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转陈代云的一个文章,关于发奖。  

2007-05-08 15:08: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为什么要给甘谷列颁奖

 

                                陈代云

 

 

   2007年5月3日,在贵州省独山县翁台水族自治乡的夹缝岩,我们一帮人(浪子、谢湘南、徐必常、黄漠沙、梦亦非和我)一致同意给甘谷列颁发了一个由村民小组(也就是生产队)授予的中国诗歌贡献奖。由一个最小的行政组织(甚至都不是)颁发一个带有“中国”字样的最高诗歌奖项,其中的意蕴是显而易见的。

  事实上,这个奖项的出现和某个大的背景连在一起的:此前,所有与会人员对中国的一个诗歌奖提出了若干质疑和批评。诗歌奖在今天,就和自家菜园子里的茄子差不多,因此,颁发一根茄子给甘谷列也没有什么不可。但为什么这根茄子不是给浪子、谢湘南、徐必常、黄漠沙、梦亦非和我。这才是我想要说说的。同时需要说明的还有,这里所说的颁奖理由是我个人的,不代表夹缝岩地域工作室,也不代表这个奖的组委会。

  甘谷列是我的朋友。在广西,他是我最早认识的那几个并且将友谊延续至今的朋友之一,其为人之真诚相信认识他的朋友们都有所感触。在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当今诗坛,甘谷列是一个奇迹,是对中国诗人个人品格的美好想象和坚持。感谢甘谷列,感谢他的人格魅力,这是我的第一个理由。

  甘谷列写诗的时间已经很长了,坚持这么长时间诗歌写作的命运一般是这两条:出名了,或者放弃了。但甘谷列没有。没有出名,是因为他没有向世俗妥协;没有放弃,是因为他心中还有诗歌的信念。正如夹缝岩文化节炮制的官方授奖词第一版说:“甘谷列先生在漫长的写作生涯中,坚持自己的表达姿势与态度,决绝与勇敢地面对自己的生活与时代的疑惑。”感谢甘谷列,感谢他的诗歌精神,这是我的第二个理由。

  从梦亦非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myf1975)我们可以看到这个中国诗歌贡献奖诞生的过程。可以肯定的是,大家只不过利用了甘谷列的诗歌文本(例如甘谷列诗歌的标题《甲乙路小学甘二狗的春游日记》出自梦亦非,谢湘南的《每日一洞》来自甘谷列的《每日一诗》)来增加娱乐的谈资。甘谷列在答谢辞中说:“我被授予中国诗歌贡献奖,这一方面暗合我的诗歌写作的状况和本质,另一方面也是朋友们给予我的鼓励。”但事实上,甘谷列的诗歌文本并不是随手写下的这几行所能代表的。感谢甘谷列,感谢甘谷列和他的诗歌,他们连在一起成为中国诗歌一个独特的文本现象。这是我的第三个理由。

  “走了,就死了一点点。”法国诗人爱德蒙·哈罗古尔说。所以在我看来,一个诗歌奖的出现,并不意味着对作者的肯定和鼓励,而是对作者的终结,当作者获得某个奖之后,就意味着他人已经对你此前的写作作了必要的判断和总结,那将是一个远去的身影,将是曾经的作者,是迷雾和幻景。所以,我希望我的朋友,甘谷列先生,对自己过去的写作做一个告别。

 

 
                                               2007年5月8日
 
  甘谷列的文本
 
  趁着落山赶来
   万山丛中只有我们三人
   一匹马是我们的向导
   代云在我后面
   子兵在我前面
   这些是谁的山
   现在是我们的山了
   是我们三个人的山
   在日没之前
   我们来到了夹缝岩
 
 
我的唱和
 

我们趁着暮色归来

  ——和甘谷列

 

 

我们趁着暮色归来

在独山县紫竹山国家森林公园

在五月一日,一匹马,三个人

在群山中间指指点点

 

甘谷列豪情万丈,说

这山是我们的,是我们三个人的

(马儿低着头,不说话

群山也不说话)

 

早些时候,这山可能是梦亦非的

可能是谢湘南的

……

而此后,这山可能是浪子的

是徐必常的,徐清源的

……

 

哎,这山,山峰的山

我看来不过像公共厕所

有些人熟视无睹,而有些人

却着实爽了一把

 

2007年5月4日

 

 

附送的:

 

老子也要写首口水诗

 

口水啊

但愿你

像黔南的雨

说来就来

一会儿工夫

就铺满一张稿纸

 

2007年5月4日

于翁丙组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