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鞭尸萨义德  

2008-05-22 12:30: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05/22,雨,阴

书名:《知识分子论》,(美)爱德华·W·萨义德/著,单德兴/译,陆建德/校,三联书店2002年4月第1版,16.00元

 

 

鞭尸萨义德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楼

 

 

鞭尸萨义德

 

 

    我建议中国的网民们应该对美国学者爱德华·W·萨义德实施行人肉引擎,将他的电话号码、身份证号码、QQ号码、MSN、门牌号、银行账号等公布于网上,让他接受全社会的谴责,让他成为过街老鼠无路过逃无地自容最后自绝于人民,如果他死磕着不忏悔,就要派警察把他抓起来,让他在看守所里忏悔。

为什么这样说?在视频里辱骂地震灾区人民的高千惠都被人肉引擎了,都被抓起来忏悔了,万科的老总王石都要忏悔地再投入一个亿给灾区,他萨义德凭什么还要逍遥法外?什么?萨义德不就早就挂了吗?2003年就挂了?那得把他刨出来鞭尸。高千惠不就是因为在三天默哀期间因为玩了不电子游戏而骂地震吗?王石不是因为说出几句“理性”的话而被全社会抵制吗?与他们比起来,萨义德可谓是罪大恶极,他是以著作的方式、以“学术”的方式从思想上为我们的“众志成城”提出怀疑,并且煽动一小撮所谓的知识分子要进行什么反思、批判,所以,应该对他毫不手软!

证据是萨义德的那本小册子《知识分子》论,我们来看里面这些一点也不众志成城的反动言论。

“根据班达的看法,当今知识分子处境之难处在于自己已经把自己的道德权威让给了他所谓的‘集体激情的组织’,这个具有先见之明的词汇,其内容包括了宗派观念、群众情绪、民族主义、好勇斗狠、阶级利益等。”这段话中,首先是那个写作了《知识分子的背叛》一书的班达认为知识分子具然把自己的道德权威让给了他所谓的“集体激情的组织”是无比的错误。这个班达也是有问题的,也要挖出来鞭尸,在我们集体的激情地举行灾区受难者祈福的时候,在我们以集体的激情为灾区捐款捐物的时候,就算是什么知识分子,也应该投入我们的阵营中来,一起发泄我们的激情与爱心。要知道,我们一向具有将灾难当成狂欢节的传统,在这种时候,知识分子还半推半就不对了,应该站在人民这一边。而萨义德则认为班达的看法是“先见之明”,并将我们的捐钱捐物、烛光集会、打击王石高千惠们认为是宗派观念、群众情绪、民族主义、好勇斗狠……这是什么样的分裂思想啊!

“而且这个角色(知识分子)也有尖锐的一面,在扮演这个角色时必须意识到其处境就是公开提出令人尴尬的问题,对抗(而不是制造)正统与教条,不能轻易被政府或集团收编,其存在的理由就是代表所有那些惯常遗忘或弃置不顾的人们和议题。”这是什么意思呢?萨义德不是在希望知识分子站到我们的反对去吗?要提出“令人尴尬的问题”。那个高千惠就是以极端的方式提出了“令人尴尬的问题”——凭啥不让我玩游戏?所以高千惠被抓是活该的,当然,沈阳的网吧管理也有问题,将网吧关闭不就行了,还营业啥,你看人家黄山市所有营吧都停止营业,网都不给你上(哪怕你急着找个网吧处理天大的事也不行),看你还录什么视频?在这个这个时刻,一定要表扬,一定要赞美,一定要感动,就算是“爱心表演”也要坚持下去,但遗憾的是萨义德却说:“最不应该的是知识分子讨好阅听大众,总括来说,知识分子一定要令人尴尬,处于对立,甚至要造成不快。”这是什么样的阴暗思想啊,明摆着不是煽动知识分子们怀疑我们这些大众吗?我们不去追问官员的渎职,我们只以捐款与否、捐款多少来判断一个人是否有爱心或爱国爱人民,我们要统一思想统一口径,但是,他却非要指望知识分子怀疑我们的正确性,真是可耻到脚趾上的分裂思想啊。

“绝不把团结置于批评之上,这就是简洁的答案。”萨义德如此混帐地说,难道在天灾面前我们的团结不是最重要的?难道我们不应该为了团结——众志成城则打击那些怀疑者、分裂者、思想者、理性主义者?团结是第一位的,谁把批评置于团结之上,我们就要以文革方式对他们进行网民的专政,这,就是我们网民的态度。

“知识分子的重大责任感于明确地把危机普遍化,从更宽广的人为范围来理解特定的种族或民族所蒙受的苦难,把那个经验连接上其他人的苦难。”虽然我们的宪法规定可以言论自由,但是,萨义德的这段话明显地煽动知识分子用言语的方式危害国家安全,所以应该定他的罪。在大灾大难面前,我们要努力去拯救,我们要淡化我们的危机感,我们要就事论事,我们要打击那些发布夸大的假信息或未证明过的信息的人,如果谁还要试图“把危机普遍化”,甚至要“从更宽广的人为范围来理解特定的种族或民族所蒙受的苦难”,他就有发布错误的、引起社会不安的言论的罪孽。

“我一向觉得知识分子扮演的应该是质疑,而不是顾问的角色,对于权威与传统应该存疑,甚至以怀疑的眼光看待。”萨义德这岂不是在为王石唱赞歌吗?地震三天后的5月15日,王石在自己博客中的一篇名为《毕竟,生命是第一位的(答网友56)》的文章,王石在文章中称:200万是个适当的数额。中国是个灾害频发的国家,赈灾慈善活动是个常态,企业的捐赠活动应该可持续,而不应成为负担。万科对集团内部慈善的募捐活动中,有条提示:每次募捐,普通员工的捐款以10元为限。其意就是不要因慈善成为负担。王石就是按萨义德所说的“扮演的应该是质疑”角色,他是房地产老总,怎么能“不是顾问的角色”呢?在民族的大灾大难面前,我们不允许谁发出理性的声音,不允许谁说出一点反思或常识,当我们哪怕在进行“爱心表演”的时候,谁说出这种理性的常识语言,我们就要抵制谁,所以大家不买王石的房,大家抵制万科,非要让万科出钱不可,所以王石宣布出一个亿之后,我们才“接受并观察之”。对王石都这样,对你萨义德,就算是死人,也得鞭尸三百。

在我看来,萨义德最罪不可恕的是,他说过这样的话:“在艰难的时刻,知识分子是支持国家的理念重要,还是批评更为重要。而我采取的立场是:批评更为重要。”太反动了!太冷漠了!太自私了!难道中国的知识分子不应该全部赞同与赞美国家的救灾与救灾宣传吗?在这个时候还要去批评官员的渎职?还要去追问有关部门的行政不作问?还要去追问为何政府指望民众募捐?还要认为自己已经纳了税就不用为行政过失买单?还要去反思为何没有自救教育?在这个“艰难的时刻”,他萨义德还要“批评”,而不是为天兵天将们唱赞歌、不是为地震局的官员唱赞美诗、不是砸锅卖铁地捐钱以说明自己不冷漠?对于他这们的批评者,我们要对之进行反批评,不,不仅仅是批评,而是对之进行大批判。

所以,对于萨义德一类的分子,我们在这个时候就应该对他进行人肉引擎,对他进行鞭尸,对禀持他这种态度的人无论是王石还是高千惠,都应该抓起来,对他的著作《知识分子论》应该收缴起来销毁,并对出版者三联书店实行象《旅游新报》一样的停顿停职的严厉惩罚!

众志成城,战无不胜,让我们走向更伟大的思想胜利。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