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城头变换大王旗——2007年9月读刊札记  

2007-10-04 21:18: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城头变换大王旗
——2007年9月读刊札记

 

《读书》

 

   不小心买到了第九期的《读书》,虽然前一段时间为“《读书》换帅”的事件,坊间欢呼者有之,不平者有之,但我并未怎么关注这件事,作为中国“新左派”十年的“老阵地”,一个老牌思想杂志的风格绝不会因换个主编而“华丽转身”,我一开始就这样认为。只是有一天在西西弗看到《读书》,想起好几期没有买了,于是一口气买了今年忘记买的一、三、七、八、九期。
   无巧不成书,回家闲览时,才发现第八期是汪晖、黄平主政的最后一期,意味深长的是该期的《编辑手记》最后一段中,汪晖言有尽而意无穷或者说含糊地这样写道:“这会儿其实已经是黎明,但仍然是明暗之间。”让读者无限联想。而第九期却没有了《编辑手记》,换成了《编者附记》,中曰:“从本期开始,汪晖、黄平先生不再担任《读书》杂志执行主编。两位先生在担任本刊执行主编期间,《读书》坚持了既定的办刊宗旨,杂志的论题与社会现实联系得更加紧密,讨论的深度和广度有了新的拓展,发展了一批新的作者和读者,进一步扩大了《读书》在国内外的影响……”听起来颇有七分“祭文”的意味。按照杂志的发稿规程,第九期杂志当然绝不是九月份编就的,里面的文章应该是汪、黄在离任前就编定。于是,虽然第九期两人不再“领衔主演”,但余音仍然是绕梁三日。熊易寒的《市场“脱嵌”与环境冲突》主张的是新左派的主要论调“平等”;申端锋的《农民合作的想象与现实》干脆怀旧地呼唤“国家干涉”的回归。而盛孝玲的《以自由民主之名》一开头就站在新左派的立场上“小丑”式地无知判断:“全球化与新自由主义是美国近年来很流行的理论,也是美国企图将第三世界和前共产主义国家纳入它的经济体系的指导思想。”不是新左派也不是新右派的我立马“汗如雨下”。
   本期体现了换帅的动向在哪里?文章的构成显得有此支离破碎,比如增加了余华的文章《我们活在巨大的阴影里》这篇会议发言稿,舒芜的《忘却的纪念》、蒋原伦过气而没有新意的《胡戈的意义》等以前不可能刊发的鸡零狗碎,似乎要中和掉一些“左”性,但却因此而显得慌张与急促。而在版式上,甚至出现了《秋瑾与林贵》一文四第段上的排版错误:没有后退两格。当然我们不能从这些局部的变化认定这份杂志一定出现了变化,但它具有“转型”的某些外部特征:零乱,多方向。
   未来的《读书》会是什么模样?其实,作来一个“保守者”,习惯了中国有这么一份声音响亮的“新左派”杂志,当他正成为明日黄花时,无论如果,我还是有些许的惋惜,这种惋惜不是对“新左派”的赞同,仅仅是对既成之物的追恋。
 

《文学界》

 

   这两年的《文学界》在版式上表现出了中国文学杂志绝无仅有的“先锋性”:每期分“专辑版”与“原创版”,只有两个封面而没有封底,大十六开,牛皮卡纸封面,红黑二色,颇像一份民刊(这种创意我甚至怀疑出自我于二零零三年主编的那期《独立·零点》)。近两期都承编辑远人兄赠阅,是以得阅。
   本期“原创版”印像最深的是弋舟的小说《桥》,从我的观点来看,当之无愧是本期质量最高的短小说:出自奥地利著名文学大师史蒂芬·茨威格之手,能不优秀吗?一瞬间我疑惑了一下:1942年就与妻子在巴西双双自杀的大师又复活了,并且用弋舟之名向《文学界》投稿。何出此惊天之言?因为《桥》中的主人公就是茨威格在名著《人类的群星闪耀时》中,《滑铁卢的一分钟》一文中的格鲁希元帅。从故事大纲到情节到人物形象,完全是将《滑铁卢的一分钟》改写了一遍,就连流放的结局也一模一样。
   编辑与主编“慧眼识英”,将此文编发出来,完全说明了中国文学杂志的编辑们具有高水准的鉴赏力!
   残雪的《故乡》为头条,但我没有试图去读的兴趣,残雪的小说从来就不曾引起过我的任何阅读兴趣,在中国的小说家中我唯一不读她的作品,不是认为不好,而是不习惯她的文体与文笔。于怀岸的小说《扯伙》写了一对小生意上的朋友换妻的故事,我个人认为这种事在生活中完全不可能发生,所以也就当作《故事》会中的大家故事来阅读。洛夫的长诗《背向大海——夜宿和南寺》水准不低,至少有他中年时期的先锋性与成熟感,老诗人还能保持这种不错的创作势头,“洛夫招牌”可谓数十年而不坠。
   至于“专辑版”中,刊发了四个军旅作家的文本、评论、随笔,他们是:温亚军、王棵、徐岩、王曼玲。对于他们的文本,我无话可说。


《世界时装之苑ELLE》


   这本杂志一直都水准不低,它的法国母版《ELLE》作为欧洲最重要的时尚媒体,汉语版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杂志做了个“80后大调查:结婚这件事”,拉了一堆小名人小作家或小白领出来做例子,让我这个70后人士感觉真的“老了”,应该被80后所PK掉。
   作为一份时装杂志,这种人文稿永远只是少量。本期可圈可点的策划有:检阅时装制高点、华美秋冬、秋妆趋势关键词。一册在手,对秋冬时装走势大至有个认识的轮廊。


《Calibre品味时间》


   这是一份新创刊的钟表杂志,创刊号,常伟主编,好象属于新加坡一个媒体?季刊。大十六开,用纸奢华,在版式与栏目设置上,表示出海外同类杂志的那种大气与简洁,不至于象国内的同类杂志那样繁杂。
   与所有钟表杂志一样,这份杂志同样为高级钟表商服务,介绍产品、钟表知识、钟表界讯息……内文分为“专题”、“表情”、“钟表文化”、“技术”几个部份。目前中国钟表类杂志不是太多,只有《时尚时间》、《时间观念》、《中国市场名表》《表饰》等几份,《Calibre品味时间》的加入无疑会提供另一种可能性。
   


《时尚时间》


   关于这份杂志近期的表现,我曾写过一篇文章专门谈过,在些不重复,但之所以要谈本期杂志,因为它非常值得收藏。我的朋友从广州给我带来的杂志上,刊名叫《钟表研究·时尚时间》,而近日它的官方网站上公告“补货已到”,“补货”与上市一天就紧争召回的“正货”相比,封面与内文一样,只是刊名不同,“补货”的刊名其实是正确的:《钟表·时尚时间》。
   所以你手头如果买到了《钟表研究·时尚时间》的“正货”,不妨好好收藏,因为它在著名时尚杂志中,相当于邮票界的《全国山河一片红》。


《热度周刊》


   这份市民消费指南是我的朋友大萝卜主编的,教重庆人如何吃喝玩乐,我手头的是第十和第十一期(周刊而非月刊)。前面几期这杂志真是烂得我无语,收到时只能大萝卜说“收到了”,谈话中也避免谈到这份杂志,但后来收到这两期,一翻之下大为吃惊:进步太快了。俨然从丑小鸭向白天鹅飞升,中国的杂志很少有“生长力”,但这份杂志却保持着漂亮的生长力,让步不能不对它那娇小漂亮的主编深表敬意。
   地产版做得极好,第十期的《地·房·局》是下了大功夫的,非常有创意,将最流行的电影与地重庆地产新闻、走势联系了起来。尤其是《夜宴》中,以电影剧本的方式表现了重庆“地王”事件。在我的阅读视野中,将房地产版做得如此惊险可读的没有几家杂志。

 

   从思想杂志《读书》的换帅,到文学杂志《文学界》的“茨威格复活”,到《时尚时间》的刊名出错,到新钟表杂志《Calibre》的创刊,再到《热度周刊》的大踏步改观,借用鲁迅的一句诗,概之曰:城头变换大王旗。
   是以略述九月份所读杂志。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