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镜子,镜子,镜子  

2009-01-11 14:18: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镜子,镜子,镜子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楼

 

 

 

镜子,镜子,镜子

 

 

 

当焦未对准时,图象会出现模糊,模糊也许才是世界的本质,也是哲学与一切艺术的本质,而我们与世界或历史保持在准确对焦的距离上时,差别与选择出现,而世界则退回到它的隐秘与晦暗之中。摄影是错误地看世界还是正确地看世界?是要看出世界的本质还是它的假像?不同的角度与对焦表现个人在距离问题上的省慎……达·芬奇《论摄影》

并没有这些达·芬奇所写的《论摄影》的文字,这段文字只是我在博客上为某张图片而配的说明,也就是说,我这一切全是我的虚构。但它引起了一个叫达文西的女士的好奇,该女士博阅群书,但不曾听说过达·芬奇写过《论摄影》这回事,于是她向我打只这本子虚乌有的著作。

在达·芬奇的时代并没有摄影术,相机的产生要更晚,但是,这并不代表着这位大师不知道摄影的原理,“古代中国人、阿尔哈曾和列奥纳多·达·芬奇都知道照相机暗箱的玄相。”马克·彭德格拉斯特在《镜子的历史》一书中如是写道。这证明我无意中的虚构竟然有可能暗合历史事实,如果达·芬奇愿意,他有可以会写下这样一本书。因为他对光学有深造的造诣,对镜子也有浓厚的兴趣,并且有效地在艺术生中使用了镜子。“各种各样的镜子深深地影响了列奥纳多·达·芬奇。他利用平面镜来评论他的作品而不是创作作品:‘当你想看到画的总体效果与代表大自然的那件物体的效果是否合拍,你就用一面镜子来反映一下那件实际的东西……镜子应该被视为向导……如果你非常善于作画,那么你的画在镜子里看应该是很自然的。’”马克·彭德格拉斯这样评论。不过达芬奇很好奇:“为什么一帽画从镜子里看要比在外面看好呢?”

达·芬奇对镜子非常感兴趣,我想每一个喜欢玄想的人、每一个有想象力的人,对镜子不可能缺乏兴趣,诸如博尔赫斯、梦亦非……达·芬奇的笔记本中常常写到镜子,他甚至记载了用金属铸造镜子的配方,设计过研磨和抛光镜子的机械装置,而且讲述了一些镜子的传说,甚至探讨过镜子制造业者的秘密。同样,他也讨探过为何镜子将其反映的物体左右颠倒过来。

在达·芬奇之前,镜子早就出现,石器时代的镜子是用黑曜石磨制,约在公元前6200年左右,在如今土耳其科尼亚附近发现。而在埃及的埃尔巴达里发现的一块透明石膏板,周围有木屑痕迹,可能是镜子外框,这算人类比较正式的一块镜子。而最早的青铜镜子发现于伊朗,约为公元前4000年。

镜子的用途一般是陪葬、祭祀、辟邪、日用,从古代到现在,几乎如此。

但镜子也是迷惑人的最好工具,著名的科学家、炼金术士约翰·迪就上过当。这个伊丽莎白时代的“达·芬奇”是个神童,1542年15岁时进了剑桥大学,他每天只睡4小时,大量阅读的结果是它精通天文学、数学、乐律、光学、地图绘制、航海、地理、密码学、医学、神学、法律、文学、历史等。他认为纯数学公式提供了一种完美的镜子,人类能从中看到存在于世间凡物之上的真实的境界。他研究光学,对镜子着迷,在他看来,如果你手持一把剑或者匕首向镜子冲去,你就会突然间放弃进攻。因为你在空中看到了一种形象在同你进攻。“这乍听起来很怪,但是你若是看见了应就会觉得更加神奇了。”他说。在这种对镜象或曰幻象的迷恋中,他碰到了骗子爱德华·凯利,关于他之间的故事,我曾在另外两本书中也读过,一本是《哲人石:探寻金丹术的秘密》,彼得·马歇尔所著,保罗·纽曼《恐怖:起源、发展和演变》也提到了这件事。凯里以前是个罪犯,被割掉了一只耳朵,但迪认为他是个渊博的人,与他成为朋友并带他回自己家中,凯利利用镜子故弄玄虚,“唤出精灵”说话,当然,这镜中的精灵不过是皇帝的新衣,迪是看不见的,凯利曾肆无忌惮地说,镜中的某个男精灵说:“智者受骗犹可怜。”但迪却不曾醒悟。某一天,凯利报告他在镜中看见一根白色柱子,上面有四个头,他、迪、他们二位的妻子,神意指示他们要肉体结合,迪深信不疑,将自己的妻子简·迪劝到了凯利的床上,终于圆了凯早一直想要搞上美丽的简·迪的美梦。第二年简·迪生下了一个男孩,但无人知道这个孩子的父亲究竟是谁。马克·彭德格拉斯特评论迪说:“神秘学和科学的镜子能反映出同样真理光芒的时代即将结束,他只是这个行将结束时代的最后知识分子之一。他是迪所留下来的遗产和他的镜子也帮助了世界科学的进步,而正是这些科学的进步使我们的宇宙观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迪站在了历史的一个十字路口上,在这里魔法和科学终于分道扬镖了。”

在神秘的与魔法的镜子时代之后,我们碰到了望远镜,望远镜也是镜子的一种,法国的科学家阿德里安·奥祖曾制作过600英尺长焦距的透镜,而最有名也是成绩最好的望远镜家族是18世纪的赫歇尔家族,威廉·赫歇尔是当时最有名的天文学家,他得到到国王2000英镑的资助,建造了一架镜片直径为4英尺、镜管长达40英尺的望远镜。而他的儿子约翰·赫歇尔则用20英尺的望远镜观测了整个南太平洋的天空。他曾为了纪念他父亲而写下这样的句子:在冬日的夜里我们的父亲在这里观天象,/他的双目里注入了亚当之前的星光,/群星在他的头上跳着神秘的舞蹈,/闪烁的眼睛给他辛勤的工作带来吉祥。而他的姑姑卡罗琳·赫歇耳一直是他父亲威廉·赫歇尔的助手,在威廉的影响与指导下,卡罗琳成了最早的女天文学家,被选为皇家天文学会的会员,她却谦逊地说:“我并没有为哥哥做什么,只是像一个训练有素的小狗那样为主人做事……我只是件工具,是他把我磨得尖锐了。”对于她发现了慧星这件事,她说:“那只是小孩子的游戏。”她96岁高龄时,告诉一个朋友,说她躺在沙发上时,“用脑袋里的一只眼睛在屋子的一角设计了整个太阳系,并将每一颗新发现的恒星安排在了合适的地方。”

镜子彻底地从神性与魔法的世界进入了天文学的世界,所以在《镜子的历史》一书中,马克·彭德格拉斯特用绝大部分篇幅讲述了光学的进展、天文学的进展、望远镜的磨制历史,在他眼中,镜子更多情况下指的是望远镜。时间进入20世纪,在黑尔与里奇的梦想与冲动中,他们制作了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望远镜,直径为200英寸(5米),镜片由纽约州北部康宁玻璃公司制造的派莱克斯耐热玻璃圆盘。1934年3月25日,第一次浇塑镜片,结果先是一个工人由于太热而昏倒,然后是支撑架中间的硅石砖砂芯断裂,让工程失败。这年的年底,第二次浇铸,成功了。1936年,这块大镜子被放在铁箱子里运走,箱子上用大字写道:“派莱克斯玻璃200英寸望远镜镜片,康宁玻璃制品公司制造。”它的保险金额是10万美元,在3000英里的两周的旅途中,学校都停课让学生跑出来观看,铁路两旁站满了人群。望远镜安装在帕洛马山,1947年安装完毕,磨镜大师马库斯·H·布朗为魔制它献出了11年的光阴,在其后的岁月里,这架望远镜揭示出了红移、新的星系和类星体,这样都改变了我们对宇宙和宇宙进化的观点。“他们乘坐小型电梯登上圆顶高处……在这里,他们还可以直接看向镜片里。在镜片里,群星游动,就像天上的鱼池里游动的白色鲑鱼那样。”马克·彭德格拉斯特这样优美地写道。

在光学镜片之后,是射电镜片,但它已不是想像中的镜子的模样,在我写这篇文章的贵州最偏僻的农村,家家户户为看电影都安装了卫星天线,最新的卫星天线接受器不再是一个金属大锅,而是一个凹状的金属丝编织体,它可以效地接受卫星信号。射电望远镜的镜片,就是这种卫星天线的模样,当然,它会大得多,在我附近的平塘县,一个群山组成的天坑里,就用来建造大型射电望远镜“镜片”。

镜子从神迹到魔法到天文学,从矿石到青铜到玻璃到没有任可映像的射电镜片,与人类的文明一样漫长,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镜子所有的秘密都被解开,比如为何镜中的图像会是左右颠倒的?但约翰·沃尔特与凯瑟琳这对兄妹却制作了“真正的镜子”,在这样的镜子中,景像不再左右颠倒,但不知达·芬奇看到了会作如何感想,倒是我以上提到的那个与达·芬奇同名的女士达文西(达·芬奇也译为达文西)在前一段时间如是给我解释了达·芬奇的好奇:

她说:一个简单的生活场景,随意拍下后,看起来就会比实际的场景要好看,有感觉。你知道为什么吗在艺术上被称为框住的风景。某个风景,给它安上个框,装裱一下,就觉得是画了。艺术心理上有专门研究的你想过风景如画这个词吗,指的是画比风景要美西方没有山水画的,直到大约16世纪才有  因为古代的自然风景,应该很脏的,哪里会美的。16世纪才出现了以佛兰得斯为核心的风景画,人们开始照着画上的风景去看世界,只要像画的,就觉得美。如画是艺术上的一个被研究的名词,可惜懂的人可不多。”我认为这段画解释了她的同名大师的疑问。镜子里的事物就是被框住的风景,也就风景如画了。

但这只是镜子魅力的一部份,至于镜子全部的秘密,这种人造物的秘密,迄今为此并没有全部得到确切的解释与运用,就制过作望远镜的艾萨克·牛顿爵士所说的那样:

   “我不知道世人怎么看我,但我自己认为我就是一个孩子。我站在大海边玩耍,时不时找到一个光滑的石子和漂亮的贝壳,而真理的大海却在我面前静静涌动,完全没有被世人所挖掘和探索。”

 

书名:《镜子的历史》,[美]马克·彭德格拉斯特/著,吴文忠/译,中信出版社20052第1版,42.00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