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09年7月6日所做的梦  

2009-07-07 10:19: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因斯坦的阿斯乐思想方

 

 

 

 

 

 

我在一所公寓中的沙发上醒来,公寓是我妻子莉莉的房子,它有好几个空间:客厅、厨房、睡房,以及一些我没有进入的房间。你大概不明白我的意思:我说它很大是因为它比我们现在住的公寓更大。沙发是从宜家买的,很宽大松软,莉莉叫它“醉生梦死”,她总是将它当作床。

我打电话给莉莉让她早点回家,我醒来时正是晚上,她还在公司加班,电话那端她吱吱唔唔不肯立刻回来,女人总是磨磨蹭蹭。我感觉到害怕,站起来走进空旷的客厅,客厅幽暗,我试图打开灯,摁了墙上的开关,灯并没有亮起,我再摁厨房门口的开关,仍然没有灯亮起,在我淡淡的恐慌之时,一只黑猫从客厅中一跃而过,我知道这只猫叫煎饼果子:白天它叫煎饼,晚上它叫果子,只有黄昏时分它才叫煎饼果子。黑猫闪过,靠近公寓走道那一端,门居然是打开着的,吵吵嚷嚷,几个是管子工在修理管子。

莉莉曾经有过一个关于管子的梦魇,或者说那个梦魇与白天管子工上门修管子有关系,在梦魇里她给我打电话,她真的打通了我的电话,于是从那个恶梦里醒了过来。那时我们正谈恋爱,不住在一起。我们住在一起之后,我买过一系列的书,《屎的历史》、《毛发的历史》、《东亚的厕所》、《马桶的历史——管子工如何拯救文明》。

好几个管子工在修管子,有一位走过来打开客厅中的水龙头,客厅里沿墙排列着好几个亮闪闪的水龙头,但没有一个水龙头能拧出水,水龙头总是不肯出水,我在上海机场、合肥骆岗机场、贵阳机场等飞机场的洗手间中,总碰到水龙头不出水的情况,自动感应器是坏的。在我的印象中,只有麦当劳与KFC的水龙头才肯毫无悬念地喷水。那个管道工往另一个方向走,路过一排房间,我跟在他身后。

是的,他让我接触到了阿斯乐思想方。

其间他变换过身份:向导、电脑学校的教师。“如果你有本事,你就把这个搞好。”他指着一间房间里开着的电脑对我说。“我没本事,因为我只是个学生。”我明确地回答他,并不理会他语气中的揶揄。在他消失之后,我碰到了阿斯乐思想方。

    我继续打电话给莉莉让她快点回家,我害怕这个幽暗的公寓,它没有水、没有电,更不知道有多少房间,像我们置身的这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你不能独自一个人生活,就像在公寓里不能没有莉莉。

阿斯乐思想方是什么呢?阿斯乐思想方是我等待莉莉回来的救命稻草。

将一个松花蛋八等分,在八分之一个松花蛋中间穿上一根牙签,是阿斯乐思想方。“阿斯乐思想方。”我大声地喊,想制造一个浮出公寓的语言大气泡。阿斯乐思想方是满黑板的数学公式,但出现的不是数字,是阿斯乐的某物次方,比如瓶盖次方或者手指次方,许多阿斯乐思想方在相加,是的,我明确看见黑板上的加号,只有这些加号与数学公式相关。爱因斯坦正在演算。“无论多少个阿斯乐思想方相加,结果都等于好肉加坏肉。”有个年轻而慈祥的声音在提醒爱因斯坦,爱因斯坦停下演算的粉笔,侧着头望那个声音,我看见他头上的白发。“阿斯乐多次思想方会将人绕进去的。”那个和霭的声音说,“你不能这样将别人绕进去。”

    接着阿斯乐思想方是一种饮料,手指粗细的玻璃瓶装着的运动型饮料,像以前的“太阳神”,这种饮料的右上角是乘方符号。“阿斯乐思想几次方。”我自忖。

阿斯乐思想方又是蓝色天使队列,他们是淡蓝色的,作环型跑动永不停歇下来,是的,他们正是天使拔河队,边跑边与学校的拔河队拔河,与运动队的拔河队员们拔河,但他们总是赢,轻轻松松地边跑动边拔河,所有的竞赛都未能改变他们环型跑动的速度。“谁能与阿斯乐在一起?”天使们问,拔河队的回答我忘记了,但肯定类似于商品广告的口号。

    “阿斯乐思想方!”我大声地叫,继续给莉莉打电话,让她大声地说这句话,这句话可以驱散公寓中的恐惧,可以将我从这个其实并不恐怖的世界中解救出来……如你所猜,后来莉莉出现了,她含含糊糊地嚷“阿斯乐思想方”,并起身走向那个煎饼果子出现又消失的客厅。

值得庆幸的是,阿斯乐思想方让我醒过来了,如我所愿地醒过来,躺在硬床上,屋外漆黑,下着细雨。对阿斯乐思想方的执著让我第二次醒来,终于离开那个有着阿斯乐思想方的世界,就象踩着气泡离开了深水。在爱因斯坦的晚年,他信奉了宗教,这有所预兆:在我的梦中他停止了阿斯乐思想方相加的演算。也许正因为爱因斯坦停止演算,所以世界没有绕进更可怕的数学或理性中去,也让他信奉了宗教。

但更重要的是,那个中止阿斯乐世界的年轻而慈祥的声音,是谁在说话呢?造物主的心思有谁知道?就像我不知道我对你说这些话的世界,是不是也有着它的阿斯乐思想方。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