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艾丽丝漫游70后:返真的一代  

2010-05-28 10:02: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十一章  艾丽丝漫游黑客帝国

 

 

 

 

“吃糖么?”先知从手袋(不是LV,也不是GUCCI)里拿出糖。

“你也知道我会不会吃?”艾丽丝惊奇地问。

“如果不知道我就不是先知了。”

“可你已经知道,我又如何进行选择呢?”艾丽丝很郁闷,伸手拿了一块糖。

“你来这儿并非为了选择,你已经选择了。你此行是想了解为何做那种选择。”先知扬起脸,解释道。

“那种选择?”艾丽丝心想自己都不知道什么做了什么选择,扔掉了那只越来越重的小猪——公爵夫人的孩子?离开疯狂的茶点?还是要去拯救锡安?

“那种,”先知又重复了一遍,“那种!”

“那好吧,”艾丽丝说,“我想知道为什么我会在这个奇怪的世界里。”

“你并不是生而就在这个兔子洞中。”先知说。

“唔……当然不是,要是是的,我就不会来找你了。”艾丽丝在先知身边坐下,这是张露天广场上的条椅,有点凉。

“你要做的,就是生出你的父亲。”先知说。

艾丽丝被这话吓了一跳:“我甚至不知道我的父亲是谁?”

“所以你才要生出你的父亲。”

艾丽丝有点晕,一时不知所措。

先知将一块硬糖剥开,放进嘴里,“橘子味……没有人会平白无故地出现在黑客帝国中。”

“兔子洞。”艾丽丝礼貌地提醒到。

“瞧我,”先知自嘲地笑起来,“这就是客串的麻烦,总会将另一部电影的台词带到这一部电影中。”

“这是童话,不是电影,我也不是Mia Wasikowska。”艾丽丝有点生气,撅起嘴巴。

“可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现在坐在这里,谈论你的父亲的事情。”先知说,这是个矮胖的黑人,剪着短发,总喜欢在手袋里放着糖果,或者在厨房里烘焙甜点,当尼奥(我考,尼奥又跑出来了,关他什么事)第一次去见她的时候,她正在烘焙点心。

“好吧,我父亲。”艾丽丝有点心神不定。

先知又絮絮叨叨地说起来:“没有人会平白无故地出现,总得有一个原因,对吧,你来一这里,就是想理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为此,你需要生出你的父亲,这样你才能理解你为何出现在这里。”

“可是我甚至还没有男喷油(朋友)。”艾丽丝犹豫道,摸了摸小肚子。

“唔……这个生不是那个生,我指的是,在你的写作中,你要生出你的父亲——以你写作物方式、精神向度、根性,在指向未来的同时,指向某一个先前的写作者,他可能是西方某位大师会重要诗人,也可能是中国古代或现代某位重要诗人。”先知说。

“写作?我连诗都总是背错,我还写作?”艾丽丝感觉这个先知与帽子匠或三月兔一样疯癫。

“难道我们要谈的不是写作问题?我是先知,我比你还知道你知道,如果预先不知道,我就不是先知了。”先知和霭地说。

艾丽丝感觉自己要崩溃了,“好吧,写好……写作是好的。”

于是先知继续说:“你的父亲也可能是一个时代,一个时代,是的,他不是一个人。你可以在写作中接通某一个时代,中国文学时期那么多,总有一个适合你,对吧?你可以汲取你所选择的那个时代的精神、气质、观看事物的方式、观念……将它们与你生活的这个时代嫁掉起来……你知道后现代主义吗?并没有什么新的东西从现代主义那里冲出来,而是一种杂合。”

“那么会是什么结果呢?”艾丽丝晕头胀脑。

“半鹰半狮兽,”先知又加重了语气,“可能会是半鹰半狮兽的模样,请参见第六章《半鹰半狮兽》。”

“又要跑回去。”艾丽丝低声嘟囔道。

“写作有几种时态,一种是朝向未来,那是猫吃蝙蝠式的时间箭头——朝向后现代,另一种是时间箭头向后——生出自己的父亲,还有另一种是永远处于‘当下’,绝大多数平庸的写作者,时间即停滞于当下,他们被时间带动,而不是试图超越时间,所以他们一直平庸的,而你,因为不喜欢这种平庸,所以才会出现在这里,与我说这些话。”

“我只想知道如何才回到壁炉面前,烤着火与黛娜、姐姐玩耍。”艾丽丝低着头,低声说,她感觉这先知真八婆,一会儿又是黑客帝国一会儿又是电影一会儿又是写作,她要搞什么东东?

“正因为你要回去,所以你才要生出你的父亲,如果你没有父亲,你如何回去?所以为了回去,你必须先生出你的父亲。”

“真麻烦,那我不回去了。”

“若不回去你会发疯的,你难以忍受这个平庸而疯狂的时代。”

艾丽丝想想也是。

“可是我如何才能生出我的父亲呢?”艾丽丝想了想,问。

“那你得先找到你父亲。”

“我为了生出我的父亲,先要找到我的父亲?”艾丽丝感觉这像绕口令。

“你越来越聪明了,”先知欣赏地看着艾丽丝,“如果你不知道你的父亲是什么模样,你又如何去生出他。”

“既然我已经找到他,我为什么还要去生他?”

“你找到的父亲不是你生出的父亲,你找到的是他本身,是外在于你的一个目标,与你没有关系,你必须要再次将他生出,他才会成为你的父亲,才会与你有关。”

艾丽丝眨巴着眼睛,似懂非懂。

“你所找到的父亲只是一个参照物,一个幻象,像电池人脑子中的影像一样,只有你将他生出,他才会属于你,对你的写作构成有效的‘源头。’”

“源头?”

“也就是说回归传统,所有写作的有效性都要回到传统中去检验,不能构成传统一部分的写作是无效的,那些失去目的性的程序迟早要被删除,或成为流亡的程序。我们的写作为的是什么?游戏?NO,为的是迟早构成传统的一部分,传统一条伟大的河,传统是原代码。”

艾丽丝为了近回原代码,在一番枪林弹雨的血战之后,用开锁匠的钥匙打开那扇门,进入一个安静的由电脑墙组成的环形房间——环型废墟或曲径分叉的花园,她见到了程序之父或称帝国之父,艾丝丽把他称为“兔子洞之父”。

“你的生命是兔子洞编程过程中一个内在不平衡等式的余数之和,你是一种变异的结果。尽管我付出了最大的努力,也还是未能消除余数,以便实现数学所特有的精准与和谐。虽然那是一个人人避之不及的负担,但也并非出乎意外或是无法控制,这才导致你义无反顾地来到这里。”兔子洞之父坐在转椅上,手拿着笔,面无表情地说,这是个很帅气的老头,但不可爱,艾丽丝不喜欢他。

    “你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艾丽丝不满意。

“有意思,你的反应比其它的更快。”兔子洞之父盯着她。

“……(其它的,其它的……)”电视壁上闪过一些变异的图象,许多个尼奥在其中嚷道(真该死,知道你基努·李维斯是大帅哥,但就不能安静一下么,退场一下么?现在是艾丽丝时间,又不是你耍帅的时候)。

“黑客帝国……OMG,不,是兔子洞,对,兔子洞,比你知道的更古老。我喜欢统计从一个基本变异出现到下一个基本变异的数目,到现在一共有六种变形。”

   “(尼奥又嚷起来:‘在我前面还有五种,这怎么可能?’)但可能的解释只有两种——要么没人说过,要么没人知道。”艾丽丝说。

“完全正确。正如你的无可置疑的理解,即使在最简单的等式中,变异也是系统形成的波动变化。”

“选择,问题就在于选择!”艾丽丝从右边的门冲出去。

场景再次切换到许多特工史密斯就要出现的广场上,先知说,“变异,你知道的,你所生出的父亲不是原本那个父亲,而是一种变异,因为他的变异,你也才能获得一种变异的存在,就象尼奥的强大一样,他的强大源于变异。”

“他为何再次回到原代码?”

“噢……亲爱的,你要知道,那是一种程序的升级,你若在精神向度上与写作中回到作为你的原代码的那个诗人或时代,你也就在进行源源不断的力量更为强大的程序升级。”

艾丽丝想了想,剥开糖纸。

“我想你已经理解,我就说过,你来这儿并非为了选择,你已经选择了。你此行是想了解为何做那种选择。”

“是的,”艾丽丝将糖果放入口中,夏橙味的,“其实我已经知道如何脱离兔子洞,我只是来向你寻求理解。”

  评论这张
 
阅读(2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