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某报专栏《草木南方》之某篇《握一把苍凉》  

2007-08-11 17:48: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握一把苍凉

 


   在秋日的暮晚写下这个标题,岁月立刻从他记忆深处缓慢地溢出,变成暮色,变成冷风,变成暮色中冷风里的那些拐枣树……
   记忆里他的童年几乎一片空白,空白如一枚褪色之叶,如那落叶铺垫的树林:一个身着蓝布衣衫的少年走到山麓间,树林里,找到拐枣树,踩着凉凉作响的落叶,捡拾那树冠之下落叶之上的拐枣,落叶干燥而灰白,凋落在叶上的拐枣倔强地扭曲着,同样是灰褐色,这肉质果柄上的果实细微而灰褐,轻轻一搓,就会掉下来。他手里握着半把拐枣,又抬头看了看那冷静的、已不见阳光的南方天空——透过疏落而俊朗的树枝。
   握一把苍凉,送给你。
   那握在手中的拐枣暗藏着甜味,在少年的记忆中缓缓地以慢镜头的方式推成淡淡的甜、凶猛的涩、醇苦的酒……多年后当他在南方的天空下写下这些文字时,拐枣,已抽象画般曲扭为一张泛黄的黑白照片,被秋日的风吹冷,吹到暗下来的暮晚中去。
   他努力用记忆与文字在岁月的拍纸簿上绘下拐枣的模样:那四五丈高的乔木,椭圆的叶片,腋生的黄绿小花……站在阳坡、山谷、沟畔、路旁,一言不发地在秋风里萧萧复萧萧。他闭上眼睛,甚至还能在味蕾间捉摸到拐枣酒那甘醇而略带苦涩的醉意……植物书上说它还有一些名字,学名枳犋,也叫蜜屈律、木蜜、木珊瑚、鸡距子、鸡爪子、万寿果、金钩子、梨枣、枸……这些都是别人的记忆之词了,他记得的只是“拐枣”,“拐枣”有着他的体温、童年、感觉,似乎伸手就能触摸到它紧张的甜蜜、忧伤的微凉。
   岁已秋,日已晚,还是下厨做一碗拐枣猪肺汤吧,那个往昔的蓝衫少年变成了今日清瘦的下厨的中年人,只是,那忧郁与沉默不曾改变过。用童年的鲜拐枣二两,加俗世的猪心、肺各一具,再配上陈旧的红糖半两。先用怀旧的刀子将心肺切成小块,与拐枣和糖放入文字的瓦罐,加上少年时的清水,以岁月的文火慢炖,最后调入少许抒情的精盐与味精,一罐可以在年华逝去时解渴除烦的拐枣猪肺汤,就这样在理论上放在洗得发白的原木餐桌上。
   只是,当他站在厨房间,手握那一把将要清洗的拐枣时,那个孤独而大眼睛的蓝衫少年,又虚幻地站在了他的面前。借用台湾作家司马中原的话,他伸出手去,对着流水与窗户之间的少年,说:“握一把苍凉送给你……”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