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回忆中那些诗歌的面影  

2008-08-26 21:43: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忆中那些诗歌的面影

 


广子

 

   在广州增城,我与西娃说起广子,“非常豪爽的哥们”,西娃如是说。在呼和浩特见到广子,感觉西娃只说对了一半,广子不但豪爽,也细心,他对朋友的照顾是无微不致的。虽然我与他同作为诗会发起者与策划者,但主要的会务工作是他在做,从宾馆到会场到车票,打理的井井有条,临危不乱,颇有大将风度。而他豪爽的后果是,欢迎晚宴上与世中人干了一大杯“大盛魁”,第二天,嗓子哑了!
   如果你在什么地方见到一个粗厚壮实,眯着眼睛,而说话语速很快、看起来很象蒙古人的汉子,那就是广子。
   而在希拉穆仁草原上我们的马队中,他是唯一一个不身穿军大衣的另类。

 

赵卡

   “赵大嗓子”“赵大炮”,这是我们会议私底下对他的戏称,他在会上的发言火药味最浓,但没人敢与他拼命,他长得太壮实了,不像“狼人”而像一头狮子。我们许多年前就有通信往来,也打过电话,但十年后才得以见面。
   赵卡看起来很生猛却怕老婆,正与我们聊得意气风发,老婆电话一打来,他立马就虚了,低下声音,低下头,像日本下属在接受上司的训话,而未能成为大和民族或日耳曼民族的一员,是他的“遗憾”。
   我与吕叶离开呼和浩特的时候,赵卡送我们去机场,吕叶先走一小时,我让赵卡别管我先回家接受老婆的训话,他这回却把朋友放在第一位,非要陪我等飞机。我们在空荡荡的大厅里聊诗歌、经历、阅读、诗会,直到我过了安检,他方肯离去。
   为什么叫赵卡?就因为他喜欢卡夫卡,但他为何不叫“赵夫卡”或“赵卡夫”?“那太直接了。”他说。看来生猛的赵卡也就有不直接的时候。

 

吕叶

 

   吕叶与我一道在骑马返回帐篷的时候,离开大部队,这让马倌很生气,冲上来越上我们,朝吕叶的坐骑猛抽一鞭,意图是给吕叶点颜色看,让他摔下来。结果吕叶没摔下来,骑着骏马跑下山坡,消失在河谷里。当天我们最后一次见到吕叶,是白色河谷里一溜烟的骑影。第二天,吕叶回来了,他骑在马上,背后抱着一个蒙古美妇人,再一看,妇人背后是个小孩,而不远处,女人的丈夫在哭着喊着骑马狂追……
   当然,有部分情节是我们的集体虚构。不过吕叶因此喜欢上了骑马,次日早餐后又与花语去骑了一小时的马,他学会了控制马匹的速度,不再慢吞吞地信马由缰。
   瘦高的吕叶看起来更象个商人,事实上他就是个成功的商人。

 

花语

 

   我们称花语为“花大娘”,因为他自称“花大爷”,花大爷喝酒不大爷,运气也不大爷,在草原上的晚宴中,她连输八次,牧川“大祭酒”每次只倒她筷子头般一滴,她还大呼小叫。后来我规定男诗人输了可以叫女诗人代喝,如果女人诗人不喝,他就要喝双倍。而女诗人如果输了可以叫男诗人代喝,但一定要说出爱他还是恨他。花语继续输,则每次他总叫吕叶喝酒,她不好意思说爱或恨,总是那句“爱恨交加”。结果在爱恨交加之下吕叶喝得步态踉跄。
   其实花大爷的运气算好,因为她输酒时没上菜,我们都饿得饥肠辘辘,只有输家才可以吃桌上的两小碟榨菜与花生米、鱼干。结果,这些“美味”被她一扫而光。


世中人、雨竹

 

   一别七年之后,世中人还能回忆起我当年在他家的模样与生活细节,就凭这一份记忆力,他做中国汉语诗歌资料馆是命定的了。
   老世喜欢指点天下大势,但你不能不承认,他评点人很到位,他说我刚出道时七个不服八个不愤,现在平和了许多。当年我还是年少轻狂的少年郎,现在已是“万事如意”的中年人,岁月就是这样的不饶人啊。
   老世与夫人雨竹此次一道出席了诗会,显得颇为恩爱,绝大部分中国诗人都在他们北京房山葫芦伐的家中住过,都吃过雨竹亲手做的菜,包括我。因此老世夫妇人缘颇好,在报到之前先有呼和浩特的朋友宴请,在散会后,还有呼和浩特的朋友招待。作人能做到老世夫妇的境界,高人矣。


白鹤林

 

   白鹤林是他出身的村子的名字,他与夫人从四川绵阳坐四十小时的火车到内蒙。他显得有些拘谨,说话显得经过认真考虑,但在草原之夜时,却放松地与江雪、世中人、安石榴、牧川进行大胆的艺术创作,让人敬佩。
   而白夫人却公开声明她不喜欢诗人,对诗人不给任何面子,在前后三天的诗会中,她许多次因为生活细节而向白鹤林闹别扭,而白鹤林却一直温言细语地安慰与劝慰,让我等大男人汗颜。
   据说怕老婆的男人都是有成就的,看来,我们要同白鹤林与赵卡学习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何武东

 

   “麻烦你帮我与这位美女拍张照片。”九鹏宾馆的大堂里,我对何武东说。
   武东乐呵呵地接过相机,我站到美女旁边。
   “亲密一点嘛。”武东说。
   于是美女斜歪着头,靠在我的肩上,显得分外动人美丽。
   武东拍了两张照片。
   这位美女是何人?就是何武东的夫人,一个画家,娇小漂亮。而他们的公子五岁,很师气漂亮,长长的睫毛,有神的眼睛,象个女孩,但公子勾女的本领一流,见到小女孩没多久,那些小女孩就成了他的“媳妇”。
   以老何这样实在的人,怎么有这样的艳福并遗传给了儿子呢?真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魏克

 

   在想象中魏克应该是个散漫的、狂放的、嗜酒的人,但结果却与我想象的大相径庭,他不太爱说话、拘谨、有点结巴、认真,穿一双卡通造型的大头皮鞋。
   唯一与想象靠谱的是,他喜欢喝啤酒,但不喝醉。
   我们笑他与花语,他开始总是很急,后来不着急了,当我们逼花语喝酒时,他就会偶尔帮花语说几句。而花语却不肯请他帮喝。
   我们在电梯里谈起他的经历,他曾上过中央戏剧学院,分配到安徽文化厅,兼任《诗歌报月刊》编辑,后来调到广东,再后来辞职去了北京,“结果自己现在生活也不如意。”他叹息道。
   如果放开些,魏克会生活得非常好,在草原之夜,我们正在宴饮,旁边的蒙古服务员开始唱歌,闹得我们不舒服,临撤席时魏克上去高歌一曲,将那招摇的蒙古小伙压了下去,那张狂的小伙再也不敢歌唱。

 

安石榴

 

   早在有这个活动的想法时,我就告诉石榴,“我一定去。”他说。要开会时他正在广西藤县老家,母亲正生着重病,但他还是千里迢迢地到北京,再到内蒙。就凭这份情意,让我感动。
   石榴很会玩造型,朗诵会时选是我的诗,然后抱着啤酒瓶靠着墙即兴创作、朗诵,让美女们尖叫,让相机闪个不停,结果朗诵会一结束,他就与某美女失踪了,次日我们发动全城警力寻找,在塞上老街的一家店里找到了他,他正与风骚的老板对饮着呢,旁边摆放着十余瓶奶酒。
   而石榴仍未喝醉。

 

育邦

 

   育邦与我是老朋友,2002年在南京时就已认识,去年在广东佛山“诗歌与人诗歌节”上再次相遇,今年再次相聚。
   “你请我做你博物馆客坐研究员算了。”我与他开玩笑,他是南京某博物馆馆长,是很清闲的工作,但他仍不满意,他需要更多的时间阅读与写作。
   育邦长着一张娃娃脸,不能喝酒,偶喝一点就会脸红。在人群中最沉静安静的一个,就是他。

 

江雪

 

   “江雪是典型的黄岗黄石一带的男人。”我说。
   江雪问这是什么形象。
   我想了想说:“厚道、小小地狡猾、认真……”我找不到更多的词,但是我能认出那种典型的风格。
   江雪不太能喝,总是喝醉。临走时他没喝酒,但到了车站却来电话说相机丢了,出租车上?午餐馆?茶馆?再也找不着,可惜的是相机里的那些照片。

 

张涛

 

   张涛就是著名的宁夏混子,胖,魁梧,安静,不爱说话,说话慢条斯理,颇有报社老总的风范。
   他在塞上老街买了张蒙古长调的碟,在车上被何武东给“没收了”。告别宴地中途,他溜出去再买,“给我带一张。”我冲他喊,要散席时他回来了,果真给我带了一张。
   谈到“2009中国70后诗歌论坛”,混子要求明年在宁夏举行,一切由他负责操办。直是个豪爽的哥们儿。

 

谢瑞

 

   我们叫他“谢秘”(泄密)。和宁夏混子、老何一样,具有典型的西部人的厚实与淳朴,也是这次诗会上给我们印象最温和、淳朴的诗友。他还是这次论坛上除了组织者外最忙碌的人,整整三天会议期间,用他相当专业的摄影设备和技术,为论坛和与会诗人们记录下大量珍贵的影像资料。
   感谢谢瑞。但以后千万别再轻易泄密啊。

 

夭夭

 

   夭夭是本次论坛的稀缺资源之一。其人如其诗一样端庄而沉静。
   《呼和浩特晚报》美女记者高化艳在朗诵她的诗时将她读成了“禾禾”,而我们叫她“天天”,因为没人相信会有“夭夭”这种名字。
   是“桃之夭夭”的“夭夭”,而不是“逃之夭夭”的“夭夭”。
   夭夭也是整个会议期间说话最少的人。

 

牧川

 

   本次诗会最辛苦的是牧川,他是会务秘书长,事无具细地安排和事必躬亲,如果换成是我,我早就骂娘不干了。
   而牧川是个中专老师,原叫牧子,本次诗会改名牧川。
   我们笑他:将才华都放在改名上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