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生活有如灰尘  

2008-10-11 11:21: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活有如灰尘

——谢湘南的“咏物”

 

 

 

 

 

 

            它悄无声息地落在我敞开的生活里

            它,它们,它们军队一样的

            周密、庞大、轻巧、诡异、不可琢磨

            将我的生活侵占

 

 

它或它们是什么?在谢湘南的《灰尘在我这里安家》一诗中,它或它们是灰尘,这些灰尘在午夜时分在有着烈日的正午在冬日的黄昏在拿一包干冷的麦片做早餐时……进入客厅、卧室、书房……也就是进入生活中,并将生活所侵占。无所不在的灰尘,它们是什么?它们就是微小的只在阳光射进黑暗时才可见到的飘忽的尘埃,但它们不仅仅是尘埃,还是水龙头、水龙头放出的水、水龙头带来的可能性,还是相机、相机中装着的胶卷、胶卷中记录的影像,是生病的母亲,是遮光布,是生活的低处,是近视者眼中的世界,是谈话、独白……灰尘就是诗人置身的这个世界本身,它侵占与覆盖了我们的生活,让我们的生活有如灰尘,它细微、琐屑、无声、但无孔不入无所不在,最后,将你也变成了灰尘。

所以诗人只能接受现实,《灰尘在我这里安家》一起句就是:灰尘,亲爱的灰尘

这种“亲爱的”态度,意味着诗人对世界与生活并不是抱怨态度,或者知识分子式的批判的姿态,他接受它们,试图进入它们,解读它们,因为它们构成了他的生活。“你像另一种暖和的被单,坏笑着喜欢上我不透风的孤苦这是在诗人眼中灰尘们的态度。“它咳嗽,招惹尘埃它必然也掌握蓄而不发的秘密它安静,有足够的耐心(《论水龙头》),这是“灰尘”中的一种,安静,有足够的生活耐心,其实这也是诗人的生活态度,“掌握蓄而不发的秘密。但这种灰尘的生活并不是无趣或无聊的,“它们终将是模糊的。镜头不能对焦并不是原因。当按动快门的“咔嚓”声足够清晰开阔之中有一场雨胶片上有雨的灵魂(《相机》),在这种模糊的生活中,也会有开阔,也会有灵魂在上升……所以诗人在深入这种卑微的、细碎的、漫长的灰尘生活之后,甚至喜欢或悲悯上了它:“想想那些街头的流浪汉你爱我是对的你要是落在他们身上风,不要脸的风会把你连同他们的灵魂一起带走。这些灰尘成了生活安定的象征,正因为它们是落在“我”的生活中,所以它们能够停下来,“我”也因此获得实在的存在痕迹,如果它们关联的是没有稳定生活的流浪,风都会将它们带走。灰尘成了生活的具象,也成了生活的象征。

籍由对灰尘、相机、眼镜、遮光布、水龙头等日常细小事物的深入,谢湘南提供了写作的另一个向度:对具体事物的深度挖掘。诗歌写作似乎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外向型写作,诸如抒情写作、叙事写作、智性写作等等,另一类则是内向型写作,它关注的是具体事物,朝向它们的核心进行挖掘,在“微言”中暗示出“大意”,就象科学研究中对分子、细胞的研究一样。向外型写作铺满了诗歌史,一部诗歌诗史就是外向型写作史,而内向型写作只有在进入现代诗以后,才有可能出现,因为它表现出来的姿态与面貌与我们观念中的诗歌相去甚远,它是某种对物的解剖、分析、提炼,诗意不是现成的观念或语词所能表现出来的,它的诗意处在细小的间隙中,是言说者漫不经心间泄露出来的内心敏感。这种关注细节、细微之物的写作,真正地落实了从生活中发现诗意的诗歌写作主张。诗意在生活之中,要靠诗人去发现,敏锐的诗人会在日常事物的关系间发现诗意的闪光,而更敏锐的诗人,则会在日常事物之中剖析出诗意之所在。只是,这种诗意不是传统意义上“人,诗意地栖居”的诗意,它们更像是伪哲学的推理或观念,是一种智性的、个人意义上的诗意。

从这里出发,我们可以发现谢湘南的另类“咏物”写作。传统意义上的咏物,咏的都是看起来颇有诗意的意象:山水、文物、遗址、花草树木……这是一些被千百次的写作所约定俗成的意象,一层层的文化累加让它们不堪重负,但也让它们出现时,就闪耀着诗意的光泽,虽然这些光泽是那样式可疑。在诗歌史上,咏物诗成了最重要的诗歌类型,不论是屈原的香草美人,还是李白的美酒蜀道,还是李清照的黄花小舟,都是咏物,而处国诗歌史上,影响力甚大的《希腊古瓮》《杜伊诺衰歌》《海滨墓园》《大阳石》《马丘·比丘高峰》,也都是咏物。在史诗时代过后,咏物构成世界诗歌的主体。而这些咏物,都是在物之外部环绕,以文化附加的方式完成对它们的咏唱。但谢湘南式的咏物则不同,它是进入物之内部,去发现某物的构成与种种联想性、可能性,这是一种“诗歌解剖学”,此物不再进芸芸万物中散发文化诗意的一种,而是此物本身就成了一个世界,在这个小世界中,诗意一点点地闪现,当然,这种内向型的咏物,所表现出来的不是一个光明灿烂的世界,而是灰暗晦秘的世界,但这个属于“撒旦”的世界是有意义的,如果说明亮的诗意是冲晒出来的照片,那么它就是胶片母本,更为本质,但也更为模糊不清。

   就在这种向内的,朝着事物更深度掘进的写作中,事物新鲜的气息有如被翻开的土地的水气般散发出来,而属于大地的秘密,也因此被诗人踏实地、感恩地洞悉并言说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