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艾丽丝漫游70后:返真的一代  

2010-05-17 10:09: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八章  龙虾四对舞

 

 

 

 

艾丽丝一直很疑惑:真的可以在艾丽丝的故事中寻找到所有对应中国70后诗歌的故事或元素?艾丽丝的故事中有许多陌生的东西,比如仿龟,有人译成“假乌龟”(不会动?),有人译成“素甲鱼”(原料:大朵香菇20个,熟笋100克,粉皮3张,绿豆粉500克,水发黄花菜20根,植物油1000克(实耗约100克),冰糖,黄酒,生姜末,素鲜汤各适量制法: ……

而四对舞呢?

“百度”说:“Quadrille——四对舞,一种欧洲宫廷舞,现在应该是没人跳了吧,这名字还真是古雅呢。也叫四对方舞,谁要是按照字面翻译成“正方形”,可真是辜负了前人呢。 ”天知道正确与否,但这不重要。

四对舞,艾丽丝打算对应的是牛C哄哄的赵卡。

在70后诗人中,赵卡(又名赵先锋、狼人,其人总喜欢取一起貌似很牛C的蠢名字)一直是没有得到应有的掌声的一个,但他的先锋精神一直在保持着,并且有所变化、有所精进。在70后登台照集体照时,赵卡以《厌世者说》至少赢得了艾丽丝的掌声,艾丽丝曾在当时的评论文章中说:“任何70后的大展如果缺少赵卡都是不完整的。”到十年之后,艾丽丝仍然愿意将这溢美之词送给赵卡,因为这十年来他的诗歌一直在变化,并且十年后贡献出了《大盛魁词典》这样“泛文类”(好奇这个名词者可谷歌)的文本。

在十前的文章中,艾丽丝这样评论赵卡:“赵卡《厌世者说》 这是一份较有实验性的泛文类诗歌文本,传统的诗歌形式在这里遇到挑战。无叙述(即伪叙述)让文本获得存在的合法性,而与生活的互文则沟通了另一个虚构的世界,在破碎的引文、仿制、伪抒情中,形式生发诗意。但诗性无可怀疑地流散,造成对语言本身的感觉麻木。鉴于多年来赵卡(即狼人)的泛文类努力,我认为任何实验诗展中缺少赵卡都是一种遗憾。”

十年后,赵卡的《大盛魁词典》仍然可圈可点,在这部很长的文本里,我们仍然可以看现非常典型的后现代文本的特征:文类、形式的出位、传奇性、性、伪秘史、伪民间史、拼贴与互文、戏仿等等。在这部文本中,赵卡将写作对象设置为他作为职业经理人而服务的“大盛魁”(2008中国70后诗歌论坛时赵卡赞助了论坛用酒“大盛魁”,只不过那酒中有股香精味),重构或者说虚构了大盛魁的历史,在这个老字号的历史中,当下的70后诗人诸如安石榴、广子等成为百年前的形象。词语解释构成了行文的推进器,古诗、新诗、散文交杂,几乎难以发现严格意义上的诗行,在调侃与装矜之间,弥漫着民间商号的传奇史,那是一部伪装的民间史、也是一部关于蒙古的伪秘史。它什么都像,就是不像诗歌,但有趣的是,整体大于局部之和,格式塔的效果是:文本成为非常具备先锋效果的长诗。这种长诗实验,如今是没有了的。

赵卡的写作并没有因为泛文类而沦为散文片断,却因此成为优秀的实验文本,原因有:

先锋小说的气质。作为70后最早一批出道的诗人,赵卡不可能不受到西方小说和八十年代中国先锋小说的影响,从《厌世者说》到《大盛魁词典》,可以看到孙甘路、格非的影子,博尔赫斯和帕维奇的影子。《厌世者说》甚至可以换个名字叫《向孙甘露致敬》。对先锋小说的借用,让赵卡的写作打开了从诗歌自足通往外界的通道,形成文体与知识上互文的效果。

历史野心。作为一个对《蒙古秘史》有兴趣的研究者,一个出身在造反成性的大草原上的假酒贩子,赵卡一直包括着他的历史野心,比如试图写一部新的蒙古秘史,试图成为这方面的专家,但事实上证明那只是赵卡的幻觉。但这种幻觉带入诗歌之中,便是纵横在诗歌之中的秘史风格,伪史文本效果。历史一直是长诗写作者绕不过去的一条河,没有历史也就没有长诗。因为长诗本来就是史诗。

    性。如果任由小说元素与历史野心交织而不“解毒”,那文本就不是诗了,赵卡喜欢用的“解毒元素”是性。“有点湿,“不许看,不许看啊┈┈/她又说了,下面的不许看/用手捂住的地方只能猜/就一次/下面的地方太晦涩了/肤浅一次就让我们误入歧途”在《大盛魁词典》中,这样的性比比皆是,而在《大召》这样应该严肃的诗中,一开始就老不正经地臆想了性:早起的喇嘛想起单雕一室的爱情,他感觉有点沮丧,撩袍一想,为夜夜失守的手淫和信仰道歉。/“无耻啊无耻!”他想了又想。 

Matrix的好奇。作为一个在诗歌边缘和地域边缘的写作者,赵卡一直对Matrix好奇并心存好感,并一直在写作中向Matrix致敬。诸如这样的句子:“马奶酒不一定酿自马奶——/拙劣的技法来源于对失败生活的粗陋摹仿。”(《蒙古的国家地理》)再如:“他的视线滑入虚无,轻蔑的一瞥/除了美女,目空一切是这个男人的美德。/哦,尽量不要告诉他世界的底牌/否则他会冒险,这个酒杯里坐着的暴君。”(《小礼物》)这便是夹在粗野的赵卡诗歌中的典型的Matrix的写法。

70后的同代人们唯恐写得不像诗时,赵卡坚持他的泛文类的写作,这种老派地先锋的努力,让他在诗歌文体上独树一帜,也让整个70后保持了在文体实验上不至于全军覆没。虽然赵卡在文本上的艺术成就不宜过高估计——所有后现代文本在艺术成就上都不宜高估,但它的姿态,让艾丽丝想起了“龙虾四对舞”。

“两行!”仿龟叫道,“海豹、乌龟、鲑鱼和其他鱼都排好队,然后,把所有的水母都清理干净……”(赵卡清理掉传统诗歌观念)

“这事一般得花不少时间呢。”半鹰半狮兽插嘴说。

“……然后向前迈两步……”

“每人都有一只龙虾舞伴!”

半鹰半狮兽喊道。

“当然啦,”仿龟说,“向前迈两步,跟舞伴接触……”

“交换龙虾,然后向后退两步。”半鹰半狮兽抢着说。

“然后,”仿龟接着说,“你把龙虾……”

“抛出去!”半鹰半狮兽跳起来喊道。

“……使劲向大海里扔……”

“然后就游水出去追赶它们!”半鹰半狮兽尖叫道。

“在海水中再翻一个筋头!”仿龟大步蹦跳着说。

“然后再换龙虾舞伴!”半鹰半狮兽惊叫起来。

“再回到岸上,这就是第一套动作。”仿龟说完,突然降低了声调。这两个像疯子似的野兽都静静地坐下来,望着艾丽丝。

“海豹、乌龟、鲑鱼和其他鱼”是赵卡诗中的其它文体,“龙虾”是“诗”,它们共同跳起了龙虾四对舞。

艾丽丝本打算在此文中海扁赵卡,结果出乎意料地变成了表扬,真是“世事另有深意”,这让人想起艾丽丝的特点之一:嘴里说的与心里想的有所断裂。

仿龟说:“也许从来没有人给你介绍过龙虾……”

艾丽丝刚脱口说:“我尝过一回……”可是她连忙把后面的话吞了下去,改口说:“从来没有。”

艾丽丝很喜欢鳕鱼的歌:“我真的喜欢鳕鱼的这首歌!”

“至于鳕鱼嘛,”仿龟说,“它们……你一定见过它们的,对吧?”

“是的,”艾丽丝说,“我常常在饭桌上……”她又连忙停下来。

    有人就是那个艾丽丝,你懂的!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