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雪初晴闲翻书

独立读书札记,非媒体稿

 
 
 

日志

 
 
关于我

梦亦非

1975年生,布依族,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村人,写诗、评论、小说、专栏等。 出版物: 《吸血鬼》(大象出版社) 《魔书:魂飞魄散》(河南文艺) 《珠宝的前世今生》(重庆出版社) 《我为首饰狂》(中国轻工) 《孔子博客》(陕西人民) 《动物改变世界》(长江文艺) 《植物改变世界》(同上) 《孔子日记》(现代出版社) 《爱在西元前——有关动物的98个片断》(友谊) 《孔子的部落格》(台湾大旗) 《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TOP20》(重庆)

网易考拉推荐

自由主义的“阿喀琉斯之踵”  

2009-11-02 17:15: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由主义的“阿喀琉斯之踵” - 梦亦非 - 小雪初晴楼

 

 

在“加拿大社会正义研究首席教授”、女学者莎亚·B·德鲁里眼中,德裔犹太哲学家列奥·施特劳斯(1899—1973)是一个反自由主义的人,为此,她写了本书《列奥·斯特劳斯与美国右派》来谈他的反自由主义思想与他在美国的影响,尤其是对右派的影响。

列奥·斯特劳斯是一个秘籍式的思想者,他的作品比较隐晦,在许多问题上也是言之如谜,他认为哲学家不能坦白直言,一个真正的哲学家必须只与少数适合接受他的思想的人交流,并且这种交流应该是平静的、微妙的,更重要的是隐秘的。这种对隐秘写作风格的追求并没有吓走读者,反而为他赢得了许多追随者,并且,这些追随者在里根与老布依在台上的时候都大面积地进入了美国的权力机构,构成美国右面派的主要力量。哈里·法雅、艾伦·布鲁姆、威尔默·肯德尔等斯特劳斯派的思想家,更让斯特劳斯的思想在美国大幅面地展开。

斯特劳斯反对自由主义,他希望美国恢复宗教,成为一个深具宗教性和等级秩序的社会,在他看来,美国是现代性的代表,而现代性会带来许多严重问题,最好去除掉美国的现代性,回到中世纪似的政教合一的政治中,在民主制中建立贵族制。左派与右派都对自由资本主义社会不满,左派是希望往共产的方向发展,右派则喜欢回到黑暗的中世纪,以斯特劳斯为主的右派,是反现代性反自由主义,希望回到黑铁时代的代表。

此书让我第一次思考自由主义的“阿喀琉斯之踵”,也许自由主义并没有这个弱点,我到的只是虚像(就如同许多思想家所看到的那样),但谁知道呢?我们宁愿相信所有事物都存在缺陷,尤其是庞然大物,如此方能满足我们内心的那种挑剔的道德感,当然,它对自由主义本身也许有着看上去很道德的益处。

如果自由主义真的存在不可救药的缺陷,这个缺陷就是过于宽容,斯特劳斯在德国纳粹上台后逃到美国,美国收留了他,他在美国继续研究与发表他的学术思想,作为一个犹太人,如果留在德国,也许早就在哪一个集中营中翘了小辫。但美国是一个自由社会,给他地位,给他批评自由主义的言论自由。这一点像索尔仁尼琴,西方自由国家收留了他,但他对自由社会持的更多是否定态度,到了晚年,他甚至赞同于独裁式的政治。这当然是一个两难的问题:自由主义成其为自由主义,就因为它的多元与宽容,但事实上正是这种多元与宽容让它的敌人茁壮成长,最后将它颠覆,例如短命的魏玛(斯特劳斯正是因为魏玛的前例,所以反对自由主义)。但如果不宽容思想多元,自由主义又不成其为自由主义。就像一个躯体给所有细胞以营养,让他们平等新陈代谢,但最后癌细胞却杀死了躯体。

在斯特劳斯等人眼中,自由主义是平庸的,它缺乏英雄气息。在我看来,自由主义的伟大之处在于它的平庸,它不是一种向外的力量,它是向内的力量,它不是集体的力量,它是个人的力量,它不是阳性的力量,它是阴性的力量。政治就应该是平庸的,当一种政治染上浪漫主义色彩时,或者具有英雄主义冲动时,这种政治就开始成为侵略性的政治。卡尔·施米特所赞成的政治就是侵略性的政治,在他看来政治首要任务是区分敌人,然后与敌人战争,并且这种敌我包括外部的与内部的。斯特劳斯深受施米特的影响,也赞同这中敌我之分,他呼唤的是不平庸的、积极的、战争的政治,这种政治是不问道德的,英雄主义恰恰是不顾道德的。

自由主义也不允诺一个乌托邦的出现,对此,具有启示录精神的思想家们并不满意,启示录思想家们,诸如海德格尔、斯特劳斯、施米特等人,他们出于自己的思想,想要拯救世界于覆灭之前,但“世界的暗夜”是真实存在的还是构想出来的?我认为是思想家们自己构想出来的,他们构想一个恶的世界,然后将那个世界套在这个真实的世界头上,他们想拯救那个世界,结果错误地对这个世界大动干戈。纳粹思想家向往的是一个由最优人种统治的乌托邦,共产主义思想家向往的是一个物质上与人类关系上尽善尽美的乌托邦,结果都是大屠杀。但自由主义不允诺一个乌托邦,这让它看起来缺乏“动感”与“理想”。

自由主义允诺的政治不是英雄主义的、理想主义的,它是平凡、宽容、静态、向内、世俗的。这些,看起来太不可瘾,它缺乏文艺性,不吸引人。但是,他所禀持的自由选择却需要成熟的坚强的心灵才能承受,存在主义说得不错,人的本质不是趋向自由,而是逃避自由(可以不用承担选择之后的责任与后果)。而这种祛除了魅力的、需要完整人格的社会,却不是许多人所喜欢的,他们会感觉到虚无与太世俗,因为绝大多数思想者的心灵并没有真的成熟与长大。

你不能设想一个可以成功地掐死颠覆它的言论的自由主义,如果那样它就不是自由主义,如此,法律的意义就显得犹为重要,只有法律才能保证这个社会的强壮,但是,法律也没法限制反对它的言论与思想。一个事物,它的缺陷就是它本身,而它的缺陷也正是它的伟大之处。

在阅读反自由的知识分子的著作的过程中,我一直慨叹:自由有如空气与水,但偏偏有人要致力于反对空气与水,希望世界变成一个空气与水实行配给制的宗教或极权世界。你能看得见自由主义的缺陷,但你无法去修补,这是什么样的悖谬?

美国右派希望回到中世纪,在我看来它的根本错误在于:它想彻底改变这个世界。但世界既然已是现在达个样子,就只能接受并慢慢去完善它,而不是推倒重来。左派想推倒了修建一个未来主义的世界,右派想推倒了重建一个古典时代的世界,幸好,它们并没有实现,至少它们并没有在所有的国家里实现。

 

 

2009/11/02

书名:《列奥·施特劳斯与美国右派》,[加]莎亚·B·德鲁里/著,刘华等/译,刘擎等/校,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7月第1版,20.0元

  评论这张
 
阅读(162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