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一种名叫海边的卡夫卡的鸡尾酒  

2009-08-19 09:35: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种名叫海边的卡夫卡的鸡尾酒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楼

 

 

 

 

 

 

 

                                         一种名叫海边的卡夫卡的鸡尾酒

 

 

 

 

 

 

如果你是村上春树的铁杆粉丝,可以不用读这篇读书笔记,因为对偶像的分析以及表扬的不到位会让你大动肝火,有损你的健康,让你看起来像一只上了发条的铁皮青蛙。

在日本作家村上春树久副盛名的《海边的卡夫卡》一书中,我看见了许多种文体。

整本小说的定位大概是一本成长小说,讲一个十五岁的少年“田村卡夫卡”的流浪历程与心路历程,他在十五岁这年离家出走,遭遇了一些人一些人,经历了死亡、友情、性、莫名其妙的伤害,最终变得真正地强大起来。成长小说很多,如果这只是一本成长小说,它甚至还比不上余华的《在细雨中呼喊》。但是,村上春树不满足于写一本单纯的小说,他塞进了魔幻小说的成份,孩子们在山顶上采蘑菇的线索是魔幻的,中田与猫的那条线索也是魔幻的,是一种不到位的魔幻。现实主义加魔幻现实主义也就罢了,偏偏他要加入奇幻的元素,“入口”、“入口石”的设置,让人无法不想起哈利·波特,不,甚至是更早一些的黄易们的那种奇幻武侠,网络已将奇幻小说彻底毁掉了,但却在村上的小说中还魂。日本是一个盛产恐怖文艺的国家,村上当然不会忘记这一点,于是安排了一场星野君与从中田口中冒出的白色怪物的大战,让人想起恐怖电影,想起哥拉斯……

现实主义、魔幻现实主义、奇幻、恐怖,一锅煮进了《海边的卡夫卡》,熬成了酒糟。

在结构上,这本小说的结构并不优美,三条线:孩子们迷昏、中田与猫、田村卡夫卡,这三条线居然没有到最后挽到一起,既不是“三江并流”,也不是“三合一”,昏迷那条线在一半就断掉了,中田与田村卡夫卡并没碰到一起。更为让人失望的事,居然安排了田村卡夫卡打电子游戏般地跑到了“入口”,这一段纯属多余,狗尾续貂,减弱了小说的严肃性。或许可以比喻说,村上春树调酒的方法不够好。再罗索一句:村上春树的行文行罗索,不简洁。

在人物上形像塑造上,小说中基本没有正常人,田村卡夫卡是个叛逆少年,“弑父奸母淫姐”,日本是全球乱伦现象最严重的国家,这种性混乱表现在了小说中。樱桃是个随便就帮人手淫的少女。佐伯是个在少女时期就丧失了成长性,后来与少年乱伦的老女人。中田是个神通的呆子。唯一在人事方面正常的大岛,在身体结构上则是个阴阳人。小说中的形像,可谓“怪物集中营”。

村上春树还在小说中塞入了许多谈资,事实上,正是他设置的这些谈资吸引了小资阶层的读者,读村上春树成为衡量是否小资的一个指标。这些谈资包括:对话间故弄玄虚的意识、神通、佛法、人生感悟、流行音乐、西洋古典音乐、时装、奢侈品……这些东西让小资阶层的读者会“昏迷”过去,只是遗憾的事,林少华先生在翻译时,因为其对奢侈品知识不够专业,所以将Rolex 译成了罗莱克斯,正确的通行译法是“劳力士”;将Mont Blanc译作了勃伦·布兰,正确的通行译法是“万宝龙”,如此一来,可怜村上迷们要搜寻这两样奢侈品,可遭人白眼无数了。

就这样,村上春树以病态的人物为杯子,将白色的现实主义、蓝色的魔幻现实主义、萤光的奇幻、黑色的恐怖调成了一杯鸡尾酒,缀上人生感悟、流行事物、奢侈品的果粒与花朵,送到小资读者们的面前,让他们欣喜若狂。

我们其实应该分析为何小资阶层一直迷恋村上春树,小资阶层是一个缺乏深入地理解与接某文学艺术的阶层,学界早有定论,这个包括这个阶层在内的中产阶级是败坏了文学艺术品味的一个阶级(弱弱地声明一下:这不是我的定论,如果你是读到此处的村上迷,请放过在下),不能深入地研究与接受高雅文学艺术、但在生活中又不能缺少这些东西,于是,便在流行读物上去寻找这些东西的泡沫。村上春树以一个好看的故事串连起这些在工作与社交中不可缺少的谈资,再加上种种流行的小说形式,吸引了大批的小资读者。我要说明的是,如果单从文学性的角度来看,《海边的卡夫卡》是一部失败的小说,但因为它的花样与信息量,它转而成为一部流行读本。2009年,村上春树获得“耶路撒冷文学奖”。 在获奖后的演讲中,他说自己“在一堵坚硬的高墙和一只撞向它的蛋之间,我会永远站在蛋这一边。”但这只是他道德感良好的一种自我形象膨胀罢了,事实上它的作品永远是站在多数的这一面——还有比小资更多数的群体吗?

一个文学鸡尾酒的调酒者,一群不胜酒力而只能喝一点酒尾酒的顾客,这就是村上春树与他的读者们。

 

 

2006/08/19

 

书名:海边的卡夫卡,(村上春树/著,林少华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077月第1版,20082月第3次印刷,27.00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