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艾丽丝漫游70后:返真的一代  

2010-05-31 16:29: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十三章  新的美学法则

 

 

<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艾丽丝出了兔子洞之后,匆匆就跑掉了,只有她的姐姐面对无限宽阔的大地,知道“一切还是原来那么单调”,草叶仍然会在风中飒飒作响,水塘中的芦苇会把水面搅起一圈圈波纹,梦中的杯盘碰撞声,会被现实中的羊铃声取代,王后的惊叫也会变成牧羊童的吆喝声。那孩子的喷嚏声,半鹰半狮兽的尖叫声,还有其他各种奇异的声音,都会换成农忙时节的喧嚣。远处的牛吼取代了那只仿龟沉重的啜泣。

“好吧,我们来谈谈这孩子以后的道路。”姐姐似在自言自语。

“你要先等一下,让我将这饼烤好,快好了。”先知说,她侧坐在烤炉前。

姐姐安静地站在那里。

“花瓶的事不要紧。”先知说。

“什么花瓶?”姐姐疑惑地问道,侧了一下身。

结果,她的侧身将旁边一瓶花拂到了地上,花瓶跌得粉碎。她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

“我说过不要紧,我会让孩子们修好它。”先知说。

姐姐不知道说什么,想了想,说:“我想知道艾丽丝以后的道路。”

“她的道路取决于她如何去看待这个世界,”先知仍然没有起身,坐在那里,“我们不能改变世界,但可以改变对世界的看法,对世界看法的改变也许会带来世界的改变。”

姐姐想起她进门时,客厅里一群小孩在表演不可思议的“幻术”,其中一个小孩用意念将汤勺变弯,像一只天鹅在转动它的脖子。姐姐很惊讶地看着这一切,小孩将汤勺递给姐姐,姐姐接过汤勺,试图将它弯折。小孩告诉姐姐:“不要企图折弯汤勺,那是不可能的。”姐姐不说话,那小孩又说话了:“而要尝试着看清真相……真相就是——没有汤勺。改变的不是汤勺,而是你自己。”

小孩的话与先知的话怎么那么像?

“她从兔子洞里出来,没错,但她在兔子洞中碰到的美学法则,不是她这一代人创造的美学法则,那些美学法则是朦胧诗人、第三代所创造的,以朦胧为美、以撒野为美、以日常为美、以智性为美、一种反传统但又变成传统一部分的审美。而她,没有这一代人的审美,因为这一代人没有创造新的审美法则。”

房间里已经弥漫着甜点的香气,姐姐像吃到了点心似的说:“审美法则……”

“是的,新的审美法则,真正确定一代人意义与价值之所在,便是确立了新的审美法则。你还记得王佐良在《英国诗史》一书中谈过艾略特吗?他认为《J·阿尔弗瑞德·普鲁弗洛克的情歌》中‘正当朝天空慢慢铺展着黄昏/好似病人麻醉在手术桌上’这两句,提供了新的审美方式与眼光,因为此前没有人这样写过,它是一种全新的审美法则在诗中的体现。”

“也许还有波德莱尔。”姐姐小心翼翼地说,那些碎花瓶还在她脚边,碎了的花香气更为浓郁,花香与甜点的香气杂合在一起。

“波德莱尔,”先知站起来,“他定下了整个现代诗歌的基调,他的审丑代替审美,这是他对整个现代诗歌的新的审美的开启。‘魔鬼不停地在我的身旁蠢动,/像摸不着的空气在周围荡漾;/我把它吞下,胸膛里阵阵灼痛,/还充满了永恒的、罪恶的欲望……’”先知吟着《毁灭》中的开头,脸上充满了一种诡异的表情。

姐姐不由轻打了一个寒颤。

“看到了吧,这就是新的审美法则的力量。”先知说。

姐姐不知道说什么。

“我们知道,每一个时代应该有一些属于这个时代的新的审美法则,它决定这一代的审美原理,审美眼光,这些法则,往往由诗人或艺术家奠定。在艾丽丝这一代,至今仍然没有谁提出制定出新的审美法则,时代的大陆已经漂移,而审美的眼光仍然固守着旧日,将以何面对新的时代?”先知说。

“这一代的‘美’是什么?”姐姐问。

“这一代的美?什么是这一代的美?你认为是什么?艾丽丝认为是什么?重要的不是它是什么?而是你们认为它是什么,这才是最重要的。”先知盯着姐姐的眼睛。

“没有汤勺,没有汤勺,没有汤勺……”那小孩的话在姐姐的脑袋中细细地响起。

“深入事物的内部、看见它的真相——哪性没有真相,然后,你们就会发现不同于既往时代的美,当你们中的少数智慧者发现那不同于往昔之美时,当他们提出新的美学原则时,新的审美法则就会出现——这一代人也才会最终在写作是得救。脱离兔子洞并不是最后的得救,它只是一种状态,一种中立的状态,不代表它是得救。因为它不是‘有’。”先知说,然后转过身去,“噢,点心烤好了。”

她戴上厚厚的手套,拉开烤箱的门,将烧盘拉出来,厨房里顿时溢满了甜美的香气。

姐姐的心情略微好了一点点。

“你将这块饼吃了,心情就会好转。”先知坐烤盘中拿起一块饼,递给姐姐。

姐姐接过饼,有点烫手,她并没有放进嘴里,仍然疑惑地看着先知,若有所思。

“我知道你尚有疑问,如何才能完新的美学法则的制定。”

这的确正是姐姐的疑问。

“如果你喜欢饼的味道,就是亲自去烧,是不是?”先知微笑起来,“这一代人中的某一个人会完成新法则的制定,因为每一代总有一二个承担着神秘使命的人,也许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正在承担着这使命。”

“是艾丽丝吗?”姐姐急迫地问。

“看来你想得到一个明确的答案,但往往不会有明确的答案,事情往往就是这样,不是吗?”先知说。

姐姐想了想,点头。

“重要的不是它是什么?而是你认为它是什么?你改变的不是汤勺,而是你自己。”先知说。

“没有新的美学法则等着艾丽丝去制定,但她若是制定了,就有了新的美学法则。”姐姐大胆地说。

“我什么答案也不能给你,事实上,这一切已经很明显……饼很好吃,不是吗?”先知拿了一块放进嘴里。

姐姐知道先知的谈话已经结束,便告辞,走出厨房,走到客厅里,她将那饼放进嘴里,一种全新的味道,她没有尝过的味道,宣告某种新的味觉审美法则的诞生,她的心情果然好了起来。

一切正如先知所言。

  评论这张
 
阅读(3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