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与巫为邻》  

2006-12-12 20:17: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6/12/12,雨
 
 
书名: 《与巫为邻》,[英]罗宾·布里吉斯著,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11月版,34.80元。 

   读完一本学术著作不写篇书评作结,就如同经历一次甜蜜的爱情之后没有走入婚姻的殿堂,实在是不圆满之极。但读英国作家罗宾·布里吉斯的《与巫为邻》却更象一场不知所云云山雾罩的爱情,要为之步入婚姻的堡垒,确是令人望之发怵。何故,些书译得不甚佳妙,西人思维、表述方式固与国人不同,但译者亦应该考虑到具体国情,不应译得拐弯抹角、峰回路转。是以阅读此书我花掉了前后一个半月,停停续续、思三想四,方在这个下午硬着头皮披览完毕,放下书本如遇大赦,本想束之高阁,但未留片言只语,却又余心不甘。
   《与巫为邻》副题为《欧洲巫术的社会和文化语境》,此书若与法国作家罗贝尔·穆尚布莱的《魔鬼的历史》比照阅读甚好,关于后者,容我以后另文介绍。关于欧洲巫术迫害,普遍看法是曾有900万名妇女被作为女巫烧死,而布里吉斯的看法却是:在1450年到1750之间,发生的审判不过10万次,被处死的人也不过4万到5万之间,而其中妇女占75%到80%。从通篇的行文来看,布里吉斯一直保持着对巫术迫害的严重程度的怀疑。其实重要的不是指望他得出什么结论,意义在于他对大迫害的社会与文化语境的分析。
   中世纪的欧洲并不是一个诗意的时代,甚至不是一个正常的时代,数百年之间发生的宗教审判、社会动乱、战争,经济崩溃,这些社会与历史的仇恨必然要寻找一个突破口,这个突破口就是女巫迫害。那么,在数百年间,直接导致女巫迫害的社会与文化语境是什么样子的呢?
   贫穷是重要原因,“迫害运动达到极盛的数十年,也正是社团和家庭所承担的义务达到极限的年份。”贫穷会导致受到财产损失的家庭把与自己不和的、或者与损失发生过间接关系的人指控为巫师。寻求邻居或社区帮助的破产或贫穷者会以巫术的威胁获得施舍,而拒绝施舍者则会因心里愧疚而导致生病,如此一来即会把乞讨者指控为巫师。受害者与迫害者之间角色是以产生了互换。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人类不能分清哪些事情是“可能的”哪些是“不可能的”,所以以迷信与魔法为核心词的巫术思维正常存在于生活中,会将生活中发生的事件与巫术、魔法联系起来,而这些超自然力量后面必然要归入到巫师身上,这是当时的文化语境。在家庭与婚姻中,处于弱势地位者往往因冲突而被指控为使用巫术,仆人、妻子、寡妇,这些是牺牲品,当时的社会仇恨已经让家庭不再成为一个安全的港湾。不幸的是,男人与女人之间的冲突在中世纪也达到一个高度,女人更容易被认为成为魔鬼的替身与仆人,术士、产婆等更容易被指控为女巫,男人对付女性最常用的手段即是女巫指控,讨厌女性的男权社会心理在当时被鼓动到严重膨胀的地步。除此之外,死亡率、迁移率和犯罪率的上升、通货膨胀、战争都成为导致巫术迫害的背景。
   令人不安的是,布里吉斯对宗教原因并未深入研究,他只是把宗教当作一个与贫穷等相同地位一个原因罢了。而在我看来,宗教应该成为其中最重要的社会与文化语境,其重要到仅从宗教角度就可以完全令人信服地解释女巫迫害的原因。欧洲的宗教到了中世纪,已经发展为悲剧性的一元价值观、文化模式、思维方式、话语权力。整个社会被宗教所禁锢,毫无发展可言,它带来战争、审判与迫害,让欧洲陷入了黑铁时代。这种绝对化的宗教必然会带来暴力,对外的暴力和对人民的暴力。但对人民的暴力不会凭空施加,必然要有自下而上的诉求,这种诉求即是巫术指控。中世纪欧洲的巫术这个词与我们在人类学中看到的词含义不尽相同,在人类学中,巫术先于宗教,巫术不是宗教的对立面,它可以是与宗教无关的另一个领域,也就是说,巫术之中不需要一个人格神或它的反面,它只是解释世界的另一种方式。但中世纪欧洲的巫术被放在了与宗教对立的位置上。巫师被认为是被魔鬼附身、与魔鬼签有合约、骑着扫帚去参加巫魔夜会的反面形象,犯有“背叛上帝投向魔鬼的大罪”,十恶不赦,她们被认为在巫师与魔鬼的夜会上乱交、食用小鸟与乌鸦之肉、制造冰暴等灾害天气以危害庄稼,并在生活中使用魔粉赐予的药粉害人。“人魔立约、拜鬼仪式、妖术”成为巫术的三大经典罪状。
   也就是说,巫师成了站在上帝对面的形象。一旦对立产生,占有行政、军队、话语权力的宗教必然会对这个负面形象施以暴力。这种迫害暴力的后面是双重的恐惧:底层民众对财产损失、不安全感的恐惧;宗教对撒旦力量的恐惧。宗教的恐惧认为:巫师是最后的异教徒和主要的极端社会反叛者,他们共同的阴谋是最终彻底颠覆宗教和社会秩序。在这两种恐惧之间,关联是下层不断的巫术指控与镇压的要求,于是在许多国家和领地上便发生了大规模的猎巫运动。有意思的是,长期以来天主教与新教的历史学家都认为对方应该为猎巫运动负主要责任,但其实对女巫最凶残的10个迫害者都是天主教的王子大主教,而新教对猎巫也甚兴趣浓厚。在两个教派的竞争之间,巫女成了它们着力点、牺牲品。这种迫害会发展到将对猎巫不力或持怀疑态度的牧师头上:他们被当作巫师给清除掉。暴力不仅仅针对它的对立面,暴力也热衷于清理自己内部不积极的因素,就象革命者往往将不革命者打为反革命一样。布里吉斯认为,“如果我们给迫害的相对密度绘一幅图的话,就会看到一条沿着莱茵河两岸绵延五十到一百英里的黑色带子,它从瑞士直到比利时。”不能说他的这条带子是错误的,但肯定有减弱宗教对女巫迫害的嫌疑。
   这其中出现了错综复杂的关系,巫术这种民间信仰、异端被放到宗教的对立面之后,巫术的主体巫师也被放置到撒旦替身的位置上,下层的巫术指控带来宗教的大规模迫害,而反过来,宗教迫害又深化了巫术信仰:如果巫术不是确有其事,宗教不可能去禁止它。于是矛盾出现了,宗教一边迫害巫术,一边又在以迫害的方式宣扬巫术。历史往往是这样:迫害成为宣扬的最佳方式,更多的民众通过迫害知道了所迫害的对象。这一点在所有与宗教、宗教性运动有关的历史事件中每每重现。所以布里吉斯也认为,“巫术可以被完全看做是一种最终观念上的犯罪,它的可信度依赖于解释事件和感受的特定的程式化的方法。”
   我们似乎可以梳理一下在女巫迫害中的暴力的发生原因、社会背景与运行机制。暴力的产生肯定来自由权力的不对等,双方之间缺乏制衡力量。这种权力的不对等表现在宗教力量的强大:它浸透普通民众的价值判断和思维方式,他们以之为依据将巫术放在罪恶的位置上。而巫术虽然作为民间的思维方式,但它因缺少国家机器的帮助是以处于弱小地位。在对立而力量不对等的两种事物之间,必然会有暴力发生。当时的社会环境已因宗教的禁锢而处于崩溃的边缘,不管是经济还是文化或人际关系,在这种缺乏稳定的大语境里,不会出现对暴力怀疑与终止的第三方力量,已宗教合的行政也不能成为制衡力量,不但如此,行政在迫害中大显身手。这种自上而上的、下层之间相互的暴力不是直接作用于巫师,它通过无中生有的指控、频繁而粗糙的司法审讯,最终达到绞刑、火刑的肉体暴力结局。暴力的这套运行机制有效地掩去了它的“暴力”面目,出现在大多数非受害者眼里的是“正义”、“公理”,这是一种“民众的暴力”加“宗教的暴力”,可以总结为“神的暴力”。这种暴力的结果就是无数的“女巫”、“巫师”被处以极刑、财产被没收,司法助纣为虐,甚至暴力最终吞没了暴力施行者(在意大利、法国、德国、英格兰等发生的大量神职人员被指控为巫师即是最好的证明)。
   暴力最终也会对自己实行暴力,因为暴力不是单向性的力量运动。
   欧洲的巫术迫害肯定与经济、文化、社会语境有关,这些因素甚至非常重要,但是,取决定作用的力量则是布里吉斯含糊不清地论述的宗教力量:天主教与新教。这好很理解,巫术作为宗教的隐在的怀疑者、异端存在,巫师被宗教价值与思维塑造成宗教想要的敌人形象。只要巫术存在一天,宗教就不可能一天放弃对它的的攻击。欧洲女巫大迫害,只不过是在一个对宗教来说是最佳的时间段,最佳的地点,最好的引发因素之下,宗教所进行的势所必然的攻击罢了,这种攻击在所有宗教占绝对优势的大陆都存在过,并且在今天的语境之下改头换面继续存在。
   弄清楚宗教与巫术之间的关键词:暴力,我们就能清楚地看到巫术迫害的主要因果。所以布里吉斯也承认:巫术是一种虚构的犯罪。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