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对本雅明的厌恶是对自己的厌恶  

2010-01-13 09:46: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本雅明的厌恶是对自己的厌恶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楼

 

 

我真不知道自己为何买下这样一本无意义的书,对一个不研究本雅明的人而言,这本书没多大价值,它没有独立阅读的意义,只宜于配合本雅明传记来阅读。但我没有本雅明传,读完此书,对本雅明的一生还是挺模糊的。

本雅明对后来的学者们形成一个谜,让大家去研究他,于外国人而言有如红楼梦对中国人,或者徐志摩对中国人,大家拼命去发现与研究那些“微言大义”。本雅明的名言时见于中国学者们或学徒们的文章中。但我本人不喜欢本雅明,因为它没有自己一个完整的体系,留下的都是残篇断简,尤其不喜欢他那夹杂着犹太神学与马克思主义的思想,但最不喜欢的,是他的生平。

我不喜欢本雅明的生平,也许这是一种对自己生活的厌恶。在我看来一个学者或文人,应该是安静地、内心宁静地、平安地呆在自己书斋中,生活不应该太丰富、太波折。而本雅明则不是个安分守己的人,他太喜欢折腾,爱情太过于波折,生活太过于窘迫、情感太达于激烈,这在很大程度上很像我。我对他的不喜欢,本质上是对自己过去生活的不满意。

关于此书,我没有多少话要说,摘几段书中的片断于下:

 

他有一次给我写信道:“其他人到底有没有安静的时候?我很想知道此事。”(因为他自己本身不安静)

 

“拥有真理足以有资格获得生活的权利。”本雅明说道。(所有政治上的与精神上的独裁者都会这样想)

 

本雅明在谈到这些时已经讲到司法和公正的区别了,说司法是一种只能在神话世界里建立的秩序。(我想美国人一定反对这种观点,二战后的欧洲也不会赞同)

 

大约一个礼拜之后本雅明和多拉去了瑞士,他们跟赫伯特·布卢门塔尔和卡拉·塞利格森在苏黎世相聚,而在99日和10日发生了最后的决裂。原因既在于多拉和卡拉之间的紧张关系,首先也在于本雅明对布卢门塔尔在精神领域提出的绝对领导权,要布卢门塔尔将来服从它。布卢门塔尔拒绝了,青年一代的一段多年交谊就此结束了。这里显露出的本雅明身丰的暴君特征,据他的青年运动年代的一些熟人讲,在那些年里爆发的不在少数……(天才身上总是有暴君特征,它可以用于文艺,用于生活与政治就是悲具了)

 

在本雅明跟日常生活的关系中却存在一种极其反道德的因素。(反道德者最后会被道德狠狠地抽上致命的一耳光)

 

本雅明对资产阶级世界的立场是一种激怒我的肆无忌惮,具有虚无主义的特点。他只承认他在周围建立起的生活范围和宗教世界里存在道德标准。(自我的虚无主义者)

 

他顽强地捍卫那个奇怪的论点,在别人面前也一样:没有不幸的爱情,这个观点遭到了他自己的生平的坚决驳斥。(爱情的本质是悲剧,所有爱情都是不幸的,我们看到的幸运的爱情,只是爱情的上半场)

 

大家都强调,本雅明作为男人对她们没有影响力,她们主要是被他的精神和他的谈话感动,甚至心醉神迷。他的一位关系很密切的女熟人告诉我,对于她和她的女友们来说,他作为男人从没有存在过,她们根本没有想过在他身上还有这一面。“瓦尔特可以说是没有身体的。”(他更像一个精神的人而不是一个肉体的人,许多天才都这样,比如海子)

 

它的玄学思维方式和他试图将它转化为马克思主义的思维方式之间的冲突从1929年起才主宰他的精神生活。(法兰克福学派对他的资助毁掉了他,汉娜·阿伦特也这样认为)

 

(本雅明的信)

将历史表现为一场诉讼,人类同时也作为沉默的大自然的代言人起诉创世和预告的弥赛亚的爽约,但法庭决定为未来讯问证人。出场的有诗人,他感觉;有画家,他观看;有音乐家,他聆听;有哲学家,他知道。他们的证词互不一致,尽管大家都为弥赛亚的到来作证。法庭不敢承认自己没有主见。因此没完没了地进行新的起诉,就像新的证人很少一样,进行了拷打和迫害。陪审席上坐满了活人,他们怀着同样的不信仰听起诉人世间证人讲话。陪审员的位置遗传给他们的儿子,他们的心中终于出现了恐惧,担心他们会被从他们的席位上赶走。最后所有的陪审员都逃走了,只留下起诉人和证人。(这一段证明他是一个很好的文学天才,而不是一个很好的评论家,评论家需要洞察力大于想象力,而不是在文本之间作比喻)

 

很明显瓦尔特经常料到他可能会自尽,为自杀做好了准备。他坚信新的一场世界大战将是一场毒气战,它将招致所有文明的终结。这样,在越过西班牙边境之后终于发生的事情并非意外的冲动行为,而是他心里早就准备好了的。(一个看透世界的人应该是乐观者,而玄想者容易成为悲观者,因为悲剧会增加玄想的分量,给它抹上它需要的神秘感)

 

(古德兰夫人的19401011日信)

    ……早晨七点李普曼夫人叫我们下去,因为本雅明叫我过去。他告诉我,他晚上十点服用了在量吗啡,要我设法将过件事说成疾病,交给我一封写给我和阿多诺的信……然后他就昏过去了。我叫来一位医生,他诊断为脑溢血……(死于对人类的绝望的,还有史蒂芬·茨威格夫妇)

 

 

2010/01/13,阴,甲乙

书名:《本雅明——一个友谊的故事》,[]G·肖勒姆/著,朱刘华/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098月第1版,20098月第1次印刷,29.00

  评论这张
 
阅读(140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