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素颜歌与读书札记  

2008-04-16 11:02: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1

 

我从西南群峰间下来,那年四月

野蔷薇点燃火车小站

绿色火车却像春天的尾音

 

我记得也曾向你说起

天亮时,火车停止颠簸

大海已铺开咸湿气息

但我看不见天边泡沫,它的翻卷

 

有如路基旁,那抽象的白花

它们香气猛烈

从速度中一再闪逝……

 

如今我年华渐去,你也迟暮

在往事中对这午后山河”

 

是的,我反复说起那白色香气

(它们越来越近于虚无)

不是怀念海岸线上的春天

而是年轻时,那幽微的慰籍

 

 

 

2008\0\16,晴

书名:《知识分子的未来和新阶级的兴起》,(美)艾尔文·古德纳/著,顾晓辉/译蔡嵘/译,江苏人民出版社会2006年3月第2版,14.00元

 

素颜歌与读书札记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楼

 

 

80后与反智主义

 

 

    当80后成为一种身份,反智主义总算在新世纪找到了最坚固的藏身之地。”马陌上在一篇文章中如是下结论,貌似轻率,但却符合我这几年来的观察与思考。

    80后的小孩(以及一些装嫩的70后),将反智主义表现得淋漓尽致,诸如:将自己不懂的学问视为狗屎,将懂得比自己多的人当作垃圾,将知识分子贬做“猥琐”,他们之所以敢于如此说话,不是因为他们懂得更多,学问做得更好,为社会出力更多,而是基于他们的无知,以无知为光荣,自然也就以无知为资本,有了无知的资本,反智就是水到渠成之事。

    反智的80后以攻击、嘲讽知识精英为能事、乐事,要求所有知识精英都要站在他们的道德与无知立场上,他们自认是狗屎,但如果知识精英不站在狗屎的立场上行事与说话,则是连狗屎也不如。所以反智的80后有这些特点:以网络为平台、以嘲讽为风格、以无知为光荣、以自贬为伟大。

    关于反智主义的起源,以反智主义者自居身在美国的中国学者薛涌论述过,这里不妨搬过来:“反智主义”一词,因美国历史学家霍夫斯塔特(RichardHofs-tadter)的《美国生活中的反智主义》一书而走红。该书1962年出版,1964年获普利策奖,如今美国 媒体又有一股小小的霍夫斯塔特热,可见其影响依然甚大。霍夫斯塔特写作此书,是对1950年代艾森豪威尔时代共和党统治的一个反应。要知道,自新政到1968年尼克松上台,美国大部分时间是被民主党所主宰。唯有艾森豪威尔的八年是共和党入主白宫。艾森豪威尔政府亲大企业,嘲笑满脑子道理的读书人是“鸡蛋脑袋”,对新政后得势的知识分子是个不小的冒犯。其间更有麦卡锡主义崛起,对知识阶层进行了猛烈的攻击甚至迫害。所以,霍夫斯塔特以历史学家的眼光,对这一政治逆流进行反省,试图厘清美国文化传统中不尊重智力的反智主义的源流。

    那么,80后怎么会走进反智主义中去呢?

    中国的知识界,目前似乎可以概分为:新左派、自由主义、民粹主义。新左派一般与利益集力相结合,成为政府或大型商业集团的谋士,是名利双收的部分,是金字塔顶尖;自由主义以自己的思想为资本,占有思想上的优势,是金字塔中间;余下的金字塔底部,就是民粹主义者,它们“占有道德优势”。关于民粹主义,它有两个来源:一个是20世纪初期从俄罗斯引入的车尔尼雪夫斯基等人提倡的到民间去的社会思潮另外一个是传统中国一直存在的绝圣去智的反智论传统。反智80后因为它们出身与资历,既未能进入利益集团,也未能获得思想力量,于是只好呆在民粹主义的阵营中。因为民粹主义天生就与反智主义是一枚硬币的两面,所以80后成为反智者也就不足为奇了。

    但是,当下的民粹主义者为何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反智热潮呢?与两点有关:网络平台、批判性话语。80后基本都接受过正式的大学教育,也是“知识人”,而大学的教育教会了学生批判性话语的训练,艾尔文·古德纳在他的《知识分子的未来和新阶级的兴起》一书中认为:“批判的话语使所有基于传统社会权威的言语非权威化,同时,它使自身权威化。”当这种否定权威胁话语方式与民粹式的道德立场结合起来,再碰到召唤人发言的网络平台时(网络的匿名性、非审查性、底层性,具有天然的民粹性质),反智,势必就成为热潮了。

    我们要进一步追问:受过正式大学教育的80后,为何更容易成为民粹主义者呢?这绝不是因为80后的道德更高尚,虽然它们抢占了一个可疑的道德立场。关于这个问题,艾尔文·古德纳有着很好的解答:他们是“受阻的优势所有者”。与主流势力相比,80后具有更在的优势,他们出身于更好家庭、他们具有高等级的文凭、他们有精力、有抱负,但是,权力精英、财富精英与知识精英却构成了他们向上流动的阻力。在古德纳看来,这种优势与受阻曾造成过许多次的学生运动。而今天,学生运动的激情被利益激情所代替,运动的场所转到了网络,而政治性的运动被偷梁换柱,成了网络民粹立场的反智。从这个意义上而言,网络为政府消除了一次次“受阻的优势所有者”们的危险冲动。

    古德纳在《知识分子的未来和新阶级的兴起》一书中,论述了一个新阶级——也就是知识分子阶级的兴起,此书写于上世纪70年代,受到才过去的学生运动的鼓舞,今天看来有点痴人说梦的意味,但是,为何一个新的知识分子阶级没有成为领导性的阶级呢?为何知识分子还是受制于旧的阶级:权力集团和商业集团。通过对80后反智的分析,这个问题就很好解答了:因为新阶级冲是由一波波的年轻人构成,新的一波年轻人出现时,他们的反智立场抵销掉了前一代试图以智识确立一个阶级的力量,而这些反智者在媳妇熬成婆,成为可以与旧阶级博弈的力量时,新起的一代,又因为反智主义而消解掉了他们的努力……如此循环,太阳新下无新事。

    与旧的货币资本一样,新的知识资本也非常重要,它在古德纳的理论上可以与货币资本分庭抗礼,进而塑造一个新阶级,但是,古德纳忘记了一点,新阶级的每一代人在其未成熟期,总是有着阴魂不散的反智主义冲动,这种和新阶级的批判性话语与生俱来的反智冲动,一直在对新阶级釜底抽薪。但这种反智主义是无法刮骨疗毒草,只要在知识存在的地方,反智就会出现,只要在知识分子成为利益代表的时候,后备的知识分子阵营却等不急地投入民粹主义的阵营中去,耗旧了精英们的努力。

    因此,知识分子难以成为一个新兴的阶级。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