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知识分子应该在路上,而不是终点  

2008-04-17 22:06: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0/17,阴

书名:《知识分子与现代性的危机》,(美)卡尔·博格斯/著,李俊、蔡海榕/译,江苏人民出版社2006年3月第2版,19.00元

 

 

知识分子应该在路上,而不是终点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楼

 

 

    “雅各宾型知识分子征服了国家权力,接着,通过对专业知识、物质资源,当然还有权力的垄断,又使自己成为一个新的统和阶层。”卡尔·博格斯在《知识分子与现代性的危机》如是说,这位思想家喜欢举苏联作为例子,但从头到尾没有提到中国,是件颇为奇怪之事。

    什么是雅各宾型的知识分子?博格斯懒得下定义,我也就懒得归纳他的的意思,直接列出围绕定义的一些原话,“虽然雅各宾主义的历史性时刻始于法国大革命,但是它的理论先驱早已深深地隐藏在西方知识分子传统之中……从柏拉图到马基雅维里到霍布斯,就外表而言,政治理论的主题经常是‘雅各宾式的’……雅各宾式的知识分子常能找出清晰的方法来解决一些隐晦而繁杂的社会问题,他们完全背离了传统知识分子的生存模式……雅各宾概念中最主要的是知识分子作为社会变革的普罗米修斯式的代理人或者作为稳定和秩序的代理人观念。”嗯,我想将这些引言放在中国执政党的身上,恐怕是非常合造的一件外衣。

    博格斯在书中所言的知识分子主要是指雅各宾式的知识分子,并且更多地是批在马克思主义领地上的知识分子。雅宾各主义的种类有哪些呢?第一种类型是坚持一种建立在专业知识基础之上的群主秩序观,比如柏拉图的哲学王、霍布斯的“利维坦”,在这里知识分子与政治家可以被视为一体。第二种类型,不仅存在于加尔文教的否定性主张之中,也存在于天主教的教义之中,在这里政治把合法性授予了皇权,宗教与世俗政治力量之间存在着某种心照不宣的融洽。第三种类型则保持在职救世主自居的民族主义传统内(看来目前网络高涨的民族主义者们,有望成为雅各宾式的知识分子,嘿嘿),在这里,它强调一种有创造性的、充满智慧领导阶层的作用,这一领导阶层在民族社群的形成中被中央集权国家赋予了权力。第四种类型是把知识分子想象为现代化中关键的社会手段——科学、技术和被启蒙运动唤起的新社会道德的工具。

    当然,有雅各宾式的知识分子,也就有反雅各宾主义的思想,从伯克到部分的马克思主义、无政府主义。

    其实,马克思主义的知识分子正是典型的雅各宾主义者,他们在现代进程中,遭遇的危机是合法性危机。虽然政治党融合与现代化进程上这类知识分子获得了身份的合法性,但是,当20世纪市民社会开始“复活”,种种反对的声音开始出现时,“战争中的雅各宾精英们已经耗尽了他们的合法性资源,开始面对批判性知识分子和技术专家治国型知识分子的持续挑战,这些知识分子一般把西方资本主义民主看做是取代中央集权主义的唯一可行的选择。”虽然更多地站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从阶级将争的角度与战斗的要求来看待知识分子,但博格斯对这种雅各宾式的知识分子的衰微还是有着客观的评价:“传统知识分子和雅各宾知识分子的消失可能被视为一个必不可少的甚至是积极的发展。”为什么呢?因为这种发展产生了持术专家治国型知识分子和批判性知识分子之间的新的辩证关系,并第一次提出了社会变革的民主化理论和实践的主题。

    其实,如果说得通顺一点,我们可以将雅各宾知识分子简单地理解成政治知识分子(虽然这种理解并不完全符合博格斯的本意)。此外,按博格斯的划分,尚有两类知识分子:技术专家治国型知识分子、批判性知识分子,也就是古德纳所区分的技术知识分子和人文知识分子,也在概等同于兹纳涅茨基所区分的技术顾问与圣哲。

    在现代社会中,技术专家治国型知识分子也遭遇到了危机,毫无疑问,“他们似乎更完全地献身于与自由资本主义理想混合在一起的技术进步。”古德纳对这一类知识分子是唱赞歌的,认为它们是构成“新阶级”的主体,有着革命的冲动与力量,并且在超越意识形态与道德上比人文知识分子更先锋,但博格斯并不像他那样乐观,这类知识分子已取代雅各宾知识分子成为统治集团和既得利益者,成为新的统治力量,他们必然要证明自己的合法性,并且如何与资本主义的旧传统划清界限,显然,这是一种正危机正在蔓延的知识分子,它们毫无疑问一直往统治阶级堕落,放弃知识分子的种种对抗意识,努力成为理性工具。

    博格斯保持希望的是批判性的知识分子,当然它在博格斯眼中不是绿党、不是女权主义者、不是环保主义者,而是有着马克思主义“继承权”的、时刻不忘阶级斗争的那一些知识分子,在PK掉雅各宾知识分子之后,他写道:“在资本主义西方,真正为权力而进行的斗争将最终在批判性知识分子和技术专家治国论型知识分子之间发生。”这一类知识分子的危机是或者被大量的自我怀疑和不确定性所压倒,或者是任其自然地逐渐走向更自由的技术专家治国论立场。这正是博格斯所担心的,在他的理论中,所有的知识分子都不应该是斗争与革命终点的统治者,而是一种永远与资本主义政权或中央集权主义政治不合作的批判姿态,永远在路上,作异议人士,作反对者,作永远的少数。

    关于这本书,博格斯这样阐述:“我的目标是在话语和社会力量之间建立联系,在知识分子生活的演化和公共领域的特点之间建立联系。”这一点,他的确做到了。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