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历史是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2007-04-08 20:32: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数十年来大家都异口同声说胡子曾经曰过:“历史是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但前两年谢泳先生跳出来说这话不是胡适说的。这就很吊诡了:连“历史是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这话的历史也成了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不过今天不是要讨论这件事,要讨论的是中国学者们都喜欢“胡说历史”这码子事儿。
   易中天的《品三国·下》清明节新鲜出炉了,“乙醚”们排着队大抢购,其热闹程度如同上帝他老人家在免费发放赎罪券。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叫好,尤其是那些既非“乙醚”又非“酒精”的头脑清醒者,早就有人从学术的角度对易中天叫板。在那些严肃的学者眼中,易中天笔下的历史人物都成了小混混,都是蝇营狗苟的市井无赖。也许易中天与“乙醚”们喜欢这种卡通化的人物造型,但严肃学者们不喜欢。
   而另一件事更让人未曾想到:最近王立群在百家讲坛上把司马相如讲成一个身负三宗罪的小人:傍富婆、骗财、包二奶。在历史上很美丽很“冲破封建礼教”的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的故事,成了一小破落无赖和一个没脑子富婆的“爱情与阴谋”。这当然惹恼了浪漫的成都人,专家们跳出来指责王立群胡说八道。
   其实与易中天王立群等“百家讲坛帮”急眼的老先生们倒应该安静安静,如果“百家讲坛帮”吸收他们入帮,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大秤分金,恐怕在他们嘴里曹操司马相如等昔日的“英雄好汉”也未必是什么好鸟?何故?如果按照正史来讲,“百家讲坛帮”也就没多少人气了,所以一定要“野史”,要“胡说八道史”。“百家讲坛帮”的帮规就是:把握历史的主线,为了讲得更生动些,适当的加一些渲染的传说也是可以的。这个“演染的传说”自然让众喽罗们去从侧面、从反面来看历史,以得出一些惊世骇俗的结论。杜甫老先生说“语不惊人死不休”,如果他活到今天恐怕在“百家讲坛帮”面前也不敢如此放话了吧。
   在西方文化批评史上有一个思潮叫“新历史主义”,什么叫新历史主义?不好用术语来说,怕读者听不懂,简单说来就是从叙述的角度而不是从“真相”的角度去研究历史,历史存在于对历史叙述的文字中,所以不存在唯一的“真相。”中国的学者们一向在文艺学方法论方面并没任何创新,对西方的方法论也没有很好地掌握——这是我一向看法。但“百家讲坛帮”一出来,我立刻修正了自己的看法:中国的学者原来早已把“新历史主义”的精髓领略透了,并且活学活用,人家新历史主义还怯生生地把脚步限定在学术讨论的范围之内,我们中国的学者早已是“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把学术讨论变成了讨好观众的响屁连天——看来中国学者们的智慧与胆量是不可低估的啊。
   在新历史主义的看法中,学术研究其实也是一种创作,不过这种创作是本质严肃的学术性创作,而中国的学者们,则把这种“创作”变成了“民间故事”。这也算是一种进步吧。所我们要坚信在“百家讲坛帮”的带动下,中国的“新历史主义方法论”会更惊天动地,中国的经典和历史也会更快速而彻底地成为一个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