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像闯进了花园里的公牛  

2010-01-05 13:15: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像闯进了花园里的公牛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楼

 

 

“对于浑然天成、真实而美丽壮观的事物我们近乎冷漠,视而不见。身边方圆十几英里内,就有世界上最美的风光。我们居住在这里,实在应该知道我们的这个天大福气,但实际上大多数人对此毫不知情,从无感觉,当然也不热心广而告之……可是自己家乡就有如此这般的美景,甚至更美——如果我们稍稍有些见识,多一些欣赏品位,就能认识到原来这里也是如画如诗,美不胜收。”

梭罗在他的《野果》一书的《结语》中如是写道。于他的感叹,我深有同感,在我的故乡,风景如画如诗,但极少有农民们会欣赏到这种美景,农民们看树,不是看它的美丽,是看它值多少钱,可以派上什么用场,看水,琢磨如果用来灌溉会省多少力,看山,只恨那山上没有大道上他们轻松地上山下山。自然界的万物变化,他们也就感受不到。他们是离风景最近的人,但却从小的教育与天性中,就没有过“审美”二字。而就算是懂得审美的人,又有几人走遍了自己的家乡呢?于我们的家乡土地上的动物植物而言,于四季而言,我们实则是陌生人、异乡人。

只有梭罗,他是家乡的主人、大地的一分子,是一株植物,是一只动物,与家乡的土地从不曾陌生过。《野果》一书,他于1850年开始观察、收集资料,做笔记,1859年开始动笔,但没写完就于1862年去世。而要到一百五十年后,方有机会出版,在那一个半世纪里,越来越浮躁的人类没有福气读到这本伟大的作品,也不配读到这本伟大的作品。如今,这类关于自然的作品也仍然难以出版,人类流行谈环保,但人类仍然于真正的环保之作有眼无珠。

作为一个自然文学作家,梭罗的两本著作让我非常赞叹,一本是《种子的传播》(国内译成《种籽的信仰》),一本就是《野果》。前者谈的是种籽如何传播,后者谈的是种种季节中的野果。这两本书已经超出了文学的范畴,将文学与自然科学融为一体。它们不象自然科学那样冷冰冰,而是充满了作者的生活经验与个人气息,但又不像文学那样虚浮,而是每一行都源于真实观察,毫无虚构。

《野果》写的是那十来年中梭罗在家乡、在大地上观察到的野果的挂果、成熟、坠落、收获。每一种野果,他观察上许多年,许多次,有时一些物种离家十几英里,他也要在一个月中往返许多次,去看它的挂果情况。这种写作方式不是坐在书斋里就可以进行的,它是以大地为桌子,以身体为笔的写作,也就不可能在短期内完成这样一本著作,因为它是时间的结晶,是爱与自然缓慢地结出的一枚“野果”。

受到梭罗的启发,几年前我开始写作一本类似的片断著作《物候》,每年找时间在家乡的大地上行走,倾听,观察,记录下植物的生长、变化,动物们的出动、消失,天气的变化、土地的苏醒与沉睡……我在各种天气里在村子周围行走,田野里、荒坡上、森林中、河畔、山顶……我记录下一条条简短的发现,但我不曾采折一根枝条、或带回一技鲜花,让大自然自生自息,我走过,听见,看见,记下,就可以了,我对大自然毫无贪心,就像我在物质上毫无贪心一样。但我熟悉了故乡的每一片树林、每一片田野、每一座山坡。我可以一个人一整天在大自然里行走,而毫不孤独,在别人眼里荒凉的冬天,在我眼中却是生机勃勃,大自然在每一时每一刻都是新鲜的、美丽的,它不曾死亡或沉睡。我不知道会写上多少年,但我肯定要写出这一本十二个月物候的著作,算是对梭罗的致敬,是对大地的尊敬和对故乡的理解。

梭罗虽然写的是非虚构作品,但文笔非常优美,其实所有自然文学作家的文笔都非常优美,不在那些散文大师之下。诸如《野苹果》中的这一节:“十月五日到二十日,看到苹果树下放好了大桶。见一人好像正在精心挑选放进桶里,我就上前攀谈。他拿起一只有些污点的苹果,左看右看,还是没放进桶里。如果要我说,我会告诉他无论他碰到什么样的,都有污点了。因为他擦去了果皮上的那层粉霜,这一来也擦去了最优秀最美好的那部分。夕阳西下,凉意袭人,那农夫不得不加快手脚。最后,见到的只是几张梯子,无语地斜倚在树下”。再如随便翻开一页,这样的片断:“八月十五日。柳叶菜长出了绒毛。一八五五年八月二十三日,好多菜籽露出来了,簇拥在一起像一根根小棒,白色的,还有粉色的。”这就是完整的《柳叶菜》一文。

提到梭罗,许多人知道《瓦尔登湖》,此书提倡的是一种生活方式,而我个人更喜欢《野果》与《种子的信仰》,尤其是《野果》,它是真正深入自然、理解自然,成为自然的一部分的人才能真正读懂的,读懂那种自然精神与那观察背后的辛苦与快乐。

梭罗在《结语》中写道:“我们像闯进了花园里的公牛,暴殄天物。大自然准备了这些真真实实的好果实,不是任何粗鄙之辈都能拿走的,只有心怀感动、感激,还兼用心、细心的人才配采摘。”

    诚哉斯言。

 

 

2010/01/05,雨雾,甲乙

书名:《野果》,[]亨利·大卫·梭罗/著,石定乐/译,新星出版社20098月第1版,20098月第1次印刷,25.00

  评论这张
 
阅读(196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