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唱给森林的挽歌  

2009-09-04 11:34: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唱给森林的挽歌

 

 

 

 

 

梭罗曾三次进入美国缅因州的大森林中探险,一次在1846年8月,划船,然后去登卡塔丁山;一次是在1853年9月,划船在车桑库克糊区探险;一次是在1857年7月,划船在阿莱加什湖与东支流探险。

其时美国人已经在缅因森林中大肆开发了。最珍贵的白松无论长在何等危险僻偏的地方,都会被森林勘探者寻找到,然后被伐木工人们砍伐殆尽。其次,许多动物被猎杀,尤其是熊与驼鹿。驼鹿是印第安人和白人猎人的最爱,比牛还大的驼鹿被射杀,皮被剥走,再取走一点点肉,剩下的就任由它们腐烂,许多猎人一天会杀掉十多头驼鹿,所以驼鹿越来越少,很难见到影子了。人们在各条大河上修筑了水坝,水坝的破坏性最强,水位升高将许多物种消灭、让许多森林腐烂。

梭罗是大自然的赤子,对大自然对森林充满了无限的热爱,他在三次探险中都发现了这三种人类对大自然的破坏方式,内心充满了愤怒与哀伤。但是,这却是它所无力改变的,甚至无力改变同行的印第安象导猎杀驼鹿。这种哀伤与对森林、湖泊、河流的热爱交织在一起,《缅因森林》一书便成了写给缅因大森林的挽歌。

“松树并不是木柴,这与人是一样的:做成木板和建成房子并非它真正的、高级的用途,就像人的真正用途也不是被杀死来做成肥料。有一种更高级的规则对我们与松树的关系,乃至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产生着影响。一果被砍倒的松树就不是一棵松树了,就像一具尸体不再是一个人一样……所有的生物都是活的比死的好,无论是人、驼鹿,还是松树,都是这样。一个人如果能正确地理解这一点,就不会去摧毁生命而去保护生命了。”

“所有的河流与湖泊的突然上升给荒野带来了灾难,它感到有上万只害虫正在噬咬它那庞大的森林的根基,许多害虫联合起来撼摇着幸免于难者的根,将其拔起并推入最近的河里,直到最好的树木全部颓然倾倒,他们便又将势力范围拓展至新的荒野——一切再次归于死寂。”

好在梭罗游历不久之后,随着联邦公园的发展,各州当局开始关心他们的林区和野生动物的保护问题。早在1867年,密歇根州和威斯康辛州就建立了真相调查委员会来探索林区保护的问题。很快缅因州和其他东部各州纷纷效仿。20年内,几个州已经建立了森林委员会。1864年至1900年间,第一批州级公园建立了,同时许多州级森林保护区和历史公园也建立起来了。缅因州的森林也因此得到了一些保护。

中国目前的现象比美国当年更严重,中国东部南部北部不说用,森林早就砍光了,没有原始森林可言,了不起能看见一点点“树林”,而东北的森林则成了林场。只有在中国西南,还有一些原始森林,其实已经不是真严意义上的原始森林,而是次生林,也就是曾被砍过后新生长出来的森林。在植被最好的中国西南部,野生动物几乎都被偷猎得一干二净了,大型野生动物是没有的,最大型的只剩下繁殖能力超强的野猎,普通的则是野鸟,但野鸟也很少了。最可怕的是,大型能源集团在西南一直跑马圈水,筑起一座又一座大坝,每条略大一点的河上,都筑起一道又一道的大坝以发电,在西南基本找不到没有大坝拦腰切断的河流。大坝的危害全世界有目共睹,西方在拆大坝,但中国却大规模地筑大坝,其反差让人无语。在森林保护方面,西南地区也做得很差(更不要说别的地区),就算是列为森林公园,也仍然有利益集团肆无忌惮地进去其中去伐木、开矿、发展旅游业。因为中国所有的大型利益集团都有政府背景,环保部门或者与它们私通,或者不敢监管,中国的环境保护的相关法律只是个摆设而已。

我一向希望中国能出现完整的关于自然护法律,更希望这些法律得到尊重与执行,但显然在我们这一代所能看到的视野里,也许是不可能的。我甚至有过这种想法:每一个公务员必须在生态学、民族学上受过培训、考核过关方能上岗。在不知道生态学民族学为何物的庞大的官僚机构和公务员们的胡作非为、破坏之下,中国的自然环境已被破坏得非常彻底,就像中国的少数民族文化早就被践踏、覆盖一尽。目前的中国,大自然就是巨大的垃圾堆、文化上则只剩下大一统的汉文化——这就是我们的自然生态与文化生态的现实。

梭罗虽然目击了美国大自然的破坏,但幸运的是,他可以不必像我们今天一样面对“地大物博”的中国大自然,无语可说。

 

 

 

 

2009/09/04,晴

书名:《缅因森林》,[美]享利·大卫·梭罗/著,戴亚杰/译,北方文艺出版社2009年5月第1版,26.80元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