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2006年8月17日,晴转雨  

2006-08-18 08:23: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6年8月17日,晴转雨
 
  早上八点,临武县主席蒋文锋带我们去吃猪杂汤,路边小馆,味却极美。早点后到水务局拿水文资料,很顺利即拿到手。回宾馆收拾东西,然后去县城新区骡溪村转了转,新大楼修得很漂亮,大片的荒地却不漂亮,六千农民转成了城市户口,但却没有了土地,他们的谋生成了问题。沙市河在此与武水交汇,很浑黄的一股。
  在另一座桥上拍武水流经县城,那水很脏,生活废水往河里排,大量的垃圾晒在大场的沙滩上。水很小,也很缓慢。如果说在长河水库之前它是乡村小女孩,在水库与县城之间是打过工的少女,那么,到了县城它就是误入风尘的妓女了,疲倦,失色……
  驱车往广东乐昌方向。过湖南宜章县,路况非常差,运煤的大货车把水泥路面都压坏了。但却有个收费站,世宾不满地说:“你这样差,你们还好意思收费?”收费员郁闷地回答:“不关我们的事,是XX党的事。”转上107国道,在乐昌双星坪桥一带,可以看见受灾的河边村庄,古老的大榕树上经幡似的挂着垃圾,高于公路数米之上。
  京珠高速的武江大桥段,地名叫车连坝,大水冲毁了大桥下连接两岩的人行走道,只剩下两头的上桥扶梯,幸好没把大桥也给卷走了。车连坝村子一片废墟,江水很浑。
  过老坪石镇,路边全是灾区,拍了张片——大水把大树桩安到了一幢未峻工的钢筋水泥建筑第二层的柱子顶上。
  到坪石镇午饭。开车转了半小时,才找到一家过得去一点的饭馆,许多门面仍未开张,街面上到处可见水痕与淤泥,我们吃饭那家虽然未进江水,但山体滑坡让屋里积了厚厚一层泥,老板娘说清现了两天才把泥全弄走。她算是幸运的了,别的同行至今未打理好更未营业。在上菜的间隙,她绘声绘声地说了二中一个老乡一家换散的经历。
  江水滔滔而浑浊,不可使用。
  打过尖,问了路,决定经九峰山去乐昌。
  沿着九峰河走,我终于理解了那个字:满目疮痍!
  在罗家渡,桥断了,使用的是战备桥,断掉的水泥桥掉在河中,两个光着身体的少年在使劲捶水泥,以把里面的钢筋弄出来。太阳那么烫,就为了弄点废钢筋……见我从上面拍照,他们连忙跑开。而河的对岩沙滩上,有人在扛着几桥敲下来的钢筋。
  在下坑村,两母女在河岸边“一块屋顶”上收晾晒的花生,她们一家六口,只逃出人,房屋被水卷走只剩下空屋顶。小女孩象个初中生,微笑着让我拍照她与她母亲。回到车上,想起那一张屋顶与那脸纯朴的笑容,我差点儿落泪!那种反差太大了。
  整个九峰河两岸,水毁掉了至少四分之一的房屋,路基被掏空,行车时心惊胆颤。从坪石到乐昌,四小时的路程有太多这种“空心路段”。
  离开九峰河爬九峰,过庆云镇。世宾说:“这种山上不怕水泡。”话单刚落,车已转过一个山岭,面前首先是一段被毁掉的路桥与河堤。举目四看,无数的山体滑坡,青山变成了青黄山,“青一块黄一块。”从庆云镇到九溪镇,中间隔着九峰山,沿路所有小溪都成了泥石流,所有山体都在滑坡,无一例外。我们在庆云镇柞树背村做了个采访,这个寨子损失了不少房子和田地。我们采访的那一家稻田毁掉了三分之二,但每人仅领到十五斤救济粮,每人一件救济衣服,显然是不能穿的那种。老头大骂乡村领导,说水灾让他们“发了大财”。这里产茶,喝了一杯本地白茶,味道很甜美。
  在采访时下了雨,这里是雨雾区,山头上笼罩着雾,两边的山林前些年被砍光了,不利于水土保持。
  继续上山,过九峰山,路况极差,罩在云雾里面,不断的塌方,不断的泥石流。在山顶一段可以看到无尽的山海和海上白雾汹涌,很是装观。
  下山路更险,转急转,空心路基,雾中能见度很低。
  下山到不奈烦时,终于到了双江镇拱前村。拱是石拱桥的意思,修于古代的石桥稳稳地跨于江面,山体滑体与洪水动不了它。但村前数十米的钢筋水泥桥却被冲得无影无踪,只剩下几个光墩子,村民们纳闷被冲到哪里去了。这个村紧靠江畔,江水与泥石流袭击了它,死亡二人。村民说这里江中的鱼味道天下第一,用它与本地辣椒烧的菜就是有名的“将军菜”,盖因薛岳将军故乡在九峰镇之故。江水自水灾后一直未清过,全是很浓的黄汤。
  过两江镇。镇上全处是大水与滑坡带来的泥土,整个镇处于脏乱之中。
  仅仅武江的两条支流就已如此重灾,可想见乐昌的灾情。
  过九峰镇,继续下车,五点半到乐昌。去江边转转,江边进过水的商品房空空荡荡,原来的广场成了“工地”,大水掀翻了广场上的大树,还见一些巨大的树桩横七竖八地摆在“工地上”。江边百年的老房子全成废墟,两个鲜亮的少年在边上玩抛石子,色彩的反差极具“艺术性”。许多人在江边钩鱼,每人几只鱼植。五十多岁的陈先生一溜鱼竿,但一只小鱼也不见。他十多年前从清远搬到乐昌。卖猪肉为人,平时喜欢钓鱼。九十年代早期还能钓上九斤重的大鱼,而现在只能偶尔钓上二三斤重的,而多的是小鱼。刚来时来他还会下河游泳,但这些年已经不下水了。“虽然平时水也是清的,但也很脏。”而现在我眼前的水,缓慢地浓着白沫带着生活垃圾在蠕动。简直就是垃圾汤。断掉了的大桥碎在江中,两台工程机械在清理碎块与石头。要到明年中期才能建成新大桥。
  水灾成了乐昌至今未改的话题。我们在乐昌邮政局大楼的十二楼进晚餐,温阜敏教授的学生,某贵族学校校长作东,在座的还有乐昌教育界的许多头面人物,晚宴中的话题离不开水,开的玩笑也离不开水,最后上上来的西瓜更是成了大家展开水联想的最好道具。这里是乐昌最高档的两家餐馆之一,更多的餐馆仍未营业。
  饭后驱车一个半小时回韶关,入往四星级的“源铭宾馆”。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