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型之魅  

2008-04-23 22:55: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型之魅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楼
 

原型之魅

          ——评西篱《夜郎情觞》

 

 

    西篱的长篇小说《夜郎情觞》的出版,在中国当代小说场景中提供了一种探索的可能性:如何在少数民族文化与现代都市文明之间找到一个恰当的契合点。作者身为少数民族地区出生与成长的作家,通过女性的视角,在原始文明与后现代文明之间,看到了两种文明之间的张力,也因此看到隐藏在角色后面的原型。就在对人物形象的塑造中,西篱用她细膩的笔触刻划出源自山野的、在都市中飞扬的原型的魅力。

    小说中的女主人公叫阿哈,一个贵州高原的布依族女孩,她的身上显露出来的是阿尼玛斯(animus)的魅力。什么是阿尼玛斯?在心理学家荣格的原型理论中,它是女性精神中的男性特征,它给女性提供男性特质,也提供一种指导她与男性交往的参照系。阿哈的出场颇具戏剧性:一群去花溪的布依山寨“金竹大寨”采风的艺术家在森林里迷路,遇到危险,“就为了找崖豆,不知不觉众人误入了沼泽。水边森林里的沼泽有着腐朽林木的奇异香味,但是最可怕的,它吞没人畜无声无息。”于是阿哈出场了,她像“山鬼”一样轻盈地出现,贝亚特丽采般将大家指点出了迷津。画家颜如卿就在这次采风活动中认识了阿哈,阿哈“分别在他的额头、双眼和嘴唇上,印上她处女的初吻”。野性的阿哈、大胆的阿哈接下来独自一人到省城贵阳去寻找颜如卿,从此,踏上了滚滚的城市红尘,凭着她的粗野、大胆与善良,也即是她身上可贵的阿尼玛斯,她最终获得了自己的爱情、幸福与事业。

    与阿哈形成对比的是颜如卿,这个出生于城市生长于城市的男性身上,表现出的是典型的阿尼玛(anima)。容格的原型理论中,阿尼玛是男性精神中的女性特征,是由男人在漫长岁月中与女人交往所获得的经验而产生的。这种原型有两种作用:它让男性获得女性特征,也提供了一个在男性和女性相互交往的参照系。颜如卿就是一个阿尼玛过强的男性,这种过强的特质造成了他人格的懦弱与自闭,虽然阿哈喜欢他、爱他,但他不敢拥有她,反而逃避她,渐渐地从她的世界里消失。这种过于强旺的阿尼玛让他一直不能获得幸福:“他想起小时候想做女孩子的愿望。那个愿望压迫着他,令他无法进入男孩子的队列,也不与女孩子亲密无间。那个愿望令他孤独、自惭,艰难地度过了漫长的时光。在那个时候,他已经感觉到自己永远无法和别人一样有着明确坚定的意志。”

    与阿哈的阿尼玛斯强大、颜如卿的阿尼玛过浓不同的是,男主人公王鹰是平衡得最好的,在他身上阿尼玛与男性特质获得平衡,这位乐手在都市里游刃有余地行走在黑白两道之间,在艺术与生活之间,在女人与男人之间。他与阿哈就象两条交缠着的线条,但最后两人终于走在一起,获得了幸福。

    阿哈、颜如卿与王鹰在《夜郎情觞》中,他们的人格面具是叛逆少女、孱弱的男性、健康的艺术家,但从深层而言,则分别代表着阿尼玛斯与阿尼玛在不同程度上的表现与比较。这种有如傩面具一般的原型,给这部小说带来鲜明丰满的人格魅力,是小说家别出心裁地设计的艺术张力,也为小说的人物形象设置带来可资借鉴的范式。

    那么,在从精神分析派生出来的原型理论中,什么是原型呢?容格通过对人格结构的分析,发现无意识并不像弗洛伊德所言的那样混沌单一,在容格眼中,无意识具有两个层面:表层的个体无意识、深层的集体无意识。集体无意识的内容就是“原型(archetype)”,也称为“原始意象(primordialimage)”,那些印在人们脑海中的祖先经验、集体无意识就是“种族记忆”、“原始意象”,通常称之为“原型”。

    容格认为,“原型即领悟的典型模式。每当我们面对普遍一致和反复发生的领悟模式,我们就在与原型相遇。”从容格的原型理论出发,我们看到《夜郎情觞》中有哪些原型呢?阿哈对应的原型是“野性”——作者在小说开头写道:“阿哈是仙女,是夜郎王的妻子和女儿;阿哈是一朵花,一朵天上的花,高的森林里的月亮花。”这种野性表现在阿哈对爱情的大胆中,表现在她对自己并不明白的现代都市的无畏中,也表现在她被黑社会掠劫后的坚强中。而这种野性则来自于布依族的环境与文化,是原始森林、沼泽、和民族古歌凝结而成的精灵。小说家在她的身上施与了浓墨重彩,塑造出她的野性与野性的来源。而颜如卿对应的原型则是都市异化,他被都市所异化掉了,没有男性的特质与生命力,没有勇气、毅力,这种异化到了极端处,就表现出女性的软弱特征,“颜如卿懒懒的,完全放弃主张的样子,让颜如玉舒心,从小,她就喜欢他对她的顺从,如果他对她反叛或者抵抗,她就会变得无情。”他的姐姐颜如玉对他的统治,代表的是一种对生命的异化,而她也顺从地接受这种异化,这种异化也就成为现代都市文明的一种症候。至于王鹰所对应的原型,则如他的名字所示:鹰。鹰是属于天空的,是艺术的形象,是遨游在城市天空与森要上空的不羁的灵魂,代表着人类超脱了日常世俗生活的梦想。现代都市文明并没有毁掉王鹰,只会让他更成熟与大气,将他锻炼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所以他是一个健康的、艺术的形象。

    从这样的原型出发,从这些原型所对应的人物形象、人物所具有的“人格面具”(persona)出发,作家在这些人类的恩怨情仇间、市井与江湖间深刻而细致地揭示了人物的“阴影”(shadow)。所谓阴影,是人物内心那具有激情和攻击、狂烈的倾向,正是这些张扬人格魅力的阴影,让人物的形象显得鲜明而丰盈。这些阴影之间的交叉,构成了小说传奇般的情结。作家从原型理论所谓的“自身”(the self)的角度设计了各个人物的结局。阿哈在经历了都市文明的伤与痛之后,与王鹰一道坐着马车回到原始的野性的金竹大寨去休养身心,再次获得力量,最后回到城市中开始新的事业,而颜如卿则在城市中选择了跳楼自尽。所谓“自身”,就是人为了达到人格的统一和整合而做的努力。这些伤痕累累的主人公们最后都实现了“自身”,虽然有的是兼大欢喜有的是悲剧。

    通过对小说中人物的人格面具的设计、对应原型的设计,《夜郎情觞》完成了对都市异化、城市文明的批判,和对野性文明的向往。主人公们的结局一再说明:人类的文明往前发展,但人类的无意识部分却在向后张望,只有那未经污染的生态与文化,才能给疲倦的现代人以力量和活下去的勇气……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