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2006年8月13日,晴  

2006-08-15 06:29: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6年8月13日,晴
 
 
  早上近九点时,诗人陈肖的父亲陈庆华先生到宾馆大厅找到我们,加入我们的考察队伍,老陈是南雄市水利局的施工监理,本市所有水利工程都与他有关,中年人,看上去很老实。事实上老陈是个老实人,所以稳稳当当做到今天,他那个位子上,不老实的人或者早就进去或者早就发了。等今天的考察结束回到老陈家中吃饭时,从他家中来看,的确是个老实人的家庭。陈肖的母亲做了我喜欢吃的酸笋焖鸭、炖了白果老鸭汤,陈肖从北京打电话让母亲做他喜欢吃的招待我们,想得很周到。老陈泡的青梅糯米酒味道极佳,我快喝晕了。
  早上吃了米粉,买了电池与文具,驱车直赴浈江源头,到了广东与江西交界的界址镇,上来老陈请的本地向导赖华兰,近五十岁的人,很精明的模样。在赖的介绍下,我们找到在分水坳上开办果园的江西信丰县林业局局长助理赖福禄,他一家从城里搬到界于两省交界的分水坳,修建了平房,开垦了二百多亩脐橙园。赖福禄平时在局里上班,周末到果园打理,其实果园主要由他大儿子赖长铭负责,长铭有二个子女,妻子也在园中。采访完赖福禄,他让赖长铭开越野车送我们去浈江源。沿途在七度镇吃了中午饭,然后沿着一条起伏不平的村路行驶,轿车是没法开进去的。沿途经过两省的分水岭,因为是后陵地带,如果不是赖华兰指点,很难看出那些平缓的长着松林铺着稻田的小山丘就是分水岭。车进入中坝村时,眼前出现一个峡谷中的盆地,到了盆地尽头,即是石碣水库,资料与当地人都认为石碣水库就是浈江源头,水库不大,我们在大坝上停下,拍照,我到水边看了一下水质,因为养着鱼,水质不是很好,在靠近右边的地方修着泄洪口,但据介绍,水从未溢出过,靠近泄洪口的地方有网箱养着的鱼。再往里走,眼前出现几幢白房子,我们将开车过去,车只能到一半就没地方转弯,下车步行几分钟,到了房子前。虽然一排房屋前种着桔子、蔬菜,但房屋已废弃,无人居住。而靠近水边的地方已开垦成稻田。
  按赖福禄事先画下的图纸,我们回到大坝上,再沿着左边的山路驱车进去,离开水库的范围之后,终于无路可走,车停下来。遇到一群看牛的小学生与中学生,与他们聊天,给他们赠送了文具。据一个初中少年介绍,他们老师说过这里就是“珠江源”,地名叫“小木坑”。抬头而望,高耸的山上树木蓊郁,苍茫而劲秀,那山顶的云气与降水、泉眼一道构成了源江源头罢,少年说已无路可上,其实我很想与世宾一道寻找到源头的那一只泉眼,但看路程非得要半天时间不可,而向导与司机肯定不可能等着我们,于是只得作罢。再看脚下,一线细细的溪水从从乱草从中流出,那水宽不到二尺,深不过二三寸,很清澈,有个小女孩走到水边,涉进小潭中,在乱草从中捧起水饮用。女孩、清泉、蓝天、鸟鸣……这就是我们寻找到的北江源头。溪水继续流下,两边多了许多稻田,稻田一直延续到水库边上。
  驱车回程,在水库下面的横官下村停下,访问了曾位生一家,正好碰到一群人在他家聊天。其实有跟着陈毅打过游击的老革命曾伟金,当过干事的曾声宝。聊到退耕还林,有的人家退有的人家不退,退的每亩有二百元的补助,曾声宝退了八十多亩。曾位生家种西瓜,但瓜价很低,只有一毛到三毛一斤,不过他种了四亩,每亩产五千近,他儿子在上南昌大学。问起水,都说与十年前相差不大,因为在七十年代山上的树都被砍光了,“为了植树造林”,多荒诞的政策,眼前的树林都是十多年前长出来的,山上有人在种经济林,其中曾志宝就种了一大片黄栀子。还有人种了油茶。明显,这些经济林与水田对水质有影响。
  车到中坝村,水从路下流过,很欢快的样子,但仍然看起来比较干净,水质仍可以洗菜。
  到赖福禄家换了车,去赖华兰家小坐,吃了瓶啤酒,吃了他家自产的晒干花生,早在八十年代他就修起了两层的小洋房,是开全镇先河。除了他与老伴带着孙女在家,子女都在外面的大城市工作。院子很清静,大油桶改成的水桶中泡着松香,他请了二十多个人采松香,一株松树一年可以割七斤左右的松香,总共有几千株松树。从地下压上来的井水异常清凉,洗脸上不错的享受。
  回程去看了乌迳镇附近的孔江水库,水库正在加固,南雄的所有水库都要加回,投资一千多万。水库修于七十年代,老房子上还有“无产阶级专政万岁”的标语,水库面积为七十五平方千米,是南雄最重要的灌溉水库。水面很平静,有几个小岛,远山黛色,近水碧蓝……浈江源的小溪流入此水库,再流出来。拍了些照片,时值黄昏,有点沧凉之感。水质感觉不错,有许多少年在游泳。
  又在乌迳镇的新田圩村停了一下,因为村子下面修了一个水电站大坝,水几乎停止了流动,泛着黄色,捧在手中可以看得见水的黄浊,水平已有微臭,生活垃圾在水边的树上、灌木上四处扯起了经幡……有一座老石桥,桥边的河岸上有人在种菜,一副忙碌的样子。在村子里走了一下,空空落落,许多废弃的房子。问了一下村中人李光岭,了解了一会情况。
  又在黄坑镇的畲族村子下坝村停下,进村时有一户人家在搬家,三轮车上一堆旧家俱,房子很漂亮,应该是村里最漂亮的砖房,问搬到哪里去,帮助搬家的人说搬到乌迳镇上去,“在那里买了房子”。但村里许多房子都是未烧制的泥砖砌成的,七月份才发过大水,水势升高数米,淹掉了好几户,三幢泥房倒在了废墟中。再问村里的人,他们的节日除了农历十月十三的“畲节”之外,已与汉族无异。并无与水有关的节日与仪式。参观了一个外面光鲜里面惨淡的祠堂,里面长满了霉,明显是过水后的遗景。阳光从天井斜照下来,多了几份凄冷。
  在天黑时终于赶到梅关古道,停了车沿着石径上山,溪水潺潺,有资料认为浈江源头就是这条溪水,发源于梅岭大人寨。但我并不这样认为。公园管理处也不知道这条溪叫什么名字,也许它本来就没有名字。道边梅树一片片,回首处,远处青山已暗,云气浮动,脚下是千年古道,些许的沧桑不由浮上心头……往上走,到了夫人庙、陈毅题诗处,天色已全黑,便回返,不再登顶。想起古人被发配或赴任时,雪天、夜已降临,人还此处,仿佛自己身回唐朝……
  梅岭原来是个镇,但已被废弃,并入别的镇,路边的酒家黑灯瞎火,几乎没有生意,而水泥厂与石灰厂的尘埃继续遮天蔽日……
  原来的南雄古城也被废弃了,在珠矶巷博物馆门口可以看到古南雄的影子,天全黑,闪了几照照片。再到珠矶巷入口,也是黑灯瞎火,往里走,颇有古龙小说中的杀气氛围,只有黄妃塔处有几家灯火,看来这里白天是商铺,晚上就是没有生气的地方了。鬼气森森,连忙回返,在停车处买了几本姓氏来源,一人一本,算是照顾生意,这里开门的三家铺子都卖这个东西。据说珠三角的人氏全发源于此条巷,当然,只是传说,传说是美好的……
  回到南雄城内,已是夜间八点半,到老陈家里吃了晚饭,然后入住珠矶宾馆,算是完美的结局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