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诗歌无罪,恶搞有理——梨花体之后首次诗坛内部的恶搞  

2007-05-09 16:15: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一直认为诗人们作鸟兽散之后,“恶搞诗歌奖事件”已经成为一段愉快的私人回忆,留在一个叫夹缝岩的世外桃源。但事实证明我太天真了,从这几天的反响来看,“地域·夹缝岩诗会”的恶搞事件当事人虽然并未生气,但影响已经如多米诺骨牌一样在诗坛连续下去。许多诗人很生气,后果“很严重”。首先是某位七零后“大佬”告诉我他“很不习惯”,接下来某位更有影响力的“诗歌大佬”通过某位与会诗人将他的态度传到我们一干与会诗人耳中:他很生气!
   汉语诗歌界最有影响力的诗歌网站“诗生活”也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不但将首页“诗通社”消息列表中关于此颁奖的报道删除,在“信息论坛”中将贴上去的原始报道也“吧唧”一声干掉。
   ——装神弄鬼的、骨子里腐朽到发霉的诗歌界在对这次诗会大打出手,只不过尚不知哭爹叫娘满地找牙的会是哪一方?恶搞者?诗歌卫道士?还未到揭盅的时刻。

  

      “恶搞诗歌奖事件”是怎么回事


   恶搞的是什么诗歌奖?是哪些人在恶搞?
   2007年5月3日至4日,在贵州省独山县紫林山国家森林公园的核心景区,一个叫夹缝岩的布依族村寨,举行了一个结束后才命名的“地域·夹缝岩诗会”。这个“诗会”的本质是一干诗人、摄影家、旅游者、艺术家凑了份子钱到夹缝岩去休息几天,因为这个时间段里,正是夹缝岩家庭旅馆开张的时候。
   没有什么“会议议程”,没有主持者,甚至大家在一起谈什么都没有事先想好的话题,诗人们凑在一个叫“地域工作室”的村办公室里胡乱聊天、喝茶,一切都很正常。直到诗人甘谷列的那首诗出现。
   5月3日早晨,甘谷列在地域工作室的酒吧吧桌上写下他的无题十行诗。因为这诗实在平庸得叫人无话可说,而他又不断地阐释这首其实不需要阐释的作品,于是,“恶搞”就被这首诗给触发,即兴开始了。首先是诗人们给这首开了一个充满笑声的“作品研讨会”,然后在趁甘谷列小便的时候决定给他发一个“中国诗歌贡献奖”,研讨会之后举行了一次用几个上身赤裸的肚皮顶着奖牌的“发奖仪式”,在傍晚的时候,又举行了“盛大”的颁奖晚会,念出充满反讽意味的授奖诗与授奖词,以及获奖者真诚的答谢辞,接着表演了根据获奖作品改编的嘲讽意味十足的拙劣诗剧。(关于具体场景与细节可以参看附录文章)
   这就是“恶搞”的大致过程。

 

 

          为什么要发“2007中国诗歌贡献奖”

 

   以往的中国诗歌奖项都是发给相对来说“叫好叫座的优秀作品”,但这一次却发给了一首无限平庸的作品,不为什么,就因为这首作品难得地体现了中国诗歌写作的绝大部份问题。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首作品的“贡献”远远超过所有既往获奖作品的贡献,因此它让我们警视,让我们看见中国诗歌的无能力为与无病呻吟,并且这首诗给在座诗人们带来了言语狂欢与无限联想的批判,哪一首诗又能这样让解读者们兴奋?
   将“2007中国诗歌贡献奖”如此大的奖项颁给一首异常平庸的诗作,一个村民小组颁出一个如此大名头的诗作,这其间的反差让人寻味,其实它的本质是严肃的,但出来的效果却充满了张力,出了“恶搞”的后现代效果。

为什么要恶搞诗歌奖

   用诗人陈代云的话来说:现在的诗歌奖就象自家菜地里的茄子,所以给甘谷列发一个奖与给他发一根茄子没有什么本质区别。
   如今每年发出的大大小小诗歌奖让人误以为中国诗歌已经到了盛唐那样的诗歌高峰,以为“个个论坛出李白,本本刊物出杜甫”,但事实并非如此,所有的中国诗歌奖都不过是每个小圈子内的自我表扬罢了,当群众表扬缺席的时候,圈子之内的诗人们就开始了自我无耻地表扬,一不留神看那些授奖词,还让人民群众以为那是为下一届诺贝尔奖所准备的授奖词。
   中国的所有诗歌奖都失去了公信力,既然如此,颁一个恶搞的诗歌奖又有何不可?只是诗人们一向习惯了装神弄鬼,习惯了坐在早就不存在的诗歌神坛上凌空蹈虚地口吐莲花,却没有意识到那“莲花底座”下其实是烂泥与牛粪。
   所以当与会诗人们恶搞诗歌奖——给自己自打耳光时,那些一直以为自己就是诗人代表、精英的诗歌大佬们就坐不住了,他们愿意听到的是自我表扬的掌声,而不是自我掌嘴的批判。

 

               关于诗歌奖的奖品

 

   “2007中国诗歌贡献奖”的奖品包括奖金五千元、一平方公里山林、一条小溪,一个日子的命名。关于奖品,我们的解释如下。
   五千元奖金:本来诗人们讨论是发一块钱,真发,但后来联想到许多诗歌奖设置了极高的奖金,只不过在发完奖后那奖金要交回发奖者(中国的民间诗歌奖有几个人真能领到奖金?),所以决定发五千块,不过是假发,并不拿出五千块现金放在镁光灯前,最后又改成发一毛硬币,真发。这种对奖金的反复改动,就是为了恶搞“或者诗歌奖”等假大空的面子奖项。
   一平方公里山林:夹缝岩有着数百平方公里的村民自留山林,不要说一平方公里,一百平方公里都没有问题,但这一平方公里的土地获奖者可以参观,可以带走(如果他有这乾坤大挪移的本事),但不能采伐与出卖。这个设置以讽刺现在流行的在奖项中发“一百五十亩草场”的“明天诗歌奖”等奖项。那些在内蒙边区的草场的“一百五十亩”恐怕获奖人一生只见一发奖那一次,真是成了“二百五”。
   一条小溪:夹缝岩溪流遍地,获奖者可以任选一条小溪,可以带走小溪或参观,但就是不能污染,也可以让获奖者用他在本次诗会上喜欢的女人名字命名(有效与否与行政区划无关)。这个设置以讽刺那些开会必乱搞的诗会与诗人。
   一个日子的命名:我们把发奖的5月3日命名为得奖者日,以讽刺那些动辄“某某日”的诗歌话语。

 

            从诗歌内部发生的恶搞


   如果说“梨花体”是诗坛外部对诗歌的恶搞,是读者因不满意诗歌而发生的恶搞,诗人们还可以“捍卫赵丽华”,但这一次的恶搞是中国诗坛首次是诗人自己从诗歌、诗坛内部对诗歌、诗歌奖、诗人进行的恶搞。
   梨花体事件还可以让诗人们狡辩为读者们不懂诗歌,但这一次是诗歌专家们(有文学研究所常务副所长、鲁迅文学奖诗歌奖得主、诗歌评论家、诗人、民刊主编——中国诗坛的浓缩版)不约而同地对诗歌进行恶搞。这难道说明是这些恶搞者有问题?答案当然是“不”,这意味着诗歌真的已经病入膏肓而自欺欺人。中国诗歌界是什么样的腐烂与没落,是什么样的争名夺利,“在场”的诗人们都心知肚明,但没有谁肯去做那个指出皇帝其实没穿衣服的《皇帝的新装》中的小孩子。
   这一次的“恶搞诗歌奖”事件,本质正是这些诗人(浪子、谢湘南、陈代云、梦亦非、黄漠沙、甘谷列等)以“恶搞”的方式充当了那个指出皇帝光着屁股的小孩子,所以,在诗坛一直自我神化的诗歌伪(卫)道士当然会很生气,当然要征讨与封杀这一个“诗歌奖”。
  恶搞的定义是:将烂游戏认真玩到爆机。甘谷列写出了一首平庸的诗,我们就认真地给它开研讨会、设置奖项、开颁奖晚会、发奖品,我们认认真真地“将游戏玩到爆机”。所以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是一次非常严重的对诗歌、诗坛、诗歌奖的恶搞。
   诗歌无罪、恶搞有理,只要中国诗歌的脓疮一天不愈,我们就继续用恶搞的冲击钻头去轰那“艳若桃花”的腐烂,只要中国诗歌继续在把汽球越吹越大,我们就继续以恶搞的针尖去将它扎到“吧唧”一声化为乌有……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