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忧郁的热带》  

2006-12-17 10:07: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6/12/16—17晴
 
书名:《忧郁的热带》,列维—斯特劳斯著,王志明译,三联书店2000年4月第1版,28.00元
 
(与阳兄正午聊到人类学,聊到此书,应之要求,书评贴于此)
 
 
  当白人认为印第安人是野兽时,印第安人却在怀疑白人是不是神,虽然双方的态度同样出于无知,但印第安人的行为肯定更符合人性。人类学大师克劳德·列维—斯特劳斯如是说。他指的是,16世纪天主教圣热罗姆修会组织的修士调查团来到美洲,看印第安人是否也象欧洲农民一样靠劳动生活,得出的结论是:把这些印第安人变成奴隶,比任它们象野兽一样自由自在好得多。同一时期,土著印第安人悄悄地把白人抓来,浸在河水中看会不会淹死,答案当然是显而易见的。然后又派人长时间看守这些尸体,看尸体会不会腐烂。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看这些白人是不是神。
  列维—斯特劳斯的《忧郁的热带》(或译《悲伤的热带雨林》)出版于1955年,而我是2002年才读到这部书。过了近五十年之后,读起来丝毫没有滞后之感,也许这就是名著的魅力,从任何时候都可以毫不落后地进入它(时间的魔力在它身上不起作用)。
  白人与印第安人的行为差异,实质是文化的差异,在这部巨著之中,弥漫着差异的烟雾,在这种差异中展开整个考察的行程。这种差异从人类学上来讲,虽然阻碍主体在田野作业中进入考察对象,彻底理解考察对象的行为与心理,但是,它却又是必须的,因为不管仪式的意义还是日常的意义,只有放在两种或更多种文化的比照之下,才会凸显出来。这是种张力,没有这种张力,人类学就会大为失色甚至丧失它的发展性。
  斯特劳斯与他的考察团只能从欧洲文化的角度去察看印第安人,而作为一个东方文化中的读者,我则只能从我的视角去阅读这部书,去分析书中斯特劳斯的思虑。
  在开因给恩族印第安人中,“可洛(koro)”作为他们的美食,“一种浅白色的蛆,常常大量出现在某些腐烂的树干里面。吃这种‘可洛’蛆受到白人耻笑以后,印第安人加以否认,不会承认喜欢吃这种蛆。”斯特劳斯好不容易让一个生病的印第安人找到了这种蛆,他是这样评判的,“我迟疑了一阵以后终于加以尝试,它具有黄油的稠厚和细致,味首象椰子汁。”请注意到“迟疑”、“黄油”与“椰子汁”,“迟疑”是因为暂时无法接受对方的食文化,而“黄油”和“椰子汁”则是从欧洲食文化的立场上加以感觉,不管这种小虫子在印第安人中被比喻成什么味道,在他这里只能归入自己母文化的感觉范围之内。而在我的人类学视野中,这种小虫子就是“木虫”,如果用火把它们烤熟或是油炸之后,其美味程度让人惊叹。中国贵州南部的水族、布依族都都喜欢吃这种虫子,没事干的年轻人们常常会到森林里去寻找这种至美之味,他们用的词是“最香”二字。
  而在卡都卫欧族的身体绘画问题上,土著是出于一种色情动机,而斯特劳斯的解释是:首先,脸部绘画使个人具有人的尊严,保证了由自然向文化的过渡;其次,表达一个复杂的社会里面地位的区别。他看到的是社会学的功能。而我奇怪的是,他为什么不去追寻这种绘画的起源?而是沉溺在种种身体图案的收集、辩认上。我以为,某种行为的起源也许更能解释它的现状与功能。这就是我的视角与斯特劳斯的视角区别,比如我期望在一次“绑女孩腰部”的仪式上看到细节部份,因为从细节最能窥视仪式的意义,但是,斯特劳斯对此全无兴趣,他看到的只是那些我毫无兴趣的节外生枝,也就是那种旅行家们所好奇的现象。
  这当然不能怪斯特劳斯,他出于对法国文化和西方文明的不满,才到美洲考察原始文学,他无数次地在热带的密林中陷入困境时,怀疑人类学的意义何在,这种怀疑促使他的眼光向问题的外部偏离,落到生命的厌倦和大自然的奇妙上来。他承认:想了解美洲的欲望远比靠研究一个个案以探讨人类本质的欲望要强烈。
  偏离带来了这部著作的游记性质,斯特劳斯不惜笔墨地叙述了整个考察的行程和见闻,表现出与人类学家极不相称的那种游客似的猎奇与情绪抒发,全书近三之一的篇幅沉浸在对旅程的喋喋不休中,以至于许多读者将这部人类学名著当作游记来阅读。也许,这是斯特劳斯一个小小的诡谲的圈套,所有大师都是玩把戏的高手。
  但是,大师毕竟是大师,行文中他不断察看印第安原始文明,同时又反思、剖析着西方文明。这让此书获具了思想的闪光碎片。此前,人类学中的进化学派认为原始人是没有进化的种族,传插学派则认为人类有共同的起源,扩散在世界各地,因此文化有高低之分。列斯劳斯通过热带丛林的考察,得出的结论却是:人到处都一样,现代西方人和原始人没有区别。人类都不过是意指动物——不断地把意义归附于事物的过程。这部著作起了为原始文化正名的作用。
  所有的人类都处于自己的文化语境中,只能从自己的文化视角看出去,不管是斯特劳斯看等印第安人,还是反思自身文化,亦或是我从自己的研究角度惊异于斯特劳斯的视角,我们得出的结论永远都是暂的。因为人类不是上帝,不可能具备全视角的复眼。
  克劳德·列维—斯特劳斯,1908年生,毕业于巴黎大学,1935到1939年到巴西教社会学,同时到原始部落进行人类学田野调查,曾任巴黎人类博物馆副馆长,1959年成为法兰西学院社会学教授。影响遍及哲学、人类学、社会学、宗教学、文学及电影的结构主义研究,位如宗师。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