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一些笔记  

2008-12-09 17:06: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些笔记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楼

 

 

 

一些笔记

 

 

 

“在克服经济不幸与不平等方面,自由主义相信教育的无限力量以及理性道德的力量。相反,社会主义者相信,若没有分配机制与经济资源控制的根本改变,个人方面的任何心灵或心理的变化,都是不太可能的。保守派与社会主义者相信制度的力量与影响,视其为防范失控的个人主义所导致的混乱,不公正与残酷的的必要手段。”社会主义是建立在分配这个重点上,“共产共妻也罢”,“打土豪分田地”也罢,提供的是一种土匪哲学,而不是鼓励创造——这是社会主义国家腐败成风的主要原因。而安东尼·德特·雅赛在《重申自由主义》中就提醒过:通过再分配国家来“搅和”福利将要比真正下功夫创造福利花费更大的精力。而分配是一种财富的转移过程而不是创造过程,财富会在转移中不断丧失。

 

 

“任何一个体验到权力或者即将体验到权力的人,都不能够避免一定程度的犬儒主义。这种犬儒主义就像化学反应,是由成长在旷野中的纯粹理想与它的某种无法预测的、很少与早期的希望与恐惧相一致的实现形式间的尖锐接触引起的。”这一段解释了勒庞的《乌合之群》中的领导人物为何出现,也呼应了阿伦特的《极权主义的起源》一书中对精英的解读,为何那些精英在权力圈中遭遇迫害也不反抗,比如罗姆、托洛茨基……

 

 

列宁时代的社会主义认为:“只有彻底服从领导的命令才能获救,而只有领袖才能有能力知道如何把解放的奴隶组织到理性的计划体制中。”民粹主义一直是社会主义的一个重要元素

 

 

“相反,它是从提问者着手,使一开始显得具有压倒一切的重要性而根本无从解决的问题,就像噩梦那样从提问者的意识中清除掉,使他不再感到困扰……这种方法具有天才的简洁性:它通过清除心理学上的选择可能性,来保证政治原则问题上的一致性。”具体事例可以阅读奥威尔的《一九八四》,异见者温斯顿就是这样被清洗的。

 

 

“实现这种模式必须依赖于技术上训练有素的信仰者,他们随心所欲地处置人类;在科学所揭示的范围内,人类是无限可塑的材料。斯大林说创造性的科学家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就是这种精神的精确表达。”1932年10月26日,斯大林在高尔基的住所谈及苏联作家的角色时用了“人为灵魂的工程师”的说法。当人类成为“材料”时,恐怖就发生了。

 

 

“今天起作用的那些动机则更具毁灭性:解剖学之所以高于艺术,及因其不会产生独立的生活目的,不会提供那些可以作为善恶、真假之独立标准的经验,因此不会轻易与教条发生冲撞;我们创立这种教条作为惟一的、足以保证我们不受怀疑、绝望与所有精神失调打击的壁垒。”这是社会主义国家之所以重视自然科学的主要原因。

 

 

“约十年前,德国占领意大利时,伯纳德·伯伦逊在他的避难所记下了他对他所称的‘偶然性的历史观’的思考,他宣称,这些思考‘使我远离那些在我年轻时代便欣然接受的事件之不可避免的学说,以及今天依然吞噬我们的摩洛神,即‘历史的不可避免性’。我越来越不相信这些十分可疑、十足危险的教条,它们趋向于使我们把所发生的任何东西都视为不可抵挡的,反对它也是十分愚蠢的’。”如果谁再说“历史的车轮”,可以用这一段反抗他。

 

 

“以这种新的眼光看,它们便不再是邪恶,而是正确与善的——因为它是整体所必需的。”这是决定论所以邪恶之处,社会主义都是持决定论的,所以社会主义的道德判断标准是政治的需要,而不是我们的思考与伦理。决定论具有反道德的本质。

 

 

“自由令人讨厌地包含着责任,卸下自由与责任双重重担,在许多人的心灵中,是受欢迎的快慰之源”。这是绝大多数人欢迎政府干预,渴望被奴役的重要原因。逃避自由是大多数人的天性。

 

 

“决定论,不管是好意的还是恶意的,只不过是这样一种观点:我们的道德判断被证明是荒谬的,要么因为知道得太多,要么因为知道得太少。”无论多与少,都假设人类的无和与无能。

 

 

“决定论,虽然它的锁链上装饰着鲜花,尽管有它高贵的禁欲主义以及辉煌而巨大的宇宙设计,却把宇宙视为一所监狱。”所以自由主义自然反对决定论。

 

 

“自由是一个意义漏洞百出以至于没有任何解释能够站得住脚的词。”这也是自由允许批判与阐释的开放性之所在。

 

 

“什么东西或什么人,是决定某人做这个、成为这样而不是做那个、成为那样的那种控制或干涉的根源?”消极自由,它回答这个问题:“主体(一个人或人的群体)被允许或必须被允许不受别人干涉地做他有能力的事、成为他愿意民为的人的那个领域是什么?”简单地说,积极自由是“去做……”的自由,消积自由则是“免于……”的自由。于是在自由主义的学理上,自由主义这个词第一次得到明确的区分,这种区分之下,一些潜藏于自由主义内部的反自由因素被暴露出来,我个人认为,在对自由主义的贡献上,伯林因此与波普尔一样重要。

 

 

“当你被人为阻止达到某个目的的时候,人才能说缺乏政治权利或自由。纯粹没有能力达到某个目的不能叫缺少政治自由。”这是“可能性”与“可行性”的区别,雅赛在《重申自由主义》中区分过。

 

 

“但是牺牲并不会增加被牺牲折东西,即自由,不管这种牺牲有多大的的道德需要或补偿。任何事物是什么就是什么:自由就是自由,既不是平等、公平、正义、文化,也不是人的幸福或良心的安稳。”这是伯林一向反对鼓吹放弃自由获得幸福的卢梭的原因。

 

 

“就‘积极的’自由的自我而言,这种实体可能被膨胀成某种超人的实体——国家、阶级、民族或者历史本身的长征。被视为比经验的自我更‘真实’的属性主体。”这是积极自由的危险之一。

 

 

“这些思想家(以及他们之前的许多学者、他们以后的雅各宾派与共产主义者)的共同假定,我们‘真实’本性的理性的目的必须是相互一致的,或者必须使它们相互一致。”自由主义反极权主义与计划经济那种理必的“致命的自负.

 

 

“十九世纪前半叶的自由主义者正确地预言,这种‘积极’的自由很容易摧毁太多他们视为神圣的‘消极’自由,他们正确地指出:人民主权很容易摧毁整个人体主权。”这个预言终于在二十世纪实现了。

 

 

“专制主义的胜利就在于强迫奴隶宣称自己是自由式。它也许不需要强迫;奴隶也许会非常真诚地欢呼他们是自由的:但毕竟还是奴隶。也许,对自由主义者来说,政治(‘积极的’)的权利和参与政府的权利的主要价值,是作为保护他们所认定的终极价值,即个人的(‘消极’)的自由的手段。”积极自由的目的是为了消极自由。

 

 

“自由地选择目的而不宣称这些目的具有永恒的有效性,这种理想以及与此相联系的价值多元论,也许是我们衰颓的资本主义文明晚近的果实。”选择的自由才是自由主义的核心价值,这种自由会带来言论、价值的自由。

 

 

《自由论》,[英]以赛亚·伯林/著,胡传胜/译,译林出版社2003312第1版,2005年8月第2次印刷, 23.20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