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像芭蕉一样风流  

2009-07-07 22:48: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像芭蕉一样风流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楼

 

 

 

 

          像芭蕉一样风流

 

 

 

少有爱惜着读一本书的时候,每次都恨不得一口气读完一本书,但《松尾芭蕉散文》一书却让我不由放慢阅读速度,只肯在暮晚时坐在檐下,慢慢地读上几十页,用了差不多一周,方依依不舍读完此书。就象小孩舍不得一口气吃完可口的零食,时不时拿出来看一下,尝一口。

五月在贵阳,哑默大师指着拉波特的《画布上的泪滴》一书告诉我:“这本书我读了十年,没读完,不是读不下去,而是感觉很好时拿起来翻几页,感觉太好了,舍不得读完。”当时不理解他的感觉,等到自己终于也碰到一本好书时,自己也自然地舍不得读完了。

 

1

 

“四月中旬之天空,尚残朦胧之色。短夜月雅,山野嫩叶簇簇。天欲曙而杜鹃啼。黎明自海上来。上野一带麦浪渐红,渔人宅畔芥子花开,若隐若现。”这样的文字,如何肯囫囵吞枣?

松尾芭蕉是俳句大师,其散文不多,几乎都为游记、题辞。游记有《野曝纪行》、《鹿岛纪行》、《笈之小文》、《更科纪行》、《奥州小道》、《嵯峨日记》。松尾的文章若与中国古代大师们相比,文字粗简,不算优秀之文,远远不能与苏轼柳宗元等唐宋八大家相提并论。但是我喜欢松尾,并不因为他的文采,反而因为他不着迹于文采,只用最简洁的文字记述自己的想法、生活。中国散文容易变成卖弄文采,词章之华盖过真情实感,“文胜质则野。”这是中国古代散文的主要问题。中国现代散文,则容易变成记事公文,“质胜文则史。”但在松尾这里,则做到了“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窃以为,散文的魅力不在于文采,不在于叙事,在于它透出的人生智慧。诗歌是对世界的咏唱,小说是虚构一个世界,而散文,则理解世界。要真实地喜欢上散文,要上了年轻,经历过世事沧桑之后,才明白散文妙在何处,美在何处,年轻时喜欢的散文只是文采取胜的那种,等你渐渐老去时,你会发现那种真情实感的,透出人生智慧的散文更是上品。

 

2

 

再说到风格,古代散文是有风格的,今天的散文是风格模糊的,我想这与出发点不同,今天的散文写出来是要发表的,发表就要有市场,要符合编辑口味,要有“卖点”,是按照商业机制来运作。个性被压在共性之下,散文本质要屈服于商业色彩。

古代散文则不是这样,它没有稿费可言,没有读者可取悦,所以可以按自己的想法去写,去营造自己的风格。风格是“手工业时代”的事物,在“商业时代”风格是不被允许的,只能存在“伪风格”。相比之前,古典作家们的散文都有强烈的个人风格,而今天的散文作家们,面目是模糊的,抹掉名字,分不清是谁的作品。

在一个欲望增加的年代,很少看见那种简约、枯淡、空灵的风格,因为这类风格已经不抢眼,引不起速读时代的兴趣,所在我们的散文作家们越写越长,越写越浓,才会有余秋雨那样的长散文、大散文,因为它有卖点。试想出一本全是空灵智慧的短文章的书,会畅销吗?不会!《松尾芭蕉散文》就只印了6000册。这当然不是出版社的问题,而是这个时代不允许那些农业时代的东西继续存在并畅销。

但我喜欢松尾的风格。《〈种植茑萝〉辞》一文中如是写:“杉木氏正英游好士利休之茶道,乐居于植竹之庵。此庵不大,只可坐三四人。其庭古朴而巨石纵横。周围草木茂密。竹丛中可见茑萝缠绕。”简洁而有味。“其间,芭蕉逐渐将俳谐改成一门崭新的艺术,创立了具有娴雅、枯淡、纤细、空灵风格的蕉风俳谐……他倡导所谓‘不易流行’之说,主张作风脱离观念、情调探究事物的本质,以咏叹人生为己任。”译者前言所言甚是。

所以我会喜欢这样的文字,因为它是独有的,是“不易流行”的,超出了当代的复制,超出我们对散文的商业观念。

 

3

 

这些日子总在暮晚坐于檐下读这本书,或者暮晴,或者暮雨,每日读上数十页,心静、身轻,雨中或雨后群山作背景,正是读此书的绝妙环境。

因为喜欢,所以摘以下片断:

 

“访问某家,逢主人去庙中进香,留一老仆守庵。此时,院墙上梅花盛开。余曰:‘主人不在,但此梅花以主人之面迎我。’老仆对曰:‘不,这是邻家院墙,梅花也是邻家树木。’”(《垣穗梅》)潇洒如此!

“余每为一睹我草庵之初雪,即使外出居于别处,一旦阴天,便急忙归家,以待初雪。如今,终于到了腊月十八日,久久盼望之初雪终于降临。”(《〈初雪〉辞》)刻意得可爱,风流得可爱!

“尾张十藏,号越人。因生于越中之国也。以粟饭、紫薪而隐于市井中。二日作而二日游,三日作而三日游。性好酒,醉而气平。唱平家琵琶之曲。此人,我友也。”(《赠越人》)写人简洁传神如是!

 

另外,此书封面、装帧、插图,皆可打满分。

 

 

《松尾芭蕉散文》,[日]松尾芭蕉/著,陈德义/译,作家出版社2008年9月第1版,26.00元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