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没有任何时代不适合于从事写作  

2010-05-01 21:45: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接受了守望文学网一个访谈,惭愧,由守望文学网整理)

 

 

 

没有任何时代不适合于从事写作

 

 

 

 

 

 

2010429日晚8时,梦亦非接受了守望文学网的访谈,时间一个半小时。

访谈内容如下:

 

 

采访人:阿杰(守望文学网站长

受访人:梦亦非诗人,小说家,评论家)

 

 

阿杰:梦亦非,你好!时间过的真快,好是一年前吧,我们就约好做这次访谈了,可到今天才得以实现,感谢你在百忙之中接受守望文学网的访谈。最近都在忙些什么?

梦亦非在系统地阅读70后的重要诗人与文本,准备写关于这代的文章,这一代诗人登上诗坛已有十多年,应该做点总结。

 

 

阿杰:对于熟悉你的人来讲,梦亦非的对外名片是诗人,小说家和评论家。那么我就想就从这三个身份来逐一进行访谈。但在展开话题之前,我想先问两个我私人感兴趣的问题。可以吗?

梦亦非好的,但于敏感话题,我有权保持沉默,嘿嘿。

 

 

阿杰:那是当然了!记得上次在西安和《诗选刊》的编辑们聚会的时候,你给我留下其中一个深刻印象就是:你在介绍自己的时候,一直强调自己住在广州东山,而你本人也自称东山少爷。我也曾在广州也住过10年,对我来讲,东山不过是广州的一个区而已。那么请问,东山在你心目中是否承担着一个特别的符号,对你的文学生活有着怎样不同的意义?

梦亦非东山现在不是一个区,东山区并入越秀区了,严格意义上的东山指的是东山口到达道路、新河埔这一块巴掌大的地方。“东山少爷”也不过是对自己的一种自嘲罢了。于我看来,东山是广州文化、岭南文化的一个象征、一处“遗址”。只有在东山的小洋楼、骑楼、原住民的生活方式上,还可以看出广州的一些“个性”。于我而言,喜欢广州,主要原因是喜欢东山——于一切旧时代的东西,我总是比较怀念。

 

 

阿杰:好的,理解。你是布依族,布依族过去信仰原始的自然崇拜,崇拜自然和祖先,而如今身居繁华都市,是否有文化冲突和内心情感丧失带来的困顿?而少数民族的血脉认同感和成长背景对你的写作以及看待事物的态度是否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梦亦非乡村与城市的冲突在我身上不存在,我还有一个身份:时装评论家——可见我并不排斥城市。我像热爱乡村一样热爱都市,因为在两种环境中我都能自由缓慢地生活。少数民族的血脉于我的纯文学写作有决定性的影响,阅读则开阔了我的视野。将少数民族的思维方式与现代的审美结合起来,这是我写作立足点

 

 

阿杰:好了,我的私人问题结束。有人说:“在历史里一个诗人似乎是神圣的,但是一个诗人在隔壁便是个笑话。”做为一个诗人的梦亦非如何看待当代诗坛和诗歌?

梦亦非我一向很反感对诗人的嘲讽——除非是诗人的自嘲。严格意义上的诗人,生活比普通大众更正常、更富于爱心、更能尽一个公民的责任。中国这二十年来一直有妖魔化、丑化诗人的倾同。对此我不赞同。丑化诗人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诗人比较穷,但那也只是内地的一些地方,据我所知,在沿海城市大多数诗人都比较富裕,至少生活在中上层社会中。当然,需要说明的是,我所言的诗人指的是有影响力的写出重要作品的诗人,不包括诗歌爱好者与网络诗歌写作者。一个诗人在隔壁总比一个明星在隔壁更让你舒服吧。如何看待当代诗坛和诗歌?这个问题太大,回答不了。

 

 

阿杰:那么对你正在研究的70后的东西说点什么?作为一个时代的诗歌有着怎样突出的特点?

梦亦非我想搞清楚的是:70后这十年来贡献了什么。至于它的艺术特点,请关注我接下来的文章。

 

 

阿杰:非常期待!我注意到为诗人的梦亦非,出现在公众视野的作品是几首长诗,而且这些长诗有的是用了几年的时间来完成。如《空:时间与神》《 苍凉归途》《素颜歌》和最近刚完成《咏怀诗 》。能谈谈这些作品的创作背景和初衷吗?

梦亦非《苍凉归途》琢磨了好几年,但写起来很快,半个月左右就写好了,这是一部水族史诗,建立在民族学与新历史主义的基础上。《空:时间与神》想了一年,写了三年,是我写得最痛苦的一部,极尽技艺之能事——其中汲纳了大量古印度的诗技,这是一部诗体的哲学之著,探讨时间、空间的种种形式,以及宗教的本质与表现。《素颜歌》也写了三年,初衷是献给一个小女孩,但在写作过程中变成了“伪情歌”,其中的“小天使”不再有具体原型。从这一组开始,我学习放松下来,从做人到写作的放松,并尽量放弃技艺。《咏怀诗》是在东方风格与西方哲学之间的一次实验,也是接续中国传统的一次实验,它几乎没有技艺,也写了三年。这十年来我只写长诗,不写短诗,而从十二到二十五岁的所有诗歌,我十年前就全部消毁了。

 

阿杰:我的一个诗人朋友,他特别佩服现在还写长诗的人。从最早的《荷马史诗》到英国大诗人拜伦创作的的《唐璜》、德国诗人歌德的《浮士德》等等,都给诗歌历史长河里流下了鲜明的痕迹。而当代鲜有这样的长诗出现,你愿意花费精力和时间写长诗,这需要很大的勇气。而阅读这类作品是需要社会氛围的依托以及一定数量受众的接纳,而在浮躁的当下,你认为你的作品在认知度上能被多少人接受?如果只是小众,你所做的一切,意义何在?

梦亦非所有伟大的作品在它的时代都只被小众接受。被大众接受的那叫畅销书,不叫文学。

 

 

阿杰:精彩!伟大的文学作品都是经过时间的磨砺,慢慢成为经典的!下面两个问题是我们守望文学网的一个优秀女诗人提出的:1:为什么中国民众不读诗歌?诗歌和大众的脱节,你认为问题出在哪里?2:写任何一种其他文体都可以成为谋生的手段,唯独诗人不可以,你如何看待这种尴尬?

梦亦非1、在任何时代,诗歌从来都不是民众的流行读本,不是诗歌和大众节,而是诗歌从来就没试图讨好过大众,诗歌是最精英的文学样式,大众则肯定不是精英。让大众呆在他们能接受的《故事会》《知音》的地方,让诗歌呆在它自己的异域,于大家都无害。2、因为诗歌不成为谋生的手段,所以它才能保持纯粹性。不是所有艺术都可以用来谋生的,就不是所有人都穿得起阿玛尼一样。

 

 

阿杰:就像LV在中国已经成了恶俗和爆发户的象征?

梦亦非LV和阿玛尼还不一样,有钱就可以穿LV,阿玛尼除了有钱,你还得有气质。当然我的比喻可能不太恰当。我放弃“就不是所有人都穿得起阿玛尼一样”这一句吧,嘿嘿,跑题了。

 

 

阿杰:记得上次见面的时候,席间,你就提过,中国没有优秀的小说作品和作者。你的观点是中国小说作家只配给《故事会》写垃圾文章,因为他们没写过诗歌,语言不过关。我想请问的是:这些观点的产生,是否是因为你本身诗人身份的介入带来的偏颇?你是否正在尝试用诗人的语言方式来写你概念中的伟大小说呢?又是如何构架和找到融合点的?

梦亦非偏颇吗?中国出了哪一个可以称得上小说大师的作家?出了哪一个在全球有影响的作家?出了哪一个在写作方式上对中国文学带来典范性的作家?自九十年代之后,先锋小说在中国几乎绝迹,中国作家都通俗化与市场化,这是中国没有伟大小说的社会原因一,当然也是作家在艺术上自我阉割的结果。我当然一直尝试以诗歌作为资源去进行小说的写作,一种实验性的写作。至于如何寻找构架与融合点,每个严肃的实验写者有自己的方式,于我而言,在贵州少数民族文化与西方后现代文化之间搭起一个通道,去进行小说实验。

 

 

阿杰:我提出这些问题,主要是欣赏你的创新和坚持风格化的态度,我对每一个在这浮躁时代还能坚持用最纯粹的方式表达的人充满敬意。

梦亦非像我一样的严肃的诗人,在中国仍然有很多,只是他们保持着诗人的谦卑与虔诚,不为公众所关注。公众关注的几乎都是能闹事会炒作的那几个面孔。

 

 

阿杰:而这些能闹事会炒作的那几个面孔却损害了诗人的群体形象。我最早阅读的小说大多是西方十九世纪的经典作品。比如《包法利夫人》《红与黑》《悲惨世界》以及《百年孤独》等等,我习惯了这些小说大篇长幅的风景描写和心理铺陈,这是因为所处的时代信息还没如今这样暴棚,我们有时间去想象那些文字带给我们的无限遐思。如今社会,人人忙碌,阅读习惯也产生了变化,你是否考虑过用你这种概念写小说,和时代的发展有悖?当然,天才都是不被同时代的人接纳的。

 

梦亦非今天中国作家恰恰还在用西方现实主义时期的方式去写小说,这是他们落后的原因之一。今天的小说,肯定是要篇幅较短,叙事节奏较快,观念性较强的。至于心理刻划、景物描写等肯定仍然重要,但时代已经不允许它们再十九世纪那样大篇幅地存在了。先锋小说存在的意义,不是试图复古,而是试图在小说与时代之间找到最好的节点。

 

 

阿杰:我突然想到田壮壮导演说过一句话:“我的电影都是拍给50年后的人看的”而这样优秀严肃的导演,却在他说这话20年后开始拍摄商业电影了。而所谓先锋作品,在N年后都会成为主流。我想这正是实验文学存在的意义吧,能够引领先端的思潮。你怎么看?

梦亦非几乎是这样。没有永远的先锋,一个时代的先锋构成下一个时代的主潮。但我们时代的悲哀在于,连这个时代的先锋都没有。

 

 

阿杰:有没有当下中国你比较欣赏的诗人或者相对不错的小说作者?

梦亦非有一些作家坚持他们的先锋立场,比如刘恪、蝼冢、育邦,以及黑蓝的一些同仁。但先锋小说较难发表与出版。唯市场化的出版商不在意艺术性。诗人我欣赏的较多一些,哑石、史幼波、黄礼孩、东荡子……诗人是中国文字工作者中保持艺术水准最高的一个群体,这个群体并不小。

 

 

阿杰:这个我深有同感。在中国,任何作品只要贴上先锋的标贴,就会被扼杀在萌芽状态,但仍有人前仆后继。有没有生不逢时之感?

梦亦非没有。没有任何时代不适合于从事写作。

 

 

阿杰:你写了很多评论文章,而昨天我和一个守望的诗歌编辑在谈论你,他说他觉得你写的很多诗歌评论非常独特和有见地。希望能多和你交流。我想你能否对正在写诗歌的,或者热爱诗歌的朋友提点建议?你心目中的诗歌标准是怎样的?

梦亦非建议?我最乐意给人提建议了!因为我的建议会激怒人。对年轻的诗歌写作者来说,应该知道几点:1、至少要做十到二十年的诗歌学徒,学习做人、技艺、阅读等,才能成为真正的诗者;2、不要轻视技艺,技艺比观念更重要,永远!3、坚持每周读一本以上的书;4、到诗歌之外去寻找诗歌资源,比如哲学、人类学、宗教、木工、商业,等等,不要“从诗歌到诗歌”,诗歌的近亲繁殖出不了超出时代主流的作品;5、不要轻视诗歌评论,近现代以来,伟大的诗人也是伟大的评论家;6、面对诗歌,背对诗坛;7、名声有害于写作。

 

 

阿杰:这样的建议如果能激怒人,那就激怒好了。 刚才看到你的回答,似乎对网络文学的态度暧昧。而实际上,在网络里,同样有一些优秀的作者,坚持走纯文学的道路,而先锋作者的作品也不鲜见,我想这不也是为实验作品提供了一个展示平台吗?还是具有积极意义的。

梦亦非我非常鄙视网络文学,因为它们不是真的文学,只是市场的投机分子,网络至今没为中国文学贡献过任何一点有益的元素,相反,让年轻一代以为那些垃圾文字就是文学了。麦家说如果他有权,他就禁止网络文学(大概是这意思),而许多诗歌网站的前辈亦反感于网络文学的负面性。他们虽然极端了些,但我赞同他们的态度。网络于严肃文学有害,于商业文学有利,事实就是这样。

 

 

阿杰:哈哈,那我不是正在从事危害文学的事情吗?不仅仅制造垃圾,还在培养垃圾。我想,站的角度不同,看问题的态度也不一样吧?不关对错。

梦亦非守望文学网还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网络文学吧只是传统文学的网络版。包括诗生活、界限等,都只传统文学的网络版。起点、红袖、晋江等才是严格意义上的网络文学。

 

 

阿杰:谢谢你对我们网站的赞美!这种不同正是我们追求的目标。谈谈你创办的诗歌民刊《零点》吧?这是怎样的一份刊物,发展如何?你对中国民刊的发展前景如何看待?

梦亦非《零点》停刊十年,最近要出一期复刊号,70后专辑。中国民刊越来越多,大气的越来越少。

 

 

阿杰:通过和你这次访谈让我对你有了更深的了解,许多观点其实我们是不谋而合的。我喜欢你的坦白,真诚,还有稀有的纯粹!

梦亦非误会来自于想象,交流会澄清事实与想法,这就是交流的必要性。

 

 

阿杰:再次感谢接受访谈,期待你更多优秀作品问世!最后对关注你的守望文学网的会员说点什么吧?

梦亦非呃……这不是要逼着我说点“名言警句”?那我假装一下大师,清清咽子,我说:“诗歌是最高的星辰,但只要你仰望与追寻,它的光芒总会抵达你的命运与生活。”

 

 

阿杰:哈哈,我也假装膜拜一下……谢谢!

 

 

 

 

采访笔记:

这次采访梦亦非,让我对他有了新的认识,不仅看到一个认真的诗者对文字的态度,同时鲜明卓群的观点更引发了我们许多思考。我们希望中国的多一些这样独立思考的写作者,他让我们看到了文学的希望。让我们期待他更多的优秀作品问世,祝福他。

 

  评论这张
 
阅读(6820)|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