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艾丽丝漫游70后:返真的一代  

2010-05-28 18:57: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十二章  艾丽丝的恶搞

 

 

 

恶搞最原始的定义是:将烂游戏认真玩到爆机。当年日本人搞了那么多游戏,里面有许多是超级烂的那种,可是无聊的人远比烂游戏更多,于是,有些无聊人就认认真真地去爆机那些超烂的游戏,以最敬业的精神去做最无聊无趣的事,叫恶搞。

什么叫爆机?或曰:指一款游戏按照游戏进程顺利进行完成所有关卡打出结局,也就是指通关,某些地方叫翻版”,stage all clear,最开始爆机是指所有隐藏要素被打出,等级评定达成最高等级的完美通关但现在被普遍玩家寓意成把游戏玩通一遍即为爆机

《艾丽丝爆游70后》也就快要爆机了,如果你认真地读到现在,你就是在“恶搞”了。 

但是在今天恶搞这个词发生了语言漂移,当你在正经的语境中不正经一下,被认为是恶搞,当你在不正经的语境中正常也下,也就被认为是恶搞,恶搞变成了“反常”——这真是对恶搞的恶搞啊。

艾丽丝也来恶搞一把《艾丽丝漫游70后》,在这本嘻皮笑脸的书里,她或者他决定严肃地来说说事。

说点什么吗?长诗吧。

艾丽丝认为长诗是70后脱离兔子洞的一条主要路径,原因A——Z:

A、长诗是诗人完整表现自己的形式。70后诗人基本以写短诗为主,短诗是什么?是灵感迸发的记录、是即兴的吟咏、是一时的感悟、是片刻的抒情,短诗讲究极端,某个方向的极端,这样短诗才会有力量,就如钻石一样。是的,短诗是钻石。短诗只能表现诗人的某一方面或某些片段。而长诗不同,长诗是一种完整性的表现,它可以全面性地表现诗人的才华高低、技艺的生熟、胸襟的大小、情感的浓谈、境界的深浅、经验的多少。要想完整地展一个诗人的整体,就必须用长诗的方式来完成,长诗需要诗歌中的所有元素:技艺、情感、知识、经验、学养、结构能力、力量……所以长诗也因而是最好的表现一个诗人的最好方式,如果说短诗是练习曲,那么长诗就是交响乐了。最典型的诸如《荒原》,艾略特的此诗使用那么多的技法和知识、语言,正是艾略特完整地表现自己的典范。70后诗人可以从长诗的角度去完善自己的写作,只有动了长诗,你才知道自己的写作修养是不是全面了。

B、长诗是一种整合。这里所言的整合不是A所言的那些整合,它指的是对上一个写作时代的总结与对下一个时代的开启。长诗是有使命感的诗人才会动的诗体,它是诗人看清了、分析了、总结了上一个写作时代,对它的言说,也是预知下一个时候,对它的引领,所以长诗是横跨时间分界点的,它既属于已逝的过去,也属于时间尚未展过的那一维。这就是所谓的“整合”,它需要写作的使命感、对历史的胸怀与正确的判断。帕斯的《太阳石》便是对已经逝去的阿兹特克文化的追忆,也是对未来的现代文化的追寻,是对成为往昔的时间的处理,也是对未来时间的启示,它是一种完整的整合,在不同文明的不同时间观的交叉中,重新思考人类原处境与世界的本质。这便是整合的典范。而这种整合的能力,是“返真的一代”的70后诗人所应该有意识地具备的。

C、长诗创造另一个世界。从现代主义开始,文学进入一个误区:以认识这个世界为主旨。而哲学也进入一个误区:试图重构一个世界。文学承担了哲学的责任,哲学承担了文学的责任,形成可怕的错位。可怕之处在于:哲学试图重构另一个世界,变成对乌托邦的歌唱与促进,结果就是“共产主义”与“雅利安优良人种”的美好愿望所带来的屠杀与奴役(其间的论证在此不展开)。文学呢?则落入了丧失想象力翅膀的凡尘之中。从现代主义开始,文学总体上变成对现实世界发言的杂文,少了必要的对另一个世界建构的野心与力量。文学的本质是创造另一个世界,这是它存在的最高意义,它是人类的梦想与安慰。从这个意义上讲,长诗正是文学最高的梦想:另一个与现实世界平行的世界。没错,长诗就是另一个有无限可能性的完整世界,是通往那个世界的“虫洞”,而诗人,是那个世界的“程序之父”。《杜伊诺哀歌》是另一个世界,《海滨墓园》是另一个世界,兰波的《醉舟》也是另一个世界,《神曲》与《浮士德》更是完整的另一个世界。短诗只是另一个世界的吉光片羽,只有长诗才是另一个世界的大门或光芒。70后的写作既然返回“真”,那也就应该返回文学的职责本身:对另一个世界的梦想与创造。

D、长诗的影响力。北岛说,“总体而言,我对长诗持怀疑态度。长诗很难保持足够的张力,而那是诗歌的秘密所在。”北岛是一个缺乏写长诗素养的诗人,因为长诗不是即兴,以他写短诗的方式当然无不地保持足够的张力,但要知道长诗是费时费力的,一部优秀的长诗,往往耗上数年甚至数十年时间。长诗是强旺的生命力、敏锐的洞察力、巨大的创造力所凝集而成的结晶,所以其影响力有目共睹,当我们提到某个大师时,往往不会提他写过哪首短诗而是提他写过的长诗,大师基本与长诗是一体的,例如艾略特与《荒原》、《四个四重奏》、庞德与《诗章》……长诗名成了大师们的另一个名字。长诗的影响力除了文学史的影响力之外,对后世的写作亦形成良好的示范性影响,后人学习写作的范本,往往也会寻找到长诗上去,因为它是一个“源头”,与后来人与诗人精神交集之地。严格说来,没有成功长诗的支撑,一个诗人是无法对后面的时代形成影响的,甚至可以这样不严谨地说,没有长诗,就成不了大师。长诗,是诗歌史长河中绕不过去的礁石。

E、70后缺乏必要的长诗。一个只写作短诗的诗人,只是一个优秀诗人,永远不是一个完整的全面的诗人。但70后诗人都钟情于短诗,许多诗人都尚未写出有影响力的长诗,而致力于写作长诗的诗人,则少之又少。70后之所以在读者眼中缺少典范性文本,与这一代人缺少足够的长诗有关系,因为一个诗人如果没有长诗,当读者谈起他时,会寻找不到一个目标去谈他的文本——缺少一个稳定性文本目标。写作长诗最好的年龄在三十岁到五十岁之前,这是生命力、创造力、洞察力最高峰的时间段,70后诗人,如今最年轻的也有三十岁,最早的已有四十岁,正是写作长诗的最佳时间段。所以,70后正是写作长诗的时候,通过长诗,个体可以更明晰地被辨认出,也让写作形成一个高峰。虽然说写作长诗是一种从时代与同代人中拔高出来的策略,但也是一个诗人走向高峰的必经之路。

F—Z:(欢迎另文添加理由)

所以,70后最终的文本成就,由长诗来决定,当时间的长河从“江间波浪兼天涌”的峡谷中,远距离地流到“江入大荒流”的开阔之地后,回看这一代诗人,吸引目的光的将是那些优秀的长诗,因为它们也成了后来者写作的“源头”与“范本”。

从历史来看,或从将来来看,写作长诗正是70后脱离兔子洞的一条个体意义上的正道。

  评论这张
 
阅读(2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