关键词

 

 

 

本次东山雅集本质上已是一个中型诗会,从策划到举办颇费周折,其间发生了许多小故事,以关键词的方式,讲述于下:

   升级。“东山雅集”的命名是因为召集人梦亦非住在广州东山,东山与西关是目前广州仅存的旧建筑文化区。雅集原定每月于“卢苑会所”举行,但因为卢苑场地受限,故决定将雅级作一次“版本升级”,将本月“东山雅集·屈原集”移到广东三水市的杜马禅园举行,将原本只短暂聚会五小时的雅集变为包括一个下午、一个晚上、一个上午的诗会,一如既往地为嘉宾提供美食与美酒,并为嘉宾提供宾馆住宿。

海报。本期“东山雅集”提前二十多天邀请广东十大设计师之一的三生(徐先鸿)作海报设计。但因为版本的升级、人员的变动、主题的增加等问题,三生为之修改了无数次。而三生先前设计的创意十足的绢布海报方案也因此被放弃,也因为印刷原因,三款设计中最后只付印了一款。

题名。“东山雅集”每期邀请一位诗人书法家题名。提前一个月已邀请贵州诗人、书法家吴若海题“东山雅集”四字,但临到举办,中国邮政也未能将交寄二十多天的题字寄到广州,吴若海数度追查亦无结果。最后邀请了诗人、书法家何继为本期雅集题名。

李少君。上个月我在诗人倮倮的一个活动上碰到李少君,邀请他本期作客“东山雅集”,探讨女性诗歌写作,少君很爽快地就答应了。“这是个私人活动,不能给你报机票。”我说。“没关系,我自己出机票。”少君回答。“也不能给你报宾馆费用。”我说。“没事,我也是来看朋友们。”少君说。19号正值少君在海南主持罗门、蓉子诗歌研讨会,主持到一半,少君放下海南的主持,赶赴机场飞到广州。我本来请女诗人谭畅下午三点接机,但一点起就打不通谭畅电话,其时我们正在赶杜马禅园的路上,急得我只好请女诗人旻旻和她的朋友阿聪去接少君。最后谭畅电话打通了:她手机没电所以关机。终于,有惊无险地接到了少君。

迷路。从广州开往杜马禅园的过程像一本惊险小说。谷歌地图给出的路线是机场高速转西二环高速到范湖、大塘、迳口。但估计只有上帝才能找到这条不可能的路线。于是阿聪、倮倮、王连权的三辆车在高速路上兜圈子玩儿,好不容易知道方向,又因为收费站小姑娘的瞎指路,让大家超出二十多公里,多绕几十公里。本来应该在下午三点到达禅园,结果到达时已经下午五点,一路上气得接阿聪开车的世宾几乎要将我扔出车外,我嘟嘟囔囔,拿谷歌来推卸。离谱的是王连权一百多万的奥迪越野上,导航不出“迳口”或“大塘”,倮倮的别克上也导不出,阿聪的车干脆没有导航。更离谱的是谭畅的雪佛兰却居然能导出迳口,真让人气结,不过她与少君很不幸地将车开进了一条只有牛走不会有人走的绝路……更离谱的是载着红酒师李丽的拉家渡,居然在没有导航的情况下将车开进了杜马禅园,让我们狂汗!安石榴从广西藤县故乡赶回来,在三水下车自己找杜马禅园,找得惊心动魂,最后在我们的晚宴要结束时,终于到了迳口客运站。

被抗议。我请世宾作本次雅集的的学术主持,但不幸的是,晚餐时我、世宾、少君、倮倮、王连权喝了一大瓶六十七度的白干,又喝掉了大量的红酒。于是主持学术讨论时,世宾兴奋地长篇大论,将主讲人的风头盖了下去,让下面的民众有所骚动,安石榴直接抗议,世宾辩解:“哪怕将我轰下去,我也要讲完我想讲的。”哈哈。结果没人敢轰他下去。

被假冒。我承认这事儿从我开始。讨论结束转入朗朗,我记不住任何诗,但我说要朗诵林馥娜的诗,于是拿本书装模作样地站在那朗诵“林馥娜的诗”,果真是她的风格,下面的人都以为是她的,而她面带疑惑:我写过这诗?当然不是她写的,而是我即兴用她的风格胡诌出来的。谜底一揭开,少君就惨了:他带了几本他的诗集,于是大家拿着他的诗集在朗诵“李少君的诗”,那些诗百分之千他没写过,更没听过,于是他只好无辜地坐在那里,陷入被人民群众假冒伪劣的汪洋大海中……

热爱生命,远离诗人。大量的红酒、茶水、诗歌,将诗人们弄疯掉了,半夜一点半还没散,嚷肚子饿,于是我只好麻烦庄园总管丁当小姐,请她临时加一顿夜宵。其时庄园工作人员早就进入梦乡了,可怜的丁当总管只好打着手电筒在菜地里看有没有什么蔬菜……折腾来折腾去,给大家捧上了可口的鱼头青菜面。让拉家渡边吃边替丁当总管嚷“热爱生命,远离诗人”。吃过夜宵,诗人们终于肯去睡觉,只是此时已经快凌晨三点了。

荷花与出汗。大量的酒、极少的睡眠、亢奋,让我无法睡得好,只睡了三小时,早上六点即起床,饮水,在草地上、果园间、山脚下散步、听溪水、看云,七点多再回到宾馆门口,还没有人起床,于是搬了张椅子坐在荷塘中的凉台上,看那三五十朵荷花或红或白,或绽或苞,不知是太闷还是身体太虚,坐在那里大量地出汗,便无聊地人发短信:一大早坐在荷塘边看荷花,大量地出汗,也挺痛快……

看诗人们起床。整个庄园在我之后第一个起来的是倮倮,在荷塘边认真地刷牙,然后跑一点步,再拿出笔记本电脑对着满池荷花看世界杯的报道。然后是胡雁然,小姑娘无聊地踱来踱去,若有心事又脸上带笑,她对酒过敏,胳膊上腿上全是变红了,有如龙虾(这有点夸张了,B4作者一下),于是我更无聊地叫她“胡HONG然”,“什么意思?”她说。“鸿也是雁,雁也是鸿,所以胡雁然也是胡鸿然。”她要气死了。我又说:“看你红胳膊腿,所以胡红然。”她只差没将我踢到荷塘里去。接着是王连权,很勤奋地拿着相机拍照。然后起床的是世宾,光着健硕的上身在凉台上晃来晃去,晃去晃来,像参加选美大赛。然后起来的是李少君,衣冠楚楚地走出门来,问我:“几点走?”“九点吧。”我说。“那我再睡。”他又衣冠楚楚地返身进屋,继续睡。起得最晚的是李傻傻,他干脆放弃了早餐,等到我们上车离开时他方起床,昨夜他逮住李少君猛聊,害得“两李”都睡不够。我百无聊赖,在池塘间晃来晃去,晃去晃来,又坐在那里看荷花,看被酒精、疲倦与激情整得废墟样的诗人们在那晃来晃去,晃去晃来,这些人哪里像昨晚上的那群人啊。

无绯闻。本期雅集共十个男诗人,中有三四个光棍;女诗人十三个。但竟然没爆出任何绯闻,让我颇为意外也颇为欣慰,嘿嘿。

杜马禅园。有兴趣者自己谷歌。

 

“东山雅集·屈原集”在广州举行,探讨女性诗歌写作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闲翻书

 

“东山雅集·屈原集”在广州举行,探讨女性诗歌写作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闲翻书
梦亦非介绍嘉宾:梦亦非、世宾、李少君、杜边疆

 

“东山雅集·屈原集”在广州举行,探讨女性诗歌写作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闲翻书

 倮倮、李傻傻、拉家渡、西篱、梦亦非

 

“东山雅集·屈原集”在广州举行,探讨女性诗歌写作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闲翻书
世宾、李少君、杜边疆、谭畅、李丽
 

 

“东山雅集·屈原集”在广州举行,探讨女性诗歌写作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闲翻书
世宾在主持
 

 

“东山雅集·屈原集”在广州举行,探讨女性诗歌写作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闲翻书

 

“东山雅集·屈原集”在广州举行,探讨女性诗歌写作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闲翻书

 

“东山雅集·屈原集”在广州举行,探讨女性诗歌写作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闲翻书

 

“东山雅集·屈原集”在广州举行,探讨女性诗歌写作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闲翻书

 

“东山雅集·屈原集”在广州举行,探讨女性诗歌写作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闲翻书

 

 

 

“东山雅集·屈原集”在广州举行,探讨女性诗歌写作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闲翻书
李少君
 

 

“东山雅集·屈原集”在广州举行,探讨女性诗歌写作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闲翻书
群芳中的拉家渡——李丽、林馥娜、拉家渡、楚楚、杜青、谭畅
 

 

“东山雅集·屈原集”在广州举行,探讨女性诗歌写作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闲翻书
“官方海报”
 

 

“东山雅集·屈原集”在广州举行,探讨女性诗歌写作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闲翻书
东山雅集红酒顾问李丽小姐
 

 

“东山雅集·屈原集”在广州举行,探讨女性诗歌写作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闲翻书
主讲李少君、杜马禅园庄主杜边疆、主讲谭畅
 

 

“东山雅集·屈原集”在广州举行,探讨女性诗歌写作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闲翻书

 开始

 

 

“东山雅集·屈原集”在广州举行,探讨女性诗歌写作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闲翻书
有所思
 

 

“东山雅集·屈原集”在广州举行,探讨女性诗歌写作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闲翻书
王连权在摄像
 
“东山雅集·屈原集”在广州举行,探讨女性诗歌写作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闲翻书
 
 
“东山雅集·屈原集”在广州举行,探讨女性诗歌写作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闲翻书
 
 
“东山雅集·屈原集”在广州举行,探讨女性诗歌写作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闲翻书
旻旻、吕布布、胡雁然、安石榴、倮倮、王连权、李傻傻、拉家渡、西篱、梦亦非、世宾抽烟的手
 
 
“东山雅集·屈原集”在广州举行,探讨女性诗歌写作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闲翻书
谭畅、李丽、楚楚、三生、苏一刀、杜青、林馥娜、温明明
 

 

  评论这张
 
阅读(8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