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访苏归来》:幻像的破灭  

2007-08-04 09:45: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08/04

书名:《访苏归来》,(法)安德烈·纪德/著,李玉民/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4月第1版,15.80元

 

 

《访苏归来》:幻像的破灭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楼

 

 


   中国人一直对苏俄文学有一种顶礼膜拜的心理,这种心理从十月革命后二三十年代的知识份子鲁迅、瞿秋白等发源,经过解放后学习俄语为主要外语的那一代作家,到朦胧诗时期的诗人,到九十年代读翻译文学长大的年轻一代作家诗人……近百年来中国的文学从来就没有脱离过苏俄文学的影响,换句话说,中国作家们恨不得自己也叫某某斯基,既然做不了苏俄人,就把自己的作品变成对苏俄作品致敬的三流文字吧,某某娃、某某基总是出现在中国文人膜拜的文字中,并且看来这种膜拜还要“万古流芳”下去。
   猜测其原因,不外全是政治原因所致。十月革命的成功让中国知识份子看到一条可以枪杆子出政权的出路,以致于在二三十年代的的在野党行政设置中,完全照搬苏联模式——甚至连名字也懒得翻译成汉语,直接就“苏维埃”过来了。到了在野党夺得政权之后,大力推行俄语,中国出生于四五十年代的人们便有接受苏联文学的基础,再加上后来的文学禁忌,只有苏联文学可以在中国通行,于是中国文学“全盘苏化”(虽然这种有些夸张)。反讽的是,最先接受苏联模式的党派成了执政者,同样采取斯大林一样的文字狱,而接受苏联文学长大的那一代,却成了受害者——苏联政治压迫苏联文学的历史在中国再演了一遍。到了朦胧诗时期以后,苏俄文学成了“伟大的文学”,因为它的“抗争精神”,中国人便开始唠唠叨叨地怀念“白银时代”,将白银时代的苏俄文人端到祭坛上当起了神祗。这些苏俄的“知识份子文人”至今仍然安坐在中国文人的祭坛上……而这一切。不过是苏俄悲剧在中国的“永久牌”上演罢了,连苏俄文学都不敢反抗,中国人还学习什么苏俄知识份子的“反抗精神”?
   在中国文人眼里,俄国知识份子,诗人作家们都是“硬骨头”“好汉”。但其实在与意识形态对抗的过程中,对抗者本身就已经被意识形态化了,就算这些好汉们有机会登基坐殿,对民众的压迫也会比当政者有过之而无不及,历史已经无数次地证明了这一点。幻想一下,如果克鲁泡特金、肖洛霍夫、索尔仁尼琴……这些知识份子如果政权在手,他们又会比当政者仁慈多少呢?在仇恨的对抗中成长的异见者,心灵一定不会是爱与仁慈。我当然不认为当政者的压迫是正确的,但我也不认为反抗者的意识形态就正确的。
   但正因为这种“批判”、“反抗”的精神,苏俄文学一直成为中国文学向往的神话!
   而这种神话至今在中国仍然没有被怀疑与被打破的可能性——中国文人都是行动者、信仰者,而不是怀疑者。只有怀疑者才能看清更为广阔的道路。
   文学上的怀疑不易,政治上的怀疑就容易得多了,至少在西方是这样。著名的共产主义作家纪德在1936年应苏联政府的邀请,以国宾的身份出席高尔基的葬礼,并对苏联进行了为期十周的访问。但他发现,他想象中的苏联与实际的苏联反差太大,自己以前陷入的是乌托邦的空想之中——这种空想也是世界共产主义者对苏联的一厢情愿的冲动,也是中国文学一直以来对苏俄文学的一厢情愿的冲动。从苏联回来之后,纪德出版了《访苏归来》,书中记录了自己的所见所闻与反思,于是,纪德突然间就成了苏联的敌人——共产主义国家永远只能听见颂歌与赞歌,不能听见批评意见,就象“反抗”的文人只能听见对反抗的表扬而不能承认对反抗的怀疑一样。
   对苏联现状也有着清晰看法的罗曼·罗兰也参与了对纪德的批判,但这只老奸巨滑的狐狸却留下了自己的《莫斯科日记》,封存五十年,为何?就因为他“害怕”斯大林的压力。这种害怕难道是真实的吗?一个法国作家害怕另一个国家的压力?当然不是,真实原因是他仍然愿意保持对苏联的幻想,就如同今天的中国文人仍然愿意保持对苏俄文学的幻想一样。
   与罗曼·罗兰相比,纪德无疑是那个指出皇帝并没有穿着衣服的孩子,所以虽然《访苏归来》写得模糊不清,文笔一般,但他的良知却永远将会让这本薄薄的著着散发着人类怀疑与求真的独立精神!
   这正是中国文学所缺乏的精神!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