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上帝信什么教——91文学网访谈记录  

2008-06-05 10:29: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前接受“91文学网”的在线网络采访,网站发来的文本如下(括号内匀为采访者的话)——


91编辑momo:这一期做客91文学网的嘉宾是一个无神论者、反宗教主义者、享乐主义者、虚无主义者,诗人、诗评家、专栏作家、时尚作家……
不过,我总觉得只要两个字,就足以让他行遍天下——诗人。他是一个当之无愧的诗人!热烈欢迎我所认识的当代文坛最优秀的诗人(没有之一)——梦亦非先生!

 

91编辑momo:你好,老梦!非常感谢你在万忙之中,接受91文学网的采访!先和我们91文学网的读者来个华丽亮相吧!(小编等了半天,老梦还是不出场,难道在耍大牌?~)

梦亦非:好了,刚才Q崩溃了。

 

91编辑momo:嗯。人红……

梦亦非:开始吧。(好像领导都是如此说话的~)

 

 91编辑momo:老弗(好象我和弗洛伊德很熟的样子~)说,“梦是愿望的达成”。那么请问老梦,你最经常做的是什么梦?
梦亦非:困境——我每天晚上的梦总是迷宫,或者城市街区,或者山路,或者一间又一间的房屋……总是在寻找出路。我想这是否暗示着一种内心的紧张或迷茫?但我不肯定。我猜想博尔赫斯是否也总是做迷宫类型的梦?

 

91编辑momo:你的每一个梦是重复的还是崭新的?是新楼还是废墟?
梦亦非:不重复,不过有时会接上前一段时间所做之梦,梦里世界没有废墟。

 

91编辑momo:梦里世界没有废墟,但是文学却创造了梦想的世界。“你的文学世界中,《苍凉归途》是民族史诗、《时间简史》是哲学大诗、《素颜歌》是抒情组诗,”在你二十年的诗歌生涯中,至今只留下这三首诗,但你却没有遗憾。那么如果上帝只允许你留下一组诗,你愿意是哪一组?
梦亦非:《时间简史》,因为它挑战人类知识与理解力、想象力的极限。

 

91编辑momo:《素颜歌》当中不断出现的完美的形象“小天使”,在现实生活当中是否有原型呢?
梦亦非:曾有原型,两个,或者四个?(看来老梦的魅力不是吹的~)最重要的是一个小女孩(算是小孩中的天才与名人了)……(喂,loli太不厚道了吧~)我的诗在每一阶段都会有一个女性形象。不过我不赞同从原型的角度来进入诗,因为它显然与真实的女性形象没有关系,原型只是灵感。
 
91编辑momo:郁达夫说,每个小说都是作家的自传。那么在你的诗歌或者小说中,是否也有你自己的影子?
梦亦非:假想的“自己的影子”

 

91编辑momo:你曾经有过一份安逸的工作,但后来却辞职办起了民刊《零点》。那可能是你一生中最困难,尤其是经济方面最拮据的时候,但是你走了过来。是什么信念让你无论如何都没有放弃诗歌?在你的生活中,诗歌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梦亦非:如果我说是使命,你信不信?如果我说十岁我就知道自己会成为一个诗人,就知道自己会走到什么样的高度,你信不信?我是个无神论者,但我认为这其中肯定有点什么有趣的东西出现了。诗歌,于我而言一直是心灵的工地,以及生命将在文字中不死的延续。

 

91编辑momo:我信。看来你是一个命运论者。那你预言自己会走到什么样的高度?越走到高处,同行的人必然越少,这就是许多天才自杀的原因?你时常感觉到孤独吗?
梦亦非:孤独不是走到某种高度才出现的,它是我们先天被决定的处境,心灵与心灵之间有如两座茫茫水域的孤岛,所以孤独是必然的,不孤独才是偶然的。我感觉自己走到的高度?那听起来像个玩笑,所以,我还是不回答这个问题的好。

 

91编辑momo:听起来觉得可笑的梦想,才真正具备实现的价值。你出生在神秘的贵州山区,是布依族,但却是一个无神论者。在你一生中,有发生过神秘的,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事情吗?
梦亦非:现实世界够麻烦,如果加入另一个神秘世界,会更麻烦,所以,我用哲学上“奥康的剃刀”将那个神秘世界给剃掉了。此外,我研究过宗教史,这也是让我成为无神论者的一个重要原因。

 

91编辑momo:但是在你的小说,尤其是前期小说,比如《碧城》与《魔书》中,却一直有着神秘的宗教色彩,包括你的诗歌中牵涉到的水族文化,这是否和你的无神论形成一种纠缠不清的悖论呢? 
梦亦非:那是需要……写作的需要,就如是这个世界的宗可能是某个“程序员”出于创造需要而编出的一个小小程序。作家,在写作的意义上真是那个“程序员”。上帝信什么教?这真是个悖论,但很有趣。

 

91编辑momo:“艺术到了一定深度,必然与宗教紧密相连”。你有何看法?
梦亦非:艺术可以具备宗教精神,但艺术如果与宗教相联,就成了工具,我一向反对艺术作为工具而存在。

 

91编辑momo:作家到底是一个程序言还是一个编码?
梦亦非:作家是造物主的一个编码,但他们却在这个世界里进行编码,听起来是不是象博尔赫斯《环型废墟》?

 

91编辑momo:你在繁华的广州工作生活,你觉得贵州和广州,或者说山乡与城市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梦亦非:贵州给我大自然的自由,广州给我生活方式的自由。

 

91编辑momo:在城市与自然之间灵活穿梭,这让我想到博尔赫斯《小径分叉的花园》。在生活这座大迷宫中,你有迷失过方向吗?
梦亦非:同时热爱两者,可以在两者间自由切换——这就是作为一个作家的自由的体现之一。

 

91编辑:完全的自由是不可能存在的。形体的自由受约于法律,但是在思想上,作家的精神却可以完全不受束缚。这是否就是你长期脱离单位体制,却游刃有余于文化圈的主要原因?
梦亦非:做小小圈子或体制外的伟大游离者……至少我的努力

 

91编辑momo:你觉得新诗与旧诗最大的区别在哪里?你喜欢古典诗歌吗?分别列举一个古代和现代你最喜欢的诗人。
梦亦非:新诗没有了标准——至少许多诗人不承认标准的存在,但旧诗是有严格标准的,新诗看起来象胡闹,旧诗才是真正的艺术,真的,我这样以为。古诗?我能背许多——没遇到背得比我更多的同代人。新诗诗人中海子不错吧,但不可从人而要从诗的意义上去解读他,杜甫是大师中的大诗,《秋兴八首》让人百读不厌。

 

91编辑momo:你的诗歌一直是干净,纯粹,利落,又回味无穷,引人思考.你是如何做到这点的?你一般在什么时候写诗?写诗前和写完诗的心态有何变化?
梦亦非:看起来很感性的诗歌,其实建立在理性的基础上,我得用漫长的时间去制定将要写下的一首长诗的效果,包括形式、情感、风格……在写作中反复修改。将变量压到最小。就象建筑师建构一个大楼,是的,就是这样。别相信灵感,那是三流诗人用来自欺与欺人的。

 

91编辑momo:你不仅是一个杰出的诗人,也是一个朝伟大进军的评论家。你现在每周看多少书?是自己购买还是书商赠送?看什么样的书?
梦亦非:没统计看书量,但一年来我写下的读书札记在十万字以上,人类学、宗教、哲学、社会学、生物学、时尚……都是理论性读本,基本不读文学(文学没有阅读挑战性)。出版商赠送的书我基本不读,都自己购买——买书是一种乐趣,如同一场场艳遇。

 

91编辑momo:你会去旧书店和书摊淘书吗?买书时讲价吗?如果看到一本自己喜欢的书,但是不凑巧没带钱,你会怎么做?
梦亦非:不会,我不读旧书,不读破书,只读新书,所以不存在讲价或不带钱。我有阅读洁癖。

 

91编辑momo:你的新书《孔子日记》为什么换了一个如此俗气的名字?朱富贵?这是表达一种强烈的反讽效果吗?你不担心换笔名会影响你的人气,还是说你根本就不在乎这些世俗的名利?
梦亦非:朱富贵很好啊,梦亦非大雅,朱富贵大俗——我喜欢别人见到或听到这个名字时的开怀大笑。

 

91编辑momo:不过我看到这个名字时是哭笑不得。
梦亦非:名气,名气算什么呢?“我的道路高于你们的道路。”我喜欢《圣经》上的这句话。钱是用来花的,名气是用来游戏的——都不重要。

 

91编辑momo:近期你的创作重心还是在杂文与评论上,而且你似乎对当代小说比较不屑,是什么原因让你丧失了对小说的热情?你还有写小说的计划吗?
梦亦非:下半年会重点写小说,将拖了五年的长篇写完算了。我对中国当代小说家不以为然,因为他们考虑的是发表与出版、市场,而不是文学本身,他们没有文学史上的野心。我将会推出一部完全不同于当代中国作家们那种“讲故事”型作品的全新小说……也许,小说才是我真正的野心所在。

 

91编辑momo:你有过很穷的时候吗?作为一个自由作家,你对目前的收入满意吗?你怎么看待起点等网站那些每天码字两三万,月收入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的职业作者?
梦亦非:我曾经很穷过,住在贫民窟里。对现在的收入,还行吧,可以自由开销,还可以买买奢侈品。每天码两三万字的作者不可能成为作家的,终其一生也许就是文字民工。其实对一个写作者来说,左手谋生性写作,右手心灵写作,至关重要。一个作者如果用于挣稿费用时间太多,会最后迷失了自己……呃,其实我每年的收入也在十万以上。(这话真让小编我好自卑啊~)

 

91编辑momo:作为一个男性作家,你是如何介入时尚这个相对女性的题材呢?在你的BLOG里谈到,曾经很长时间里,你只有两套换洗的衣服,但在一次旅游时,你也可以一次买下各种名牌的衣服?你觉得自己是个时尚的人吗?你对时尚的定义是什么?
梦亦非:现在买时尚用品成为我最大的开支,我喜欢时尚,一个作家不能太土气。我不算一个时尚人士,但是一个对时尚有思考与实践爱好的人。时尚是什么呢?时尚是你对生活的热爱态度吧。

 

91编辑momo:现代社会有许多追求时尚的人,甚至把时尚变成一种累赘,一种压力,一种负担。但是你的诗歌却是如此简朴,洗净铅华,你怎么解释这一点?
梦亦非:我的诗歌是建立在舒服的物质基础之上,一定要没有生活压力才能写出“洗净铅华”的诗。时尚与诗歌不矛盾,但如果让时尚追求影响写作就愚蠢了——但时尚能影响写作吗?

 

91编辑momo:时尚可以影响写作。我们从安妮宝贝前期的作品就可以感受到这点,但自从《莲花》之后,她似乎也开始素面朝天起来。
梦亦非:安妮宝贝?她与文学有关系吗?应该说她与文字有关系,但她的东西绝不是文学。

 

91编辑momo:你是一个很理性的文化工作者,但是在平常的生活中,就没有过感性的时刻吗?比如说这次的四川大地震,你就没有体会到那种大灾难之下,许多细微与平凡中折射的伟大而坚强的感动吗?你上一次哭是什么时候?为了什么事?(对此老梦避而不答,哎,帅男人都是爱面子的~)
梦亦非:不感动——知识分子在社会大变动大灾难中,要做的是检讨与批判。而不是盲目地感动或投入运动。知识分子投入社会运动,结果呢?法国大革命的灾难后果很“精彩”是吧?那就是知识分子瞎感动的结果。

 

91编辑momo:你认为知识分子与学者有什么区别?
梦亦非:学者研究某些问题,这些问题可能与现实社会无关。知识分子则一定要对社会发言,并且是批判性发言。
 
91编辑momo:作为一个作家,追求自由是他的天性.但是人毕竟是群居动物,你对家庭与成家有什么看法?在现实生活,遇见过让你心动的人吗?你是否会从自己的读者中,去寻求另外一半灵魂的伴侣?
梦亦非:家庭很好,我向往家庭生活。

 

91编辑:你是一个现实主义作家,但你的诗歌却是浪漫主义情怀,所以我一直觉得你是一个矛盾的人。
梦亦非:应该说是一个完整的人。

 

91编辑momo:在现实生活中,你有很多朋友吗?换个角度说,你的朋友中会不会有你很讨厌的人?
梦亦非:我不与我讨厌的人做朋友,我的朋友都是七十年代以前出生的,基本都是文化圈中的,基本都是名流——我是不是有点势利了?不过我一向认为“势利”是个很好的词,也是“随应天道”的局部,这听起来象狡辩,但我这样认为。

 

91编辑momo:也许你的女朋友会很像章子怡。
梦亦非:哈哈,章子怡是我最热爱的女性形象。

 

91编辑momo:如果真的有上帝,而且请你吃晚饭,你有什么问题想问他老人家?如果你拒绝这个神话假设,那么可以把上帝换成美国总统。
梦亦非:“如果真的有上帝,而且请你吃晚饭。”当两人坐在一起时,我可能会认为对方才是我创造的形象——事实上上帝的确是人类的创造物。如果非要问问题,我会问它:“一条理论上的蛇从自己尾巴不断吞起,结果会是什么?”这是我多年来一直没想通的问题,也是我想象力的极限。

 

91编辑momo:那你最热爱的男性形象是?
梦亦非:我喜欢的男性是:干净、无味、时尚、瘦高、优雅,从容?谁?梁朝伟?

91编辑momo:是否看过倪匡的小说?上帝可能是外星人?你相信UFO的存在吗?你喜欢的男性的特点我似乎都不具备。但是我们依然可以做朋友。所以你依然是一个悖论。


梦亦非:UFO?我想它应该是存在的。《飞碟探索》这杂志很有意思。

91编辑momo:在我很小的时候,我一直问自己,宇宙的最早是什么?这个问题一直到现在没有人,也不可能有人回答我。无论多么早,只要有昨天,就不是最早。
梦亦非:宇宙可能同时存在许多个……我愿意这样相信。

 

91编辑momo:你一般是随性去购买杂志还是每期订阅?现在的工作与生活有规律吗?
梦亦非:不订阅,会买一些读书类杂志与时尚类杂志。工作与生活都有规律,事实上我的日子过得象复印的一样——我最欣赏康德的生活。

 

91编辑momo:你看完杂志和书籍后,怎么处理这些看完的资料?可是文学强调的就是创新创意创造,你怎么可以过复印的生活?我无法理解。
梦亦非:看完杂志和书籍后,存起来,以后写作总要用到的——当你刚剪掉小指指甲,马上发现耳朵痒痒而没有挖耳勺,事情往往这样。

 

91编辑momo:那你的房子里一定有汗牛充栋的书籍了。想象一个坐在书的海洋里的男子,真是另人心生羡慕。
梦亦非:创新创意必然在一个稳定的环境中才成为可能,就象一个创意软件必须在稳定的电脑操作系统中才可以流畅运行……呃,书是很多,但我不喜欢在有许多书的房子中阅读,我更喜欢挑一本书在屋子外阅读。

 

91编辑momo:你经常去旅游,是因为你喜欢户外生活还是写作的需要?你现在最想去的地方是哪里?平时出门是独行还是呼朋唤友?
梦亦非:旅游不过是换一个地方吃饭睡觉罢了,我常出门是感觉自己应该出门,而不是热爱。没有我最想去的地方,所以我经常是随便决定去一个地方,或者与朋友或者自己,都可以,这不重要。

 

91编辑momo:我们都在逃避衰老中迎接衰老.你觉得你会衰老在广州还是贵州,或者说,在你的文字中衰老?亦或说,你用文字抵抗衰老?
梦亦非:我应该会在中年回贵州去养老吧,建一个庄园。哀老不可怕,它给人带来智慧与从容、平静。

 

91编辑momo:如庄子所说,人生不过是一场梦。不过显然,梦亦非先生是一个非常独到的解梦之人。即便我们都在梦中,他也是最清醒的梦游人。包括死亡,或许是梦的密码,或许是梦的组成,或许是梦的延续。非常感谢梦亦非先生接受91文学网的采访!最后请你对那些怀有文学梦想的年轻人说一些寄语吧!
梦亦非:谢谢,与你交谈是很愉快的,如果要说一句,那么我说:少读文学,多读哲学。

 

91编辑momo:坦白说,采访你是相当有压力的。而且,我觉得在未来的某个时段,我们应该继续这样有意义的谈话。再次感谢老梦!希望在91文学可以常常看到你的新作!

 

六月三日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