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异端的权利》  

2007-03-18 16:54: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03/18,雾雨

书名:《异端的权利》,(奥)斯·茨威格/著,赵台安,赵振尧/译,三联书店1986年12月第1版,1987年4月第2次印刷,1.40元,推荐指数:*****

   再没有比加尔文更加憎恨人类的宗教领袖了,他用这种措词来形容人类:“不可驯服的、残酷的禽畜。”“一堆垃圾。”
  所以在加尔文的治下,日内瓦城出现了空前绝后的宗教与行政权勾结的大恐怖——一个自由市民在布道时微笑,被关押三天。两个人用骰子赌四分之一瓶啤酒:坐牢。一个盲琴师弹了舞曲:驱逐出城。一个自由市民呼加尔文为“先生”而不是“大师”:坐牢。两个游艇船员吵架,无人受伤:处死。两个男孩举止粗鲁:判处火刑。一个书商酒后抱怨加尔文:判处在放逐出城前先用热烙铁在舌头上穿孔。某人把加尔文叫伪善者:先上拉肢刑再处决……
   仅仅在加尔文统治日内瓦城的头五年,在这个人口很少的城市中,绞死了十三人,斩首十人,烧死三十五人,七十六人被赶出家门,至于主动逃亡的更不计其数,而监狱已经没办法再接纳更多的人。
   这一切为什么?
   就因为加尔文的日内瓦只能是一个死城,不能允许有任何欢乐与生气:没有特许不能印书;圣像、音乐与雕塑被禁止;不能饮酒;家宴不能超过二十个客人;所有衣饰全被部禁止;不能接吻;不能有婚外性行为;不能在裙子上使用褶边和开叉;不能用轿子和四轮马车……你想不到的细节,加尔文先生都替你想到了。
   人与人之间互相告密、陷害……
   加尔文。一个在道德与习性上毫无任何可以指责的独裁者,是他把这些恐怖强加给日内瓦城吗?强加给新教世界吗?当然不是,是日内瓦的人民造就了他。与马丁·路德一道推动了宗教改革的激进者法里尔,在完成自己的破坏事业后,无所适从,这时他碰到了加尔文,便把加尔文推到前台,成为“建设者”。而他则成为死心踏地的加尔文的走狗。日内瓦城先是在加尔文有独裁的苗头后将他驱逐出城,然后,因为城内在重压突然消失后带来的混乱,而再次跪着哭着喊着要他回来,第二次回来,加尔文就理所当然地成了独裁者,给人们带来日益严重的宗恐怖气氛。其实所有大独裁者都是这样上台的:受欢迎——受驱逐——再受欢迎——独裁!
   但在基督教世界,也有不服的人存在,那就是异端。一个有着独立与怀疑精神的学者,一个有点儿象堂·吉诃德似的学者塞维特斯,他翻译了新版《圣经》,让译过《圣经》的加尔文怀恨在心,通过种种阴谋,塞维特斯被逮捕。但他却逃跑了——逃到日内瓦试图与加尔文真诚地对话,结果在加尔文的布道台下被抓,然后非法地在日内瓦城处以火刑。
   另一个沉默的学者卡斯特利奥在这事件之后,奋不顾身地用笔与加尔文进行战斗,他写道:“后代将会迷惑不解,为什么在如此灿烂的黎明之后,我们还会退化回到昔米莱人的黑暗之中”。这种黑暗,就是加尔文所制造的。加尔文当然不会放过卡斯特利奥,但上帝是仁慈的,在他被加尔文送上火刑架之后,因为贫病而去了上帝面前。
   《异端的权利》一书,叙述了塞维特斯和卡斯特利奥对加尔文的战斗。此书我读过两遍,注满眉批。
   加尔文,以《基督教原理》一书成为著名的神学家、宗教哲学家、大师,在基督教历史上重足轻重,“沙文主义”(加尔文主义)一直成为此后的世界阴影。但茨威格的笔下,这位“大师”本质是一个杀人犯,一个犯有“反人类罪”的独裁者。
   而这一切,只因为宗教。当一个教徒狂热起来,除了杀人,还是杀人,因为在他眼中,自己就是真理的代言人,就是神的化身。这样的教狂在我们身边比比皆是,只要宗教一天不灭绝,借助神的旨意杀人的大恐怖永远就不会消失。但我们身边的“加尔文”还少吗?只是他们没有坐到加尔文那个位置上罢了。或者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加尔文,他是你,是我,是一切有宗教情节、驱向宗教信仰的可怜可悲者。
   在加尔文胜过寒冬的统治下,在加尔文思想的铁蹄之下,欧洲许多国家一直处于冷冷清清的禁欲状态,在加尔文死后的两个世纪,日内瓦没有出现过世界驰名的画家、没有音乐家、没有艺术家。直到很久之后,一个艺术家在日内瓦诞生,他以全部的生命献身于反抗对个性的束缚,他就是让·雅克·卢梭,从此,日内瓦才又恢复了它的生机……
   一切宗教,不过是那些具有受虐狂倾向的人们,为了创造出名正言顺的刽子手而归信的恐怖机制罢了,都是宗教的受害者:从加尔文,到与加尔文对峙的塞维特斯、卡斯特利奥,到那些不敢声张的普通民众……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