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你的言说叛逃了你  

2008-10-07 11:12: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的言说叛逃了你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楼

 

 

 

 

你的言说叛逃了你

 

 

 

 

如果不是奥尔兰多·巴罗内无事生非,就不会有博尔赫斯与萨瓦托坐在一起的这七次谈话,这种刻意搞出来的谈话不象聚会中的那种谈话,聚会中自然的谈话像原始社会中不穿衣服的裸女,则这种策划出来的谈话,则是脱光了衣服站聚光灯下的豪门淑女。两者有着质的区别。真正有价值的谈话是无意的,无法记录的,象一阵风吹来又吹走了。策划并记录下来的谈话,只是某种表演。

而我之所以买这本《博尔赫斯与萨瓦托对话》,并不是我希望从中读到点什么启发自己的论断或想法,而是:我是一个博尔赫斯迷。博尔赫斯是我愿意重读的几个作家之一(余下的还有部分的帕维奇、部分的卡尔维诺、部分的马尔克斯),他的诗歌小说散文都是我所乐意重读的东西,它们带给我乐趣。至于华人作家,只有古龙引起我重读的兴趣。我买了一些博尔赫斯的著作,以及关于他的著作。

不信任谈话,是因为我有过切身体会,我曾接受过一些采访,等到报道出来之后,我发现那些话压根儿就不是我所说的,或者我所想说的,就算我说过那个句子,但印刷出来之后,我发现那个句子仍然让我吃惊。因为记录者的思维方式与用词习惯与我不同,他用他的方式与习惯去记录我的言说,怎么可以忠实地表达出我的意思呢?这是一种思维、思想与用词习惯的翻译,失真与走形势所必然。于是,你会发现你被篡改成了自己所反对的敌人。

在这本谈话录中,所有的记录都经过两位大师的校对,这是不是就意味着他们签字划押的文字就是他们所想说的呢?未必!要知道一个人沉思时的想法与对另一个对手表达出来的想法是有所不同的,沉思是忠于自己,而与对手谈话却难免去抢占话语优势,表现自己优点,炫耀自己的长处,“虚张声势”理所当然。在谈话中,表现出来的自我形象也是一种文学性的虚构,它不代表那个内心真实的自我。在这样的谈话中,许多话语是虚构出来的,超出言说者的理解或知识范围,一种“言说叛逃”的效果出现。这是我不信任谈话录的主要原因。

但是,有人喜欢谈话录,正因为它表现出来的言说者的“言外之意”,言说者不能把握的那一部分,他们认为这一部分真正有价值。在谈话中无能把握的、多出来的这部分,真的就是有价值的东西?我表示怀疑。谈话是表达自己的观点与想法,而不是神学推理或小说创作,如果喜欢这“神来之笔”,倒不如去看文学作品了。

   一般而言,喜欢读谈话录的人,喜欢看谈话节目的人,基本都是没自己思想体系、浅薄而被人牵着鼻子走的那一类,就象喜欢听讲座的人一样,都是无知而附庸风雅者。

 

 

《博尔赫斯与萨瓦托对话》,[阿根廷]奥尔兰多·巴罗内/整理,赵德明/译,云南人民出版社1999年7月第1版,10.00元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