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温瑞安版游记  

2008-05-16 20:59: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真的需要旅游吗?
   不!
   人生真的需要在每一个不同的地方醒来吗?
   不!
   但梦公子还是一个人去了歙县,他明白这些道理,但他不能不去,这就是人生的悲哀。人生最悲哀的不是去做,而是知道了却不能不去做。
   他去了徽州古城,看过安静而细小的斗山街、毫无徽味的徽园、已经败落的渔梁古坝,去了落寞的塘模古村……
   但他没有在这些任何一个地方住下来,因为没有古意、没有静意、没有禅意,甚至没有诗意。连细雨也没有,没有雨,皖南的韵味怎么出得来呢?
   于是他在午后早早就回到了屯溪古城。
   他宁可睡大觉、宁可坐在临街的酒吧中喝咖啡、宁可发呆,这就是梦公子一向的脾气,名士都有脾气,没有脾气怎么做得了名士——女人一定要明白这个道理,不能明白这个道理的女人做不了名士的红颜知己。
   暮色再度来临,已经疲倦的梦公子决定停下拍片,停下来喝一杯酒,在这样的古城,这样落寞的黄昏,正是喝一杯酒的时刻。所以他大马金刀地坐在了一家酒店内,要了酒,要了肉,大马金刀地喝酒。这也是梦公子的脾气,总要正儿八经地坐下来吃饭,他甚至不肯随意对付一顿。
   酒是五十年陈酿啤酒,喝到五十坛的时候,从门外进来一个人,梦公子抬眼一看,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