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小雪初晴楼读书札记之《水与梦》  

2006-10-20 22:17: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6/10/20
 
 书名:《水与梦》,(法)加斯东·巴什拉著,顾嘉琛译 岳麓书社2005年10月第1版,18.00元
 
   加斯东·巴什拉(1884-1963)是个很了不起的自学成才者,出身贫寒,中学毕业后从事各种工作,但七年后成为数学学士。后以《论近似的知识》获法国国家博士学位,此时他已43岁。曾任第戎大学教授、巴黎大学哲学教授、伦理与政治科学院院士,1961年获法兰西国家文学大奖。他还是重要的科学哲学家、文学评论家、诗学理论家、法国新认识论的奠基人。法国几乎所有的思想家都是高师出身,巴什拉却例外,至少这已经构成我对他崇敬的理由。
   《水与梦》可以命名为《水的精神分析》,但出于自己的想法,巴什拉并没有这样命名。在此书中他还是从精神分析的角度去解读各种文学作品、神话说中的水。大致内容为分析清澈的水与自恋、埃德加·坡作品中的“沉重的水”、卡翁情结与奥菲利亚情结、水与别的物质的结合、水的母性与女性、水的纯洁、淡水、狂暴的水。
   虽然这是本思想性著作,但结构并不非常谨严,作者更多以诗人的遐想方式行文,不过这样一来读起来并不轻松,你得在看似高深但其实废话的行文间去搜索真知灼见。依我来看,只要懂一些精神分析学,再百度或谷歌一下,只要我愿意,同样可以写一本类似的书,甚至可以比它漂亮。嗯,以我看来,其中最可取的只是他对资料的引用,查找那些资料得花些费夫。不客气地说,这类书只是资料的堆砌与分析,只为了证明作者书读得多与记忆力很好。要知道那个时代没有网络搜索引掣可以使用。
   关于内容我没什么话可说,但它让我琢磨了一下自己生活环境中关于水的巫术与禁忌。生活中对水的“文化”其实并不多,大致可以数得出来。
   每年除夕夜,每家每户总要挑一个吉利的时辰去村子中的水井“请水”,在水井边上烧香燃纸,敬了水神,然后打上一些了新水回家,煮茶供祖先与灶神。巫术里有“改火”之说,不知这种请水算不算得上“改水”。
   人若在途中赶路上口渴,想要饮用路边的泉水,必须先掐了一根芭茅草挽个草标扔到水中,方可饮用。因为草标可以驱赶掉水中不洁的东西,饮用后不会生病。从这种行为来看,暗示着某些鬼灵与邪恶可以藏身于水中,哪怕是清澈的泉水中。这种暗示可以写一篇论文。
   在人生仪式上,若人去世,要用水给逝者洗澡,并不是真的洗澡,只是沾了水在身上几个地方略作擦拭而已。人们把死者送入墓地,回到家中,要在一盆加了火炭、米粒、柏叶的水中洗手,算是洗掉身上的不吉利。
   在做“用苗鬼”的巫术时,一般会在离村子较远的溪水边进行,让流水把鬼神送到远方去。
  而关于水的神话与传说,在本地文化中很难寻找到。这似乎也说明:远离河流的社区,水很难成为神话传说的主题,也很难成为禁忌。
 
  (表妹从屋前经过,手执一支红果,我向她要了几小枝,插在有百年历史的一个陶罐中,放在窗前的书桌上,那种古拙与质感,那种火红,让书房显得明亮而秋天了不少)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