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乡关何处  

2005-12-10 13:43: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阳光懒散地随便洒在岭南大地。此时北方已是寒风如狼啸,而南方仍然是秋天样的苍莽、温暖。当我们从溪流如弦的成佛岩下来,那座想象中的寺院已隐入湖水的那一边,只有客家土屋安静地站在田野间、林丛之后。
  那些原来的农人们已象鸟儿一样,不断地拍翅迁往繁华都市,大片大片的村庄空了出来,时间也空了出来,于是,这个上午显得如此的空旷、漫长。我们穿过破败的院门,从檐下走过,完好的院子连苍凉也不关锁了,更不去管那些满院的青草,枯荣由它们自己去决定。在想象中这座院落已成了我们的家园,客厅、书房、饮酒、纳凉……一座废弃的院落已构成一群诗人的向往,当世界的高楼越来越豪华,就连破败的村落也成了诗歌的梦想之地,  世界,这是你的悲歌还是你的幸福?
  抬头而望,缓慢的鹰从蓝空上划过,仿佛匆忙时代的破折号。


  试剑石。平滑的巨石已经裂开,那断裂的剑尖仍然紧紧地嵌在裂口之处,是侠客怒发冲冠时的石破天惊,亦或诗者酣醉时的随手劈击?斯人已去,溪流千载空如琴,只剩下一潭清水在石边回旋、鸣响。
  然后我们就放浪于形骸之外了。东荡子、安石榴、阿翔,这是我们最坦诚相见的时候,潭水的寒冷只在皮肤上飞快地跑过,世道的邪寒却已深入人心,而诗歌的力量能否在我们的灵魂深处燃起一堆火?潭水被扰乱,当我们上岸之后它会得回平静,但一生被吹拂的心灵之水何时才能平复?
  四周的青山仍然起伏着夏日的旋律,我的亲人与兄弟,请原谅此刻我又忆起了高原的故乡。
  乡愁如山一样……


  船在此岸的时候还是黄昏,船到河的那一岸,就是暮晚了,左一脚十年,右一脚十年,再用十年来踏上反复的渡船,所以当我三十而立的时候,就立在了这条河的中间。流水如斯,晚风渐寒,似乎到了放歌江湖的中年,但没有歌声,也没有酒,只见两岩的竹林与清峰不断地没入夜色中,星子闪起、明月如钩,这条胜似漓江的增江永远无声地承纳了这么多的感慨或欢乐……
  命运常常是这样:当我们越过万水千山,六道轮回,来到家园之渡的时候,汗已冷,天已黑,虽然那个摆渡之人还在守着渡头,但内心的黑夜已经宠罩了我们,从暗夜中吹来的风已让我们忍不住怆然泪下。
  ——这寻找家园的途中,再一次面临内心软弱。


  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过了今夜,我们已是各自散去的泡沫或飞鸿,各自栖息在冬天的枝头、巨浪的边缘。但是,共同的故乡已在我们的心上浮现,成型,变换……
  依山临水的城市边缘将是我们最好的筑居之地,你有你的石榴村,他有他的东荡洲,而我的贵州高原将是竹林或松林后的木楼一幢?如果子夜,如果月黑,如果你能看到板壁里透出的一线灯光,我的兄弟,在南方的黑夜中我已经不再感到孤单,我已在这片土地上认真地活下去。诗歌所需的实在不多,二三亩的土地足以让一个诗人找到他的归宿,并将根茎扎入土地的深处与河流的内核。我们都相信,一座诗歌敛翅与飞翔的村庄已在这片叫着正果的土地上现出。
  那么,就先让我们在我们的诗歌村庄里,一起修成正果。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