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新历史主义视野中的高力士  

2007-04-09 16:03: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圣克鲁兹加州大学思想史教授海登·怀特先生并不把自己看作新历史主义学者,但学界却一直将他视为新历史主义最重要的理论家、辩护人。这位学者认为:“同样的历史系列可以是悲剧性或喜剧性故事的成分,这取决于历史学家如何排列事件顺序从而编织出易于理解的故事。”这种历史研究眼光的转变,对我们研究高力士,似乎颇为有用,因为在高力士这个盛唐风云人物身上,你可以看见悲剧,也可以看见喜剧。关键并不在于高力士本身,而在于历史学家如何去叙事,所以G·R·柯林伍德认为历史学家的敏感性在于从一连串的“事件”中制造出一个可信的故事的能力之中。
   在传统野史或民间叙事的话话中,高力士作为一个佞人的形象出现,这当然是一个喜剧人物形象。也许中国人想象中的高力士首先是为大诗人李白脱靴的模样。民间叙事如是讲:渤海国向唐朝呈入番书,满朝官员皆不能辩认,独李白识番书,唐玄宗召李白入宫应答,李白欲借此机会奚落高力士,于让乞请玄宗命令高力士为他脱靴……事后高力士对此耿耿于怀,在杨贵妃面前挑拨离间,言李白诗《清平调》讽刺贵妃偏胖、且如赵飞燕般无德。在杨贵妃的闲话之下,唐玄宗终于疏远李白,后将李白“赐金放还”。在这个叙事中高力士成为反面角色、奸臣、佞人。
   在另一个历史叙事中,高力士成为权倾朝野的独裁者。如张京宏的《高士力传》如是叙述:“高力士权倾朝野,各地进奏的文表,必先呈报高力士阅后才能进呈皇帝,一般的小事他自己做主。于是全国上下纷纷讨好高力士,就连历史上有名的李林甫、杨国忠等也都是因为巴结上高力士才官居高位的。玄宗皇帝的太子李亨称高力士为‘二兄’。至于皇室诸王、公主、驸马等皇亲国戚则尊称高力士为爷、翁等,唐明皇李隆基也不叫高力士的名字,称呼他:将军……高力士还结过婚,娶妻吕氏。吕氏因为嫁高力士,他父亲和弟弟都当了大官。吕氏的母亲去世,葬长安城东,葬礼十分隆重,朝廷内外看着高力士的面子,争相前往祭奠,自吕家至墓地,送葬的车马连在一起,十分壮观。”
   在民间叙事的目光与讽刺的态度中,高力士被定格于“小人”、“恶宦”的位置上。这是因为叙事者从喜剧的角度去组织事件,并以文学化的语言方式来叙述这些历史事件,正如海登·怀特所言:“对事件的描写就已经构成对事件本质的解释。”而按照新历史主义的理解,在这种人物形象中高力士是一个“权力施行者”,他以自己的权力造成这一系列事件。对于权力者,民间话语总是从道德立场的角度去加以批判。
   而在正史或历史主义的视野中,高力士却作为一个“忠贤”的形象出现,一个悲剧的人物形象。史载:初,上自东都还,李林甫知上厌巡幸,乃与牛仙客谋增近道粟赋及和籴以实关中。数年,蓄积稍丰。上从容谓高力士曰:“朕不出长安近十年,天下无事,朕欲高居无为,悉以政事委林甫,何如?”对曰:“天子巡狩,古之制也。且天下大柄,不可假人;彼威势既成,谁敢复议之者!”上不悦。力士顿首自陈:“臣狂疾,发妄言,罪当死!”上乃为力士置酒,左右皆呼万岁。力士自是不敢深言天下事矣。
   《新唐书》议高力士:生平无显显大过。
    上元元年(公元760年)八月,力士为肃宗宠宦李辅国诬害而发配巫州。代宗宝应元年(762年)二月遇赦还京。行至郎州途中得悉上皇(玄宗)业已驾崩,乃“长号泣血,勺饮不入口”,恸哭呕血而死。代宗以他保护先帝有卓著勋劳,赐扬州大都督,陪葬泰陵(唐玄宗墓),终年78岁。
   在历史学家的叙事之中,高力士则又被定格于“忠臣”的位置上,叙述者不是从喜剧而是从悲剧的角度、正剧的角度去叙述这个人物,看见的是高力士的生平大事与大节。再从权力的角度去看,高力士在正史中处于“被权力实施”的对象,他一直在唐玄宗的权力之下,不管是建立唐玄宗不要放权天子职责,或者在唐玄宗死后长号泣血,都是一个权力网中的忠臣形象。
   何以会出现两种截然不同的高力士形象?就因为叙述的话语截然不同,海登·怀特说:“如何组合一个历史境遇取决于历史学家如何把具体的情节结构和他所希望赋予某种意义的历史事件相结合。”正因为叙事者有着不同的“意义期待”与“赋予欲望”,所以不同的意义之下会出现不同的高力士形象。所以海登·怀特的这篇论文名称很有意思:《作为文学虚构的历史文本》。在新历史主义眼中,所有历史文本都不过是一种文学性的虚构,“历史的言语虚构形式同文学上语言虚构有许多相同的地方,它们与科学领域的叙述不同。”
   把后结构主义、权力理论、政治话语等引入学术领域中的新历史主义,是否就不能提供一个“历史的真相”、“人物的真相”呢?当然不是,新历史主义打破了历史主义二元对立的、目的论的立场与看问题方式,再没有“好与坏”、“忠与奸”这些片面的对立,以开放的泛文化甚至亚文化的眼光去看历史事件与人物,所看见的反而是一个更为真实的事物与人物。所以从新历史主义的视野看去,就知道为何同一个高力士会有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物形象,理解了这一些,把两种形象的高力士结合起来,把叙事意图与叙事过程附加上人物形象上的意义与道德去掉,就能得出一个真实的、有血有肉、正确中也有过错的高力士形象——这才是一个历史上真实的人物,而不是一个被历史与叙事脸谱化的、单面性的高力士。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