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为什么偏偏是7  

2008-10-10 10:36: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什么偏偏是7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楼

 

 

 

为什么偏偏是7

 

 

 

 

这次是重读《博尔赫斯七席谈》,第一次读是在2002年,南京到贵州的车上?应该是这样吧,我记得不堪准确。那是借的书,很薄的一个版本。这一次是自己买的书,较厚,装帧干净素雅。

其实书名叫《与博尔赫斯东拉西扯》更为恰当,我不明白以博氏如此聪明之人,作这些谈话录作什么,说明一个作家的不是他所说的话,而是他的文本,也许他是方便后来的博迷与研究者考虑?天知道。

此书的提问者叫索伦蒂诺,博迷,博氏说:“费尔南多·索伦蒂诺远比我更为了解我自己的作品,因为显而易见的是,我的作品是一次性写就的,而他对我的作品却是反复研读了无数次。”他们谈话的时候,索伦蒂诺还是二十六岁的小伙子。整本书表现出来的不是《博尔赫斯与萨瓦托对话》那样的棋逢对手,更象一个垂垂老人百般无聊中对一个陪在自己身边的小孩子回忆自己的旧事,自己对故人故事的看法。倾听者没有章法地提问或者说表达自己的好奇,而老人则尽量细节性地回忆那些旧事。人在晚年的言说有一种奇异之美,时间让过去的事物被洗旧,在语言间露出朴素的魅力。通过此书,大致可以模糊地看清博氏的身世与他对世界的看法,所以这种东拉西扯了不无价值。

奇怪的是,两本谈话录,每本都做了七次,七这个数字在博氏这里意味着什么?象征着什么?我记得在他的某篇小说里,他认为14这个数字代表无限。那么7呢?七在他们世界中代表的是什么?

再也不会有明确的答案了——这颇为符合博氏小说玄虚神秘的风格。

 

 

《博尔赫斯七席谈》,[阿根廷]J·L·博尔赫斯,F·索伦蒂诺/著,林一安/译,光明日报出版社2000年1月第1版,2007年4月第2次印刷,18.00元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