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大师是一种虚拟的狗  

2005-12-23 14:38: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师是一种虚拟的狗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楼
 
  
  两位基本上天天与我见面的朋友让我吃了一惊,他们均是风头正劲的诗人,一位个出生于六十年代,另一们出生于七十年代,他们的惊人之举便是旁若无人地谈论一位西方诗歌大师的语言问题。并不是大师的诗歌语言就不能谈论,问题是,我的这两位朋友对外文根本一窍不通。他们先是谈到这位大师(很抱歉,我记不住这位大师的名字,因为我没有读过他的作品)的语言是如何优美得当,有本土特色。最后他们竟谈起了大师的语感。我在想,他们凭什么谈论与他们八杆子打不着的东西呢?是不是他们精通英文并且吃透了这位大师?想来想去,他们的确连英文信封都不会写。我于是不得不承认他们的确让我吃了一惊。
  这让我联想到,大家从狗类专家或者养狗者那里知道有某种狗的存在,虽然这种狗对他们来说只不过是一个名字,但他们虚拟了这种狗的身材、皮毛、鼻尖、舌头,甚至叫声,于是互相凑在了一起,对这种虚拟中的狗评头论足。
  在城市, 养狗似乎成了富余阶层的一种身价象征。在诗人那里,嘴上挂着大师的名字、大师的只言片语、大师的轶事也成了身价的象征。不明就里的人猛一听,还以为他们嘴上的某某斯基、某某娃、某某克是他们的亲戚;而外行一听,十有八九会以为他们说的是某种洋狗,众所周知,养洋狗的人会给爱犬起一个莫测高深的洋名。
  这种说法似乎对诗歌大师们大为不敬,但这种不敬首先从他们的利用者开始。大师们的名字从不懂外文的诗人嘴里不伦不类地吐出来,的确让我感到好笑,就象听茶馆里的二混子谈道听途说的洋狗。
  滑稽的是,诗人们要表达某种意思时,搜肠刮肚绞尽脑汁引用大师们的名言或名句,作为他们的武器吓唬人,那架势在表明:你们看,某某大师都这样说了,我还会错吗?于是这些诗人们的言谈中、文章里甚至诗里不时可见大师们乱飞的唾沫,哪怕这些唾沫在大师嘴里不是这个味道。每当读到这样的文字或听到这样的话,我就暗自发笑,仿佛看到一个矮小的人牵着一条虚拟的大洋狗,趾高气昂地横行在大街上,不是狗仗人势,而是人仗狗势了。
  不愿也不敢谈论、牵着这种虚拟中的狗,是因为我知道自己不懂外文,更谈不上精通大师们的不朽之作。我一直认为:我没有读过外国诗歌大师们的作品。因为诗歌的翻译与非诗歌文体的翻译不一样,后者可以忽略掉语言的因素,大致做到“信、雅、达”, 转达出原本的意思。而诗歌却不同,诗歌除了内容占一部份之外,同样重要的还有语言的因素,比如词语的精确度、节奏、格律、语感等成分,一旦翻译,语言的魅力便会消失殆尽,只剩下空洞的意思,甚至意思也会受到影响。严格来讲,诗歌不存在翻译,只存在改写。
  而百年来将外国诗歌改写成中文诗歌的有些什么人呢?冰心、郑振铎、屠岸、吕同六、袁可嘉、王佐良、戈宝权、张子清、树才、马永波、树才……算去算来也不过二三十个人,更遗憾的是,这些改写者绝对不是一流的诗人。你能相信一个非一流的中国诗人改写的外国诗歌吗?至少我不敢相信。虽然我也读过一些,但我始终认为我读的不是外国诗歌,而是参照外文改写的汉语诗歌。所以我没有读过外国诗歌。近来年来,我几本上停止了对改写诗歌的阅读,我觉得这种阅读毫无意义,它与透过中国语言去想象一些外国的狗没什么不同,那种经过不同语言变异的狗与我没有关系,半点也没有!
  我还不断看到,许多诗人频频地把自己比为大师,或者对大师们致敬,最多的是对俄罗斯白银时代大师,尤其是阿赫玛托娃、帕斯捷尔纳克。可是,如果在这些中国诗人身上加以阿赫玛托娃、帕斯捷尔纳克们的命运,他们会怎么样呢?答案不言自明:文革中与文革后中国均未出现过人格与诗歌上的大师。于是在听这些诗人们大谈大师的时候,我总是暗自发笑,就如在听他们在谈:“我家那条叫博尔赫斯的小狗是怎么特立独行的。”“我新养了一条叫作保罗?策兰的犹太小狗。”“我又从我家的布罗茨基身上捉到了一只长着三支角的虱子。”虽然这些可怜的小狗也是在虚拟中的。
  我们的小资诗人们喝着下午茶,一副大师状地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俨然一匹匹正在逐鹿中原的洋狗,但是我知道,他们中间那些不懂外文的人永远也不会看到母语中的大师,永远也追逐不到那条征尘中的鹿。他们甚至连虚拟中的狗的语言也听不懂、学不会。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