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转龚奎林博士的升级版文章  

2007-07-04 17:17: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

 

   可能有朋友会觉得我言过其实,但恰好相反,我觉得我还没有写透,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那种纯净的温暖,那种快乐的诗性,我想,这可能只有女性才能产生那种语言的敏感和梦境般的幻觉,我知道,每一个人都有它自己的想像世界和表达方式,而且每一个都在寻找适合于自己的独特的美感表达、想像方式和意象体系,我自己也在寻找,但我很惭愧,因为我觉得自己很虚弱,我无法找到。所以,我只有羡慕,并且学习。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杜青的诗歌写作方式契合了我对诗歌的想像方式,使得我非常认同杜青的诗歌感觉,于是读着这诗歌的时候,我就有了想写点评论的冲动。

 

 

  杜青的这三首诗让我非常惊讶,我惊讶于一位女性把语言经营的如此别致而富有张力,并在无声无息的平静下面张扬诗性,让人感受到一股异常内敛的激情,这应该是个对语言又非常敏感且思维敏锐的女诗人。通读三首诗,突然感觉象是快乐的“民谣”,又象是山水写意画,淡淡几笔却意境飞扬,语言是如此的流畅、圆润,明丽而不纤细,但透露出的情感色彩却又是那么雍容,所以读来平静处顿生想高歌一曲的冲动,让你感觉到语言的凝静与内敛冲刷着自己的灵魂,震撼着内心的刹那颤动,于无声处让你豪情万丈,突然有一种无比喜悦的快感。这是女诗人对诗性语言的坚守,那敏感而阳光的语言浸淫在诗人笔下,更是作者观照世界、体悟人生的一种纯正姿态,例如“你是一座山呀,你是一条河”,“移植多处的蓝莲花/带着伤痕回到幽深的峡谷/那大地的心脏,将抱负和烦恼渐渐省略”,“阳光依然温暖,月光依然柔和/心灵变得千疮百孔,一些事物始终不变/想写诗时就写诗吧,想绘画时就绘画/想朋友时,就到广东来吧,到人间最温暖的地方来”,但你又不觉得这是一种口语式的自娱,普通的语言连串在一起就有了一种非常顺畅、流动的味道,如同穿过云层的月亮。看来快乐和幸福已经把女诗人杜青包裹起来了。

如上所述,这三首写给朋友的诗,语言非常平淡,叙述语气也非常平静,就如同几个人在一起面对面的交心,但平静的背后你却能够发现杜青对几位朋友的非常真挚的赞颂之情,而这种赞颂之情却并不直接表露,更不是做作似的浅露歌颂,而是在与朋友经过了心与心得交流后抓住朋友的特质并通过语言与语言的自我拓殖而表达出来的。因为杜青在观照对象的时候是保持了适当的距离,是一种并列式的平视对方,不是我们从古到今的那种仰望似的赠唱酬和的咏人诗。

 

朋友(二)
 
河里的鱼和石头成为河的一部分
山上的树木和草丛成为山的一部分
写诗编书成为你的一部分
你是一座山呀,你是一条河
你带着的你生活打开天空的门
不知不觉
我和一些人成为你的又一部分

 

  读着这首诗歌我想起了卞之琳的《断章》:“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也想起了舒婷的《双桅船》:“你在我的航程上,/我在你的视线里”,尽管所叙述的情感对象和哲理阐发不一样,但是语言表述却都是圆润、纯正的,使得主客体都有一种相对性。这种相对性是通过类比的修辞方式获取的:鱼、石头是河不可缺少的属性;树木、草丛是山不可缺少的属性;写诗、编书成为了朋友“你”在当下处境中不可缺少的日常属性。于是,作为日常生活属性的三者之间有了类比性的沟通桥梁,“你”、“山”、“河”也就有了互文的相对性,因而杜青的笔下,朋友是非常健朗的,因为“你是一座山呀,你是一条河/你带着的你生活打开天空的门”,这种民谣式的叙述娓娓道出了山的伟岸与博大、河的青纯与柔情、天空的旷远与美丽,这一切都给人美感,给人于淡定自如的色彩,更重要的是杜青的叙述表达呈现出了朋友“你”对“我”的真诚和仁义,如山,如河,如天空。诗人在语言上吸收了山水写意画中黑白分明、突出线条的淡雅,勾勒了一幅旷远的山水写意图,而这个图的主人就是朋友“你”,所以,“不知不觉/我和一些人成为你的又一部分”,因为“我”也一直致力于“写书”,是的,这才是真正的朋友,这种敬佩的友情和感恩的情绪延宕到了第二首诗《致梦亦非》中。

 

 

致梦亦非

移植多处的蓝莲花
带着伤痕回到幽深的峡谷
那大地的心脏,将抱负和烦恼渐渐省略
他现在把自己省略得多么干净
生活仅剩下文字,他还继续在省
字仅留下生活

 

  每一个人的生活都是一首歌和网织造而成的,痛苦或者快乐、忧伤或者幸福作为一组矛盾的本体统治了我们的生活,那么我们作为这种阴影下生活的人该如何追求,该如何生活,该如何面对突然而来的“伤痕”,这其实是一个哲学命题,而“移植多处的蓝莲花/带着伤痕回到幽深的峡谷”也就成了梦亦非个人处境的自况隐喻。面对这种或个体的“伤痕”或外在世界压抑个体产生的“伤痕”,梦亦非如同回到幽深的峡谷中的蓝莲花仍然坚强不屈,杜青正是抓住了梦亦非这种告别过去的一种生活态度:“那大地的心脏,将抱负和烦恼渐渐省略”,这是一种灵魂的深,包裹着两层意思:首先,大地有着宽广的、仁慈的胸襟,它的纯粹去除了世俗的烦恼,因为人作为大地之子在大地的怀抱中总是感受到被温暖和抚爱,也只有在这开阔的赤诚的大地上人的烦恼和不快、人的不幸或者痛苦会在这温暖和抚摸之中逐渐恢复平静;但是平静是不够的,因为人在物质世界中总是会受到一些干扰或者碰壁,在这种生活语境当中,人走向成熟,他的原有的宏大抱负被省略,从而走向个体日常生活的现实层面,并在这种日常追求中寻找一种诗性的快乐,最终走向海德格尔所说的人诗意的栖居于大地之上的澄明之境;其次,大地是诗人梦亦非的外化之喻,作为个体的梦亦非通过语言的格致经营与大地进行对话,与世界进行交流,并在这种对话与交流中逐渐去除了物质世界的束缚,从而走向生活的平实。这里的“人”不仅仅是文本之中的客体所指诗人“梦亦非”,更是一种代或者群体的能指,指向这一类追求日常生活的诗性之境的“梦亦非”们,他们在后现代语境中赋予了日常生活的诗意,“生活仅剩下文字,他还继续在省/字仅留下生活”。对日常生活的诗性追求,使得梦亦非去除了物质的繁杂寻找文字的可及物性,然而他仍然继续以一种纯粹的写作方式留下生活的纯粹和诗人观照生活的纯粹,从这里可以看出杜青的眼光是非常敏锐的,用干净的语言精炼出朋友梦亦非与物质世界保持适当距离时用语言坚守日常生活的诗性之美。杜青用非常纯粹的语言来表述一个非常纯粹的诗人梦亦非,这种属性作为一种个体无意识的惯性也隐藏在《致俞心樵》中。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