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蓝》——散文何以可能  

2007-11-06 10:08: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11/06

书名:《蓝》,陈蔚文/著,上海远东出版社2007年8月第1版,20.00元

 

    每一种文体在每一个时代都要找到自己继续存在的理由。在历史的的漫漫长途中,消失掉的文体为数众多,曾有过的文体大多消失了:大赋、启、奏……一部分正在消失:律诗、对联……文体的消失并不是说明它们不够好,恰恰相反,它们曾做到了最好,例如大赋在汉代,律诗在唐宋,因为它们做得太好,反而失掉了变革以顺应时代的可能性。文体也是有惰性的,象人一样。只有那些不断变革的,在每一个新的时代里都能找到自己继续存在的理由的文体,才能继续发挥光大或惨淡经营坐待东山再起。

    散文就是这种不断找到自己存在的理由的文体。

    在我们这个时候,常见的文体中散文与诗歌、小说不同,不需要象特意去阅读诗歌、小说这些“文学”那样去阅读散文,如果说小说与诗歌的阅读是一种“主动阅读”,那么散文的阅读是“被动阅读”。“被动阅读”的原因,正是散文已经媒体化。

    散文化身为专栏文章。随着大众媒体的普及,更多的专栏成为点缀过于专业性或市井性的媒体的必然材料,它既可以分析现状,可以插科打诨,还具有保持一定散文传统的风格,因此对于报刊来说专栏是必要的,它可以增加报刊的可读性人文性。

    散文化身为杂志文章。杂志,尤其是时尚类杂志,需要使用散文这种文体来传达讯息,生活化成为当前时尚杂志的主流,它的内容关注的更多是吃穿住行,散文天然是表述这些资讯的最佳文体,虽然撰写者们不一定意识到自己创作的是散文,但事实上他们给时尚类杂志提供的正是散文,哪怕这些散文的品质各异方式不同。

    因为媒体的存在与对散文的大面积使用,散文被实用化,与商业直接发生关系,它给撰写者带来的经济效益是是直接而明显的,而它被阅读接受则是毫无“文学障碍”的,我们的教育不一定培养人们的文学阅读能力,但几乎每个人都具备了“散文阅读”能力,“文学性”与资讯,也即形式与内容在散文上得到亲密无间的合一。我们可能不会特意主动去阅读文学作品,但一定每天都会被动地阅读市井化、大众化、生活化了的散文(不包括文学杂志刊发的明显文人化的散文)。

    因此,就有了许多“媒体散文”。事实上从新文学运动发韧之初,散文就开始媒体化,今天已成为经典的许多散文,梁实秋、鲁迅、林语堂……他们现在的经典散文大多是当时为报刊撰写的专栏,因为专栏要求直接、生活化、短小,所以新文学史上的散文更多是较为轻灵短小的专栏作品。未必专栏和媒体文章都会成为经典散文,但不可否认的是许多经典文章都是专栏或媒体作品。专栏与媒体文章的要求是“非文学性”,但正是这种要求打开了散文的表现领域,让散文获得了顺应时代的要求的能力。正因为加在散文身上的这些压力,散文反而在每个时代都获得了继续存在下去的理由,当然,它付出的代价是不断地浅薄化、变异化、一次化。

    我只是从接受的角度来谈散文的可能性,从文学性、语言方面尚有自己的原因,但在此不多谈,我想谈谈陈蔚文的散文集《蓝》,很显然,这本散文集并不是纯粹的“文学散文”,也不是纯粹的“媒体散文”,但从一些篇幅中可以窥见作者在两者之间的摇摆。在第一辑《有声》中,作者写了音乐与生活中的声音,文字浅白,使用的是日常语言,带着明显的为时尚媒体撰稿的痕迹。在《行涉》《清欢》《解意》《关情》这几辑中,也可以看到文学性务虚性与媒体务实性之间的撕裂。

    这种撕裂表现在明清李渔式的生活态度、明清小品式的语言态度和发表媒体之间的矛盾。一方面,作者试图保持着散文的唯美、优雅,一方面,则不得不照顾到媒体的大众性与资讯化(虽然这本集子中的文章未必是为媒体而写,但却打上了浓郁的媒体散文的色彩)。前一方面,在《诗经天青·元曲桃红》一文中表现得最好,此文写的是读《诗经》与元曲的感觉,缓慢的顺性的阅读,语言徐缓,唯美,优雅,古意十足。而后一方面,则在《莫干山路50号》中有所表现,写的是为杂志拍美食照片的事情,行文小资:“细雨,等出租。底楼咖啡馆中的火车座厢空着,墨绿桌布,这颜色有德国露天咖啡馆的浓香。”小资色彩适合杂志读者的口味,但比起明清色彩来,则有如风尘女子比大家闺秀。文学性与时尚性的博弈直接表现在《枣泥蛋糕》一文中,开始时的行文颇具明清小白文特色:“这列队源头是枣泥蛋糕。店内墙上竖体字写着此蛋糕成分:红糖、鸡蛋、山东大枣……”,但写着写着时尚性与小资气就冒出来了:“甜度刚好:甜点分寸其实蛮难把握的,太淡像糖尿病人食品,太甜让人腻歪,像在阿姆斯特丹吃过那种乳酪,一小块可致命。”小资化与时尚化的文章,特点是夸张到卡通化。

     《蓝》不是一本文学性十足的散文,也不是一本媒体性十足的散文,就是当下散文现状的一个“症候”:在文学与媒体之间碰撞、撕裂、触合、对话、互否……一种后现代性的真实状态。但因为这种状态的存在,并且在这种状态中的思考与努力,散文,在这个时代才有更多的可能性,才继续获得存在下去的理由。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